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黑衣查妖人 > 第三十一章 可怕的回忆
    不过欲妖也仅仅是怔了一下,很快恢复,继续攻击李丁丑,粉红色小舌头在李丁丑那颗光头乱舔,还伸出手去撕扯李丁丑的衣服,力气相当大,哪怕是灵管局的西装制服也发出了斯拉声。

    李丁丑怒吼一声,想挣脱,可每次要翻身起来都被欲妖给压了回去。

    他就像是被钉在案板上的沙丁鱼,挣扎却无可奈何。

    “哎哎等等,卧槽,别舔我,放开放开。”

    “你手往哪儿抓呢,住手啊啊啊啊啊!”

    “起开给我,玄叔你坑我啊!”

    …………

    怒吼的声音和碰撞声在后面传来,玄叔淡定的来到四个男生面前,蹲下身不紧不慢的查探一番。

    “还好,人体精气虽然被吸得过量,也不算太过,只是应该会大病一场。”

    仔细的检查完,玄叔放心了下来,要是出了人命,那可就有些麻烦了。

    在怀里一掏,玄叔拿出一个塑料药瓶,从里面倒出几颗红色药丸,给每个男生嘴里都塞上一颗。

    药效很明显,肉眼可见的,四个男生原本显得略有消瘦的脸和淡青的脸色都恢复了正常。

    转过身,看见李丁丑和欲妖扭打在一起,粉红色的雾气从欲妖身上散发出来,将两人都包裹在其中。

    四周的家具柜子都被撞倒,一些小东西更是散落得四处都是。

    抬脚绕过一团掉落过来的圆筒纸巾,玄叔随手从旁边沙发上捡起一套女生的粉红色裙装,来到扭打的两人面前。

    “玄叔,你那边搞定了吧,快搞定她,我快没力气了,这家伙怎么力气这么大。”

    被欲妖压在身下的李丁丑叫苦,抱怨着,“好歹之前给我提个醒啊,突然就被袭击,我完全没有准备啊!”

    “放心,欲妖失控又没什么危险,只是一个人来解决会分身乏术,我们两个人就比较方便了。”

    玄叔笑着,他伸出手,手上符文闪现,一个【镇】落在欲妖脑袋上,迅速缩小进眉心之中。

    霎时间,正在疯狂舔着李丁丑光头,双手撕扯西装的欲妖就停住了身体。

    李丁丑瞅准机会,猛的一个翻身,将欲妖掀开,爬起来之后,低头一看,自己的西装都有几个地方破损了,浑身还染上一股令人心醉的女人香气。

    最严重的还是身体受到了影响,跟磕了药似的,口干舌燥,浑身更是燥热得不行,男人该有的反应一个没落下,看见几步外的欲妖,有一种想扑上去的跃跃欲试感。

    他呼吸沉重,强忍着**移过头,找话题道,“玄叔,这是什么妖类,失控之后怎么这么……猛啊!”

    组织了下语言,玄叔解释道,“妖类,分属于奇妖,也就是跟神话沾边的那种,由**情绪汇聚到极点,衍生出的一种妖类,实力倒不是很强,也就迷惑迷惑人,吸点人类精气,不过失控之后没有理智,会把人吸死。”

    欲妖此刻已经完全安静了下来,连身体周围的粉红雾气也开始收敛,女孩那曼妙的身材像是沙滩上褪去的潮水,诱惑的显露。

    她软软的躺在地上,身上盖着粉红裙装,“嘤咛”一声,眼中逐渐清醒过来。

    她双颊带着红晕,看向李丁丑和玄叔,莞尔一笑,“玄探员,我们又见面了。”

    “你认识我?”玄叔诧异。

    “嗯呢,上次人家失控也是你来解决的呢。”

    欲妖带着笑,“记得那是几年前的事情了,或许你不记得我了。”

    “我的确不记得了。”

    玄叔摇摇头,道,“你因为失控伤害了人类,跟我们走一趟吧!既然你以前失控过,那想必也知道我们灵管局的程序流程。”

    他指了指房间里的那四个男生,“欲妖可以吸人,但是有限度,将他们吸成这样,已经超线了。”

    “我懂。”

    欲妖吃吃笑着,从地上站了起来,原地穿衣,丝毫没有避讳的意思。

    李丁丑可不会脸红转过头,刚才纠缠的时候什么没摸过,而且,他看见玄叔别说转头了,眼睛都不眨一下,于是自己更加淡定了。

    “你叫什么名字?”

    玄叔看着穿好衣服,一副清纯可爱的站在两人面前的欲妖,一副公事公办的姿态问道。

    “人家叫丁茜呢。”欲妖笑道。

    实际上失控她早有预料,甚至通知灵管局的人也是她自己。

    她知道自己会失控,以前一直在压制,现在已经实在压制不住了,需要释放,但释放也不能任由不管的释放,那样会完全的,永久的失去理智,和死了没区别,所以需要有人打断,灵管局是最好的选择。

    黑衣人们对妖魔鬼怪的失控,手段是最稳的。

    “他们是你什么时候拐来的?”玄叔又问道。

    不用问,丁茜也知道是指那四个男生,老实交代道,“哦,他们啊,凌晨一点呢,味道都很不错呢。”

    伸出丁香小舌舔了舔嘴角,丁茜露出一个满足的笑容。

    李丁丑顿时感觉脑门一寒,想到刚才那一幕。

    妈耶,太可怕了。

    想想一个女孩抱住你的头疯狂乱舔,简直丧失!

    可怕的回忆。

    就是不知道对方还记得之前和自己互殴的事情没有。

    玄叔点点头,对着李丁丑道,“这里就交给你了,把他们叫醒,然后闪他们,你懂得。”

    说完,玄叔冷淡严肃的打开房门,道,“丁茜你跟我出来。”

    等两人离开房间,李丁丑则走向四个赤果身体的男生。

    四人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李丁丑略微思索,转身走进了卫生间,拿起一个洗脸盆,接了一盆子水,走出来二话不说就是泼。

    四人浑身都被淋湿。

    从电视里学来的这一招很管用,只见四人浑身一个激灵,陆续清醒了过来,茫然的看向四周,很快想起了之前的记忆。

    他们记得,自己迷迷糊糊就跟着一个粉色裙装的女生走了,到了金星旅馆开房,然后,然后就晕过去了。

    “这是怎么回事?”

    “老四,你……”

    “我们怎么都没穿衣服?”

    “还有那个女的呢?怎么不见了。”

    “我的衣服,老五,你坐到我的衣服了,快给我,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