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只想隐个居 > 69.走你个球
    赵若鸣离开后夭夭直接把糯米丸子抱了起来,两根树枝在它身上一阵揉捏,最后把它捏成了一个球。

    “嗯~”桃树?你我近日无忧,远日无仇,为啥要欺负本国宝!

    夭夭有点爱不释手:糯米丸子你果然很圆润啊,揉起来手感真爽。

    滚滚:快放本国宝下去,你要想清楚桃树是几级保护植物!

    夭夭:哟!糯米丸子你除开卖萌还会威胁呢?

    滚滚:你再不放开我,本国宝忍不住要尝尝桃叶是什么味道了!

    夭夭主动把桃叶递到滚滚嘴边,里面似乎带着雷鸣之声:糯米丸子一定要尝尝哦。麻辣香味,口感酥脆!

    尝了一口麻辣香味,口感酥脆的桃叶后,滚滚好像找到了新的熊生。

    滚滚:美女姐姐,您造么,本国宝天生就对您这样又温柔又漂亮又有气质的满分美女有种来自血脉中的崇拜和亲近。

    夭夭捂嘴娇笑:糯米丸子你真可爱。

    ……

    面对仙居谷居民傲娇、赌气、不听话怎么办?

    赵若鸣一般采用“礼多人不怪”这种温和的手段:灵气会缝合一切裂痕。

    夭夭一般采用“电多人不敢怪”这种强硬的手段:雷电会治好一切毛病!

    好不容易从夭夭手上逃脱,滚滚立马爬到了院外一颗香樟树上,趴在树枝上望着蓝天白云就开始思考熊生。

    滚滚自己想着心事,不一会儿就睡着。

    伴随着一阵阵呼噜声,放松之下它四只爪子径直从树枝两旁垂下。

    风一吹,它的四只爪子就随风轻轻摆动。

    “啊呜~”发财了,发财了!赵娃子快给灵气啊!

    午饭刚做好,小白顶着一脑门口红印子就跑了回来,兴奋起来的它奔跑起来舌头都甩到了嘴巴外面。

    小白跑进院子,顿时鼻子抽了抽。

    抬头一看,院外香樟树上长出了一只熊猫。

    再一看:开灵期一重,一只刚刚踏入修行的小菜鸟。

    “啊呜~”熊猫?

    小白一叫就超级烦人,睡得正香的滚滚瞬间就被吵醒。睁开一只眼睛,耷拉着半个眼皮子一瞧……

    “嗯~”哪来的死狼,打扰本国宝做美梦!

    滚滚现在有谷主铲屎官撑腰,瞬间无敌BUFF加身。看谁都先看等级,修为啥的不重要。

    “啊呜~”熊猫,跟老狼我拜过山头了吗。就大咧咧在这睡,你胆子不小啊!

    小白被轻视了,瞬间不能忍。

    滚滚又被无情吵醒,继续睁开半只眼睛,瞄了一眼之后又闭上了,这次它还勾起了嘲笑的笑容。

    “嗯~”凝丹期七重的狼都这么二吗?

    耶嘿?!

    “啊呜~”有种你别下来,等你下来一定要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小白嘴角一扯一聚,惊天动地的狼嚎声响起。

    “嗯~”啥等级啊,当着铲屎官的面敢跟本国宝这么说话!

    “啊呜~”你有种,给老狼我等着!

    “嗯~”傻狗!

    闻言,小白气得原地空中转体720度,落地稳当,身形流畅。

    一众围观群众纷纷亮出10分,竹子还额外送上雷动掌声。

    奈何小白不会爬树,这只熊猫又爬得太高。

    围着香樟树转了两圈,最后往树下一趴:小崽子,有种别回家,老狼我就在放学路上堵你!

    小白回来了,岳厚力和金巧巧很快就到。

    赵若鸣把饭端摆好,又把小白的不锈钢饭盆放在客厅门外,这是它的专属位置。

    平时不等自己走出厨房,小白已经在厨房门口摇尾巴。

    今天非但没急切跑过来,还趴在院外树下面抬着头往树上张望,十分反常。

    赵若鸣敲了敲饭盆:“小白,过来吃饭!”

    老狼我还是很听话的,谷主有吩咐必须执行到位。不过熊猫,咱俩的事儿没完!

    闻言一步三回头走过来开始吃饭,一边吃一边抬着头盯着树上的滚滚。

    饭香味弥漫开来,树上的睡觉的滚滚也闻到了,立刻勾起了它肚子里的馋虫。

    又到了吃饭时间,忍不住往竹林处瞄了一眼。

    国宝数量稀少的原因有很多,但其中一定有一个原因是因为它们自己喜欢作死。

    滚滚这么胖个身材,不沿着树干往下爬还专挑细树枝往下蹿。

    被它抓住的树枝瞬间被压弯下去,像是正在与大鱼角力的鱼竿。

    常在树上爬,哪有不摔跤。

    “咔吧!”

    终于,香樟树一根树枝承受了它那个粗细不该承受的压力,自杀了——其实是它杀。

    “嗯!嗯!嗯!”

    迅速下坠的滚滚吓得嗯嗯叫着,连忙把自己裹成一个球。

    老雷见状,现场教学:雪狼,老夫教你一套凌空而起的脚法……

    小白听完眼睛一亮,现在就是好机会!

    两步蹿出,强大的修为给它巨大的身体带来不少滞空时间。

    “碰!”

    走你个球!

    滚滚瞬间化作黑点消失在是视线远端,画出一道完美抛物线砸入树冠中,空中留下越来越弱的“嗯嗯嗯”惨叫。

    临空抽射百米入网,树叶惊鸟齐飞鼓掌。

    小白勾了勾嘴角,露出满意的狼笑。

    力度、速度、角度、准度都是如此完美,也不知道世界杯准不准许狗……狼参加。

    如果准,国家队就有救了呀!

    它还没沾沾自喜完,就见谷主脸色黑得跟能滴出墨水一样。

    以瞬移般的速度出现在自己面前,大巴掌带着呼啸之声……

    “啪!”

    目瞪狗呆……我是谁?我在哪?

    “汪?”为什么又打老狼我?

    “汪?”难道因为‘走你个球’?

    “汪?”这只是只又蠢又笨又胆小又菜鸟的熊猫而已啊!

    ……

    小白天天打小河村过两次,哪天看不到熊猫雕像。

    它知道熊猫少,但它不知道熊猫在两脚兽心中的地位,并且严重低估了这只有灵智的熊猫在赵若鸣心中的地位。

    小白内心瞬间极度不平衡。

    听说自己有一远房表亲,只要表现的傻一点,拆家犯二不但不会挨巴掌反而挺受宠,自己要不要冒充一下?

    正蹦蹦跳跳跑回来的小七正好了目睹了这一切,瞬间开启嘲讽模式。

    “呦呦!”这真是‘走你个球’,这个球还能这么玩儿!

    “呦呦!”当舔狗是没有前途的,想要得宠还需自己够萌,加油哟!

    教训完小白后,赵若鸣瞬间身法全开,向着滚滚消失的方向狂奔而去,最后在果园一棵苹果树上发现了滚滚。

    此刻它一点像是有事的样子都没有,躺在树杈子上,爪子里还抱着苹果在啃。

    看见滚滚苹果吃得很嗨,赵若鸣眼睛一亮。

    他一直以为国宝只吃竹子,现在看来不是这样的。

    既然如此,自己就可以很好解决国宝和老竹的矛盾问题了。

    为了国宝,他可以把果园全部种成苹果树。

    一见到赵若鸣,滚滚顿时“嗯嗯”叫了起来,像是受到了极大的委屈。

    “嗯~”哦!你真是只糟糕的铲屎官!

    “嗯~”什么竹子、小屁鹿、傻狗都敢骑在本国宝头上拉屎了?!

    “嗯~”本国宝在你这里就是这样的待遇吗?!那只傻狗敢踢本国宝,回去一定要锤它!

    赵若鸣摸着它的头,然后改为捏着它的耳朵。

    虽然不知道它想说什么,但见它跟个受气包的小模样,立马安慰:“行行行,回去就收拾那只死狗。”

    “嗯~”是要回去收拾那只傻狗了么,走起!

    滚滚迈着小短腿,甩着小肥臀,迫不及待走在前面:傻狗,你给我等着,本国宝叫人了!

    此刻小白很委屈,很无奈,很彷徨。

    就为了一只开灵期一重的熊猫,谷主居然又抽了凝丹期七重的自己。

    在修炼界老狼我好歹也算高手一枚,在谷主眼中自己就这么不值钱?

    它还没怀疑完,死熊猫带着谷主回来了。

    “嗯~”傻狗,过来挨打!

    滚滚气势汹汹跑到小白跟前,隔着半米……

    它可能觉得距离太近影响自己发挥,又主动往后撤了几米。

    确认了安全距离,滚滚站直起身来一只爪子叉着腰,一只爪子对着小白勾了勾。

    “啊呜!”死熊猫……要不是有赵娃子护着你,老狼我非拿你练球技不可!

    小白好气,但谷主就在这只死熊猫后面,它不感动!

    看见突然出现的国宝,金巧巧还来不及兴奋地开启“哇塞”连击,小七顿时冲了过来。

    这个又黑又白的球哪里有本鹿好看,都不知道愚蠢兽喜欢它哪里!

    嫉妒让小鹿鹿变得很暴躁……

    “唔咕!”再走你个球!

    抽完鹿屁屁,赵若鸣瞬间放出轻功,继续“捡球”。

    鹿屁屁火辣辣的疼,小鹿鹿心里灰溜溜的酸。

    “唔咕!”舔狗,这里不需要我们了,流浪吧。

    “啊呜~”同意!

    小七跑回房间,咬住被子一角,在床上一个翻滚,被子就裹到了身上。

    然后鹿角一插,软软的枕头正好卡在两只鹿角中间。

    房间里环顾一圈,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了。

    再见!

    一出门,正好看见舔狗。

    它的家当要多一点,被子枕头都被它塞进了超大的不锈钢饭盆。

    枕头上还放着一条风干的嘉鱼,都不知道它在哪里把鱼晒干后藏起来的。

    这是老江湖,流浪也不忘带着口粮。

    一只鹿裹着被子,插着枕头;一只狼咬着饭盆,里面装着它所有家当。

    开启了它们的流浪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