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全世界都得叫我祖宗 > 第28章 海岛生存考试(3)
    安景记得,她之前在装备室练习装备制作的时候,曾经拿到过一枚有储物空间的戒指,她还研究过那枚戒指上的纹路。

    如果有储物戒指……她就可以储存水源了!

    想到这儿,安景的眼睛一亮。

    现在没有别的东西,她索性在山洞地面挑挑拣拣,找了块圆润的巴掌大小的石头,垫了垫分量,还算合适。

    安景直接盘腿席地而坐,手掌放在石块上,琢磨怎么下手去纹。

    石块没办法跟装备室里的装备比,表面凹凸不平,而且材料也极为普通易碎,在石头上纹刻纹路,很容易就把石头搞碎了,难度颇高。

    有个几年经验的机械师都很难说自个儿能成功在石头上纹刻成功。

    安景完全不知道那么多,琢磨了一阵儿,闭上眼睛,精神力试探性地流淌出来。

    很好。

    顺畅自然,一点阻滞都没有。

    虚拟空间的精神力也完全是比照现实世界。

    安景微微松了一口气,紧接着全神贯注,集中注意力,一边在脑海里回想那个空间纹路,精神力也顺着纹路的模样在石头上缓缓游走。

    黑暗的山洞里,只有篝火燃着一簇火焰闪烁,光影在小姑娘脸上明灭。

    她闭着眼,没有看见石头上因为精神力的游走,有极淡极淡的蓝色光芒在微微闪烁。

    那光芒淡得几乎没有,只有在暗处才能隐约看到一点。

    安景沉浸在了某种奇妙的境界里,她仿佛看到了一个一片空白的世界。

    精神力小心翼翼地落下,纹路逐渐成型……

    ……

    一个小时后。

    当最后一丝精神力落下,整块石头骤然间发出一道淡蓝色的光芒,繁复的纹路映在灰扑扑的石面上。

    然后慢慢地暗了下去。

    如果有人看到这个场景,恐怕要吓得大跌眼镜。

    安景睁开眼的时候,石头已经恢复了寻常的模样。

    她又在手里垫了垫,有些紧张。

    第一次尝试在石头上纹刻纹路,勉强算是成功,石头没有炸开。

    作为制作人,她虽然知道应该是成功了,但是现在也没有装备台给她检验结果,她真的拿不太准。

    安景深呼吸一口气,额头上已经爬满细密的汗珠。

    她抿唇,面色肃穆,小心地把一丝精神力探进石头里。

    紧张得手心都在冒汗。

    然后她看到了一块雪白的空间。

    安景的精神力在空间内游走,大概“摸到”空间的边缘,估算下来约莫三立方的样子。

    成功了!

    她真的在石头上完成了一个空间纹路!

    安景激动得一蹦三尺高。

    她立马重新找了一块石头,再度重复之前的步骤。

    安景顺利地完成了第二块的纹路纹刻,得到了第二块差不多也是三立方左右的空间石。

    她顾不得现在外面还很黑,把刚刚烤好的蘑菇干全都收拾扔进一块空间石里,把已经快要熄灭的火焰彻底踩熄,趁着夜色离开了山洞。

    要趁着发现溪水的人少,赶紧存资源再说。

    夜晚的海岛森林里很寂静,周围一个人都没有,安景走在森林中,乌黑的夜里,只有海风吹动树叶沙沙的声音,苍天大树的影子在黑暗中模糊不清。

    清透的月光穿过树叶的间隙,在地面照出星点斑驳的光影。

    安景就着夜色,一边拨开树枝,一边朝她记忆里溪水的方向走去。

    走着走着,安景就忍不住皱眉,心里一股奇怪的感觉油然而生。

    周围安静得过分,她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生。

    她白天就隐隐觉得哪里不对,但是没想明白,现在到了晚上,这种感觉尤为强烈。

    可是始终没发现到底哪里不对。

    安景绞尽脑汁也没想到到底是哪里不对,眼看着已经快到她下午发现的溪水边,只能按捺下那种不安的想法,把注意力全都放在周边环境上。

    除了她以外,说不定还有别的人发现小溪,千万不能让人发现。

    安景的步伐放轻,几乎悄无声息地靠近溪边。

    她已经可以听到潺潺的流水声了,清泉撞击石头的声音。

    安景呼吸愈发缓慢,呼吸都融进了风流动的节奏,听不出来。

    借着夜色的掩映,除非是灵敏度极高的天才型选手,普通人已经很难察觉到安景的存在了。

    这个时候,安景却隐隐看到了一簇在飘曳的火光。

    是篝火。

    果然有人!

    安景的精神一下子崩到了极点!

    只要稍微长点脑子,就知道淡水资源在海岛上多宝贵。

    人类离开水,没办法存活超过三天,要生存三十天,必须要解决水的问题。

    海水的盐分过高,血液渗透压更低,喝下去以后,压根无法吸收水分,反而会越喝越渴。

    所以如果实力允许,占据水源是最好的选择。

    面对两千人的考场,只有考生个人实力特别强劲,或者多人结盟才有可能占据水源,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否则就只是别人路上的炮灰。

    安景不知道现在在溪边的到底是脑子不清醒的傻子还是真正的高手,脑海里警惕的那根弦崩到了极点。

    不管是什么人在溪边,她必须得想办法获取淡水资源。

    安景几乎把自己整个人都融进了夜色中,缓缓靠近溪边。

    离那簇篝火也越来越近,火光把周围一圈照亮,也让安景看到了岸边的人。

    安景有些啼笑皆非。

    冤家果然路窄。

    居然是安暖。

    她上次被自己搞得蹲了一段时间星际管理局,没想到这么快就给放了出来。

    啧。

    山脚边用几片巨大的树叶和木棍搭了个简易的帐篷,堪堪挡风,旁边生了一堆火。

    安暖就睡在简易帐篷里,蜷缩成一团。

    饶是有火堆,她还是被冻得瑟瑟发抖。

    另外还有一个看起来很年轻的男人没睡,在篝火边守夜。

    男人看起来很陌生。

    安景微微眯起黑眸。

    这才第一天,安暖那个蠢货居然这么快就找到一个男人一起合作,真不知道说安暖会社交,还是说她会勾引男人。

    既然会跟安暖这个蠢货在一块,想必这个男的实力也不怎么强了。

    安景扫视一圈,没有发现除了这对男女外,别的考生存在,悬起的心脏微微放下。

    她避开男人的视线,悄悄接近溪边。

    守夜的男人脑袋一点一点,快要睡着了,毫无所察。

    就在安景快要到溪水边的时候,一块石头突然砸在她脚边,发出一声脆响。

    在安静的夜晚里,十分明显。

    男人突然惊醒,倏地抬起脑袋看向安景的方向,“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