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拾荒人的游戏 > 第十六章调查
    “我不知道,也许有。”

    显然雷涛说的时候的确不是很足。

    女兵八号站在落地窗前,说:

    “我们待在这里还是会被袭击,不如先走?”

    林响提醒她:

    “晚上离开房子就是找死。”

    “我们出来都种了抗体,可以抵御一晚上的神秘生物引导。”

    “我没种。”

    女兵鄙夷的看着林响,在她心里,雇佣兵就是替死鬼,根本不放在心上。

    林响早就察觉到女兵八号对自己不太友好,只可惜没有检测到恶意。

    难道她只是单纯的厌恶自己?

    这种感情也太纯粹了吧!

    男兵九号刚要说话,感觉嘴里有东西,伸手往里掏,一团头发被他从肚子里拉了出来。

    众人看到这一幕后又惊又惧。

    苗铃把手伸进自己嘴里,也掏出一团头发扔在地上。

    林响也把手伸进嘴里,掏出一堆头发,扔进垃圾桶。

    雷涛掏出自己嘴里的头发,打开手电筒仔细观察:

    “到底是什么玩意?”

    “头发而已,有什么值得研究的,我们现在需要知道是谁的头发。”

    苗铃的话很正确。

    他们五人真准备下楼去找人。

    梅姐却突然跑进来,喘着粗气说:

    “长老死了。”

    雷涛用手电筒的光束指着地上四团头发:

    “我们刚才也险些死掉。”

    梅姐看到地上的头发后,神色惊恐:

    “我也是第一次见到用头发杀人的怪物。”

    林响脸色骤变。

    什么意思?之前死掉的人不是被头发闷死的吗?

    如果是这样,那就有两只怪物。

    “快带我们下去看看长老。”

    梅姐把他们五人带到十层,打开金属门,里面臭气熏天。

    苗铃捏着鼻子:

    “好丑。”

    梅姐把他们带进去后,却关上了金属门。

    这下味道更臭了。

    林响跟着雷涛走进卧室。

    看到需要一个小时才能治愈的场景,苍蝇不断从长老嘴里飞出来。

    梅姐点燃蜡烛:

    “现在长老死了,我想带着他们进入高墙,但走之前必须报仇。”

    雷涛说:

    “清理怪物是我们此行的目的。”

    林响低声提醒:

    “如果没有猜错,是两只怪物。”

    “怎么可能?怪物的天赋神秘莫测,动手前与动手后情况不同很正常。”

    林响听到雷涛这么说,并没有反驳,而是对梅姐说:

    “把我们的武器还回来吧!”

    “都放在了外面的桌子上。”

    林响离开从房间离开,找到自己匕首,别在腰间。

    苗铃走到他身边,用手拉了拉他衣服:

    “可以保护我吗?”

    “可以。”

    “谢谢。”

    女兵八号对林响的承诺感觉可笑。

    她不明白,为什么雷涛一定要此人加入第七小队。

    拖后腿吗?

    林响和苗铃坐到沙发上。

    他盯着眼前夸张的落地窗,透过玻璃可以看到外面种植的果树,在高墙内,水果可是奢侈品。

    没想到这些人除了吃又臭又酸的面条,也有奢侈的一面。

    正寻思着怎么搞一些回高墙,他额头的凝视之眼观察到玻璃上有东西。

    (凶手留下的唯一的线索,倘若无法在一个小时内找到隐藏在大楼里的怪物,那今夜注定是个红色的夜晚)

    红色的夜晚是指有人要死吗?

    他向苗铃借来手电筒,走到落地窗前。

    很容易就发现地上那块又酸又臭被踩成面泥的面条。

    苗铃走来问林响:

    “是怪物留下的吗?”

    “应该是,但他应该没有丧失理智成为怪物,不然不会吃这种又酸又臭的苗条。”

    苗铃告诉林响:

    “倘若今天他杀人后,精神崩溃了的话,就是怪物了。”

    “也许。”

    苗铃对那些新人类很了解。

    过度的用天赋,会导致精神崩溃,那样也会沦为怪物。

    雷涛检查了长老的尸体后,从房间内出来,走到林响身后,问:

    “你们有什么发现吗?”

    “一块还算新鲜的面条,也许是内部的人动手。”

    林响的话大概激怒了梅姐,她过来冷漠的说:

    “长老在这里是我们的精神寄托,没有人会对他残忍的动手。”

    “但愿是这样。”

    雷涛却很相信林响:

    “你有什么想法说出来,尽快解决掉怪物,我们返回高墙。”

    “当然是打开这扇门,去果园查查是否有线索。”

    雷涛看了梅姐一眼,但没有经过她的同意,直接打开了那扇玻璃门。

    外面与屋内连接,气氛立刻变的压抑。

    梅姐尽可能让自己冷静:

    “你为什么要打开门?想要害死我们吗?”

    “我们出去查,你们留在这里。”

    注射了抗体的人出去调查,林响则躲在房子内。

    尽管有上一次外出的经验,但他依然不想冒险,毕竟没有打抗体勇敢。

    雷涛他们仔细的在外面查探,林响则躺在沙发上发呆,期待他们尽快找到凶手。

    梅姐一直隔着玻璃观察,还一会儿后,大概是觉得无聊了,主动的找林响说话:

    “你不是和他们一伙的?”

    “编外人员,不是。”

    梅姐听后放松了对林响的警惕。

    “你们内部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有实力会过的很好,没有实力,也就那样。”

    梅姐沉默片刻,低声问林响:

    “倘若我进入高墙内,应该做什么工作?”

    “保卫军应该会吸纳你,而且是个好的选择,待够一段时间,会分配老公的。”

    林响突然想起一件事,也许雷涛已经问了,但他还是想再次确定一下:

    “你不知道你们中有新人类吗?”

    “都是普通人,没有你们口中的新人类。”

    外面查探的雷涛进来:

    “什么都没有发现,只能明天再想办法了。”

    林响可不愿意在今天晚上承受两只怪物的攻击。

    等他们四人进来,他一个人打开玻璃门,准备出去利用凝视之眼查。

    女兵八号冷漠的提醒:

    “如果你被神秘生物引导,别怪我心狠手辣。”

    林响好奇的回头看了她一眼,说出这样的话竟然没有产生恶意。

    “不需要你操心。”

    林响出去后,女兵八号不乐的对雷涛说:

    “这么爱出分头,怎么能加入我们第七小队。”

    男兵九号对女兵八号的话很赞同:

    “我们都经过严格的训练,也找不到的话,他一个编外人员怎么可能找得到。”

    很快他们就被林响“啪啪啪”打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