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全家都带金手指 > 第五十三章 嘴光剑影(二更)
    杏林村地头,朱兴德那伯母,见到左家两口子像见到仇人似的,眼睛都冒火。

    昨日朱兴德一家三口前脚离开,后脚朱家伯母就跑到老爷子那屋里又一顿翻找银钱,立即发现柜子后面那墙被动过。

    昨晚这位伯母憋气又窝火,气的心绞痛,把三儿媳又捶了几拳。

    然后躺在炕上,咬牙切齿一遍遍咒骂朱兴德,咋不嘎嘣一下死了呢。

    所以今儿一见左家两口子,朱兴德的伯母,连面上装都懒得再装,离挺老远扯脖子骂道:

    “还知晓来干活呀。

    就没见过比我那好侄子还有福气的人。

    打小,家里有点儿好的可他吃,养的他十来岁开始当闲汉。

    游手好闲的四处招灾惹祸。

    全家为他,和这个赔不是与那个点头哈腰。

    换别人家那要脸的孩子,那么不孝顺恨不得撒泡尿浸死自己,他可倒好,一向脸不红不白,没脸没皮,真是上辈子欠了他。

    眼下,家都分啦,他得现成的田地,他伺候过一日地没?草他没拔过一根,吃,他可不比谁少吃。

    提着个大嘴叉子,头不抬眼不睁的,眼里一向没老没少。”

    只骂这些小话埋汰朱兴德还不够,朱家伯母打骂大儿子给左家两口子看:

    “你就是个蠢的,天生为你堂弟卖命的货。

    我算是看好了,往后他给你卖了,你还帮他数钱。

    那家都分啦,你帮他伺候哪门子庄稼?你有力气没处使是不是?

    咱家倒八辈子霉摊上那么个东西,不可着他心意来,还要被人骂薄待。

    老天真是瞎眼,谁敢再背后嘀咕我,骂我薄待侄子的也是个该挨千刀的货。

    睁开你们那狗眼瞧瞧,都分了家啦,又要我这大傻儿子帮他干活,是他朱兴德的长工啊,还没有天理?奴役自家人,窝里横的货。”

    这给白玉兰气的,心话儿:你咋不把你亲儿子打死呢,反正我是一点儿不生气。

    给谁小话听呢。

    白玉兰要上前和朱家伯母对骂,被左撇子拽一把衣袖摇摇头。

    左撇子皱眉,小声道:“咱今儿是帮大姑爷干活的,拾掇拾掇庄稼就走,别打嘴仗让人议论纷纷。朱家的事,那老爷子也要回来了,多一句少一句的忍忍。”

    白玉兰甩开左撇子的手。

    虽没像刚才一般,想跑到朱家大房的地拢沟里吵吵,那也忍不住。

    都咒到她大姑爷头上,她还能当听不着是咋的?

    扯脖子回喊道:

    “我呸,你个心脏的老货,薄没薄待,看赶明老天来个大响雷劈没劈死你就知道了!

    我大姑爷为啥没来伺候地?

    你们一家子都忘了老爷子被扔在镇上,只有我家大德子心里记着。

    你们眼里只有粮食和银钱,别说的帮俺们伺候半天地就像咋回事似的,往后用不着你们。

    见钱眼开的东西,分家就对啦!”

    朱家伯母当然要继续回骂,没想到白玉兰敢和她对着干。她俩儿子还站在这里呢。

    奈何大儿子朱兴昌很不给力。

    不但没有给予亲娘火力支持,而且朱兴昌还急忙上前,着急忙慌绊倒脚边水桶,恨不得伸手捂住亲娘的嘴,就怕老娘回句老天爷打雷劈死左家人,那不等于和堂弟的岳家干起来啦。

    他不想将事情闹大。

    老二朱兴安可不像大哥,在另一亩地头直起腰,冲左撇子和白玉兰不是好气儿喊道:“闭嘴,爱待待,不爱待赶紧走,这是老朱家地头!”

    “让谁闭嘴呐,啊?”

    左撇子忽然将白玉兰拽到了一边,他往前上了一步吼道:“回头你敢不敢当我大姑爷面儿,再让我们老两口闭个嘴。站你家地头啦?没老没少的东西!”

    左撇子大半辈子都没咋和人吵过架,经验极其不足。

    才开口,就给自己气的身上打颤。

    给白玉兰倒造一愣。

    “消消气,咱是来干活的。”

    老头子刚才还拦着她呢,不让吵吵把火,结果老实一辈子的人自个儿上啦。

    这回两面都稍稍消停了,也不知是为什么,自动熄火。

    左撇子却干着干着活,和老伴儿唠起磕,说了大实话:“换往常,我指定不吱声。可是,老婆子,大姑爷今早不是说,往后要和咱家亲嘛,倒是要和朱家大房那些人远着。”

    白玉兰明白了,有了大姑爷那话,老头子的意思是就等于有了底气。

    往常她们两口子给人当岳父岳母的,又不是亲爹娘,隔着肚皮呢。也担心闺女们在人家房头底下讨生活被难为,所以甭管是对上朱家还是罗家,总感觉要矮上半截,自然不争长短。

    白玉兰笑着白了老头子一眼:“那你最初还拦我。”

    “那不一样的,那是德子的伯母,和咱一个辈分,比咱俩岁数还大。

    德子在外面也不能和他伯母对着吵吵,会被人讲究。

    你和她吵吵啥?反正家也分完啦。

    可那朱老二,他是个什么东西,再咋地在我们面前也是晚辈,都敢冲咱俩嚷嚷啦,我要是再不吱声,我大姑爷会被人瞧不起。说他老丈人是个窝囊货。”

    左撇子直了直腰,抹把脸上汗,露出憨笑和媳妇道:“我刚才就应该直接骂他小兔崽子和谁说话呐,你说我咋就没想起来。”

    干了能有半个多时辰的活啦,左老汉就在心里后悔了半个多时辰,没发挥好。

    等下回的。

    那面地垄沟,朱家伯母特意指挥大儿媳,将家里烙的韭菜盒子端来。

    看到左老汉和白玉兰正坐在地头那里的大树根下休息,她说,“去那吃。”

    “娘,”朱兴昌觉得那样不好。

    “娘啥,你个窝囊货。”

    好吧,朱兴昌决定宁可不吃啦,回家找找凉干粮垫吧一口。

    他娘真能作,一早用堂弟分的油和面烙韭菜盒子,还敢端到堂弟的岳父岳母那里馋人,这真是嫌家里清净啦。

    反正他不得罪这人。

    使劲咽了咽吐沫。

    还好,他媳妇一边骂他虎,一边趁婆婆不注意,赶紧给朱兴昌塞了两个韭菜盒子,让躲远吃。

    朱家伯母正打算耀武扬威,用那霸道的韭菜盒子香味馋死左家两口子,结果来到大树根下,差点儿鼻子气歪。

    老左家人,来杏林村是睡大觉来啦?

    左撇子和白玉兰累的眼皮子发黏,上午的太阳一出来,他俩再也撑不住,以天为被,以地为褥,就这么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