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巨恶 > 第八十八章 根基不稳
    轰轰轰!

    两人交锋之处,金光漫散,所有人即便是修为不弱,但也不得不微闭双目,那金光中都蕴含极为尖锐的法力!

    巨响声伴随着震动连绵不止,足足有了七八个呼吸才停止。

    雷兽因陀罗暴怒咆哮声,李斗的如雷暴喝,都同时响起,这金光这才刚刚减弱,所有人便迫不及待地望过去。

    血——

    没有人在这时立刻就看到谁胜谁负,但他们都闻到了血的味道。

    最后的一刻,李斗杀向雷兽因陀罗的眉心,神树光芒万丈,一往无前,而雷兽一剑一戟也同样魔威惊惧,大有将李斗一击必杀的去势。

    怎么样?到底谁败了?!

    金光急剧收缩,众人望去,终于见到了先前交锋的二人,却是立刻倒吸一口凉气。

    画面似乎定格,在那里,是极为惨烈的场景。

    只见李斗长发碎乱,狂野地飘散在脑后,一脚踩在雷兽因陀罗的面颊印堂正中,而同时他右手持有一把小斧,这小斧破开了雷兽因陀罗的眉心,不偏不倚,斩在躲在其中的兵图翼心门之上!

    然而,与此同时,雷兽因陀罗手持一剑一戟,也刺入了李斗的胸膛,恐怖的缺口在李斗体外显露,不远处的人甚至都能看到李斗蠕动的脏器!

    并且不止于此,那一剑一戟还爆发出炸裂的雷芒,这雷芒破坏肌骨,杀伤巨大,即便是李斗也不能立刻回复。

    慢慢的,李斗七窍流出了浓稠的血液,双臂颤抖。

    “哇!”兵图翼也在这时猛地吐出一口血,惨然地看了一眼李斗背后的巨大神树,“不是神树护你,你已经被我杀了。”

    “赢了,终究还是我赢了,什么不可触犯的禁忌,不过也是我兵图翼的手下败将!哈哈哈!”

    众人见到兵图翼那癫狂的神色,仿佛也意识到了结局,但其惊惧的目光却不自禁地看向了李斗那里。

    以秉火之姿,强行和兵图翼这样的妖孽打成这样,甚至将后者逼到了如此绝路,此人若是崛起,必然势不可挡!

    可惜,今日还是要死在这里了。

    虹氏族人也皆是叹息一声,似乎极为惋惜如此一位天骄,还未崛起便已经陨落。

    只有虹瑕看了一眼自己的族人,嘴角撇了撇,冷冷地吐出一句:“你们以为李斗必死了?”

    “呃?”一众虹氏族人都有些不解,他们不了解那所谓的禁忌,因此看到李斗能与兵图翼拼杀到这种境地,已经是惊为天人。

    至于到这样的场景,在他们看来,自然是兵图翼胜了。

    “瑕主,你是说,李斗还没败?”赤鹏有些不解地问道。

    “不,他不是没败。”虹瑕摇了摇头。

    此话一出,虹氏族人都有些不解,那意思就是说李斗确实是败了吗?那瑕主为何刚刚还……

    “看吧。”虹瑕也不解释,只留下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话。

    赤鹏不解地挠挠头,他对虹瑕十分忠心,因此自然是不会质疑后者,但他也同样疑惑,如果被那雷兽的一剑一戟戳成那样都不死,难道李斗还有几条命不成?

    想到这里,他凝聚目力,死死地看向李斗那里。

    ……

    兵图翼十分猖狂地笑着,他知道自己还是赢了,李斗那一斧虽说斩在自己的心门之上,的确让他受了重伤,但他法力未尽,仍可以用法力维持身体不死。

    只是李斗呢,他已经被因陀罗的一剑一戟刺破胸膛,此刻相当于整个兵图的力量都在碾压着李斗的身体,而且是由内而外地轰杀,这李斗纵有三头六臂,也是必死无疑了。

    当下不死,也不过是他背后那株神树护佑,否则焉有其喘息的余地?

    “哈哈哈哈哈”

    兵图翼一边狂笑,手中法诀飞速掐起,双目死死地盯着李斗惨白色的脸,心中得意万分。

    在他的法诀加持之下,兵图雷光暴涨,因陀罗的身体居然又开始重新活络,一剑一戟上的厉芒也越发渗人,似乎真要将李斗的身体撕裂。

    “你能撑及时呢?待我杀了你,就是我兵图翼崛起之日!”

    法诀飞速掐动,兵图翼也越发振奋,仿佛下一刻就看到李斗法力透支,死在了自己的手上。

    但也就在他要催动着法力要将李斗彻底撕碎的时候,霎那间,他的面色变了。

    因为他忽然从一剑一戟的那里传来了一种震动,那是……法力的震动!

    而且从那震动中,兵图翼心中一动,精神恍惚间居然似乎见到了大浪奔腾的骇世景象。

    嘭!

    一剑一戟直接当空震裂,李斗凌空飘落。

    在兵图翼发呆的目光中,李斗胸膛的伤口瞬间修复,一身的伤势都消失无形。

    甚至兵图翼还从李斗身上感受到了极为澎湃的力量潮涌,那种感觉,仿佛他还在巅峰!

    “不!你应该已经力竭才对!”兵图翼今日受到太多震撼,此时根本无法接受再多的反转,口中说出这话时,居然是神情近乎呆滞。

    “不能再和你打了。”但只见李斗紧蹙着眉头,似乎不太在意结果,而是看着自己背后的神树。

    只有他自己知道,先前他本可以一斧生劈了兵图翼,但也就在二人交锋的时刻,他感受到了身后的神树给他传达出了一种极为低落的情绪。

    这也让李斗一惊,仔细感受之下才发现自己与兵图翼一番鏖战已经是消耗了他体内新生法力的四成多。

    这对于尚未完全突破到无根的李斗来说,无疑是一种自毁根基的行为,也正是因此,神树有灵,自行提醒了李斗。

    “不能再用法力了,会伤到我的根基。看来兵图翼这人杀不了了。”李斗看了一眼还在雷兽因陀罗身上的兵图翼,有些遗憾。

    真古梦破碎在即,如果带着新仇旧怨出去,他孤家寡人一个,恐怕是要被不少人追杀,也是因此,李斗实在不想将这些隐患带出去。

    然而他此时已经没有再战之心,但若是要他轻易放了这个兵图翼自然不行。李斗想了片刻,也不管背后的兵图翼是否还会袭杀,背过身走向虹氏所在的方向。

    一边走,他清澈的声音还传开到四周,此时兵图翼布下的兵图已经极为稀薄,声音透出。

    “天广氏,你们先前族人死去大多,身上的宝物,正在此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