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真不是灵魂摆渡人 > 第二十四章 解决
    云楚忙前忙后,照料昏倒的老院长。

    上了年纪的老人,哪怕只是着凉都算大事,弄不好便是大病,现在只希望老院长能早点醒过来,还不敢让她在地上待着,赶紧扶她坐在办公椅上。

    九辛倒是表现得无所谓,他对此地的布局很感兴趣,东摸摸西碰碰,时不时还拿手中长刀戳一戳。

    他对刀法的理解超群,不过对这些奇淫技巧不是很精通,不过丝毫不影响他对此很感兴趣。别看这些东西平凡无奇,可按照某种规律摆放在此地,硬生生让这里变成了阴气凝聚之地,端的是神奇无比。

    邪魔外道也是道,他们拥有的手段,有时比正道人士还要奇妙,似乎是要更符合常人口中的神仙形象。

    突然他想起了什么,目光看向云楚,询问道:“我的净瓶和净水呢?”

    言下之意,是要把宝物要回来,还好想起来了,不然要血亏。

    “你是说这个?”

    云楚从口袋里拿出那只小瓶子。

    “对,还给我。”

    九辛走上去,伸手要回,云楚撇嘴,将其交给对方。

    “别装了,这什么净水,一点用都没有。”

    想到刚刚往眼皮上抹了那么久,却什么感觉都没有,很是无奈,感觉身体被掏……被忽悠了。

    九辛挑眉,一脸不爽:“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得什么便宜了?”

    云楚对他这种装神弄鬼的行为表示不屑。

    “呵呵。”

    九辛懒得搭理这货,净水的价值何止寥寥,随便一滴,便值得无数阴魂疯抢,比那负面情绪的功效还强,还没有任何副作用,说云楚得了便宜还卖乖,半点不差。

    他掂了掂手中净瓶,面色一变:“怎么那么轻?你用了多少?”

    “没……用多少啊……”

    云楚语焉不详,转移视线。

    “……“

    九辛心中预感不妙,取走瓶盖,定睛一看,脸色顿时漆黑似墨,浓得化散不开,咬牙切齿道:“你用完了?”

    说话间,他只觉得头上乌云滚滚。

    云楚装作毫不在意的模样,讪讪道:“我这不是一不小心倒多了嘛……”

    “倒多了?”

    九辛气极反笑,整个瓶子翻转过来,怒视着他:“那怎么一滴都不剩?你别告诉我,你丫给我全喝了?”

    他的心仿若在滴血,这可是那位大人赠送给他的礼物啊,放到地府中也算是少见的宝物,平日里修炼才肯取出一滴辅助修行,结果借出去后,一滴都没剩,突然觉得内心好苦。

    云楚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容,转而继续照顾老院长:“失误,纯粹失误……”

    他也不想的,鬼知道这里面才那么点,他随便抹了点,等他察觉到里面瓶子里没净水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你赔我!”

    九辛强行按捺住自己抑制不住的火气。。

    “咳咳,怎么赔?”

    云楚表示自己很大气,做错了事就要认,拍了拍胸脯,应了下来:“多少钱,你别告诉我,这点净水要两百块?”

    他目光瞥向九辛,发觉对方的鼻子里都快冒烟了,赶紧打住:“行了,怕了你了。三百块,不能再多了。”

    “三百块?”

    九辛被气乐了,三百块?三百万都别想买到,这已经不是金钱所能弥补得过来的:“你知道这净水有多珍贵吗?”

    “那你说多少?”

    似乎是被九辛的模样震慑住了,云楚选择服软,弱弱地表示。

    九辛也是着一时之气,云楚区区一介凡人,哪有资格偿还净水这等精贵之物?净水的存在,至阴至纯,是凝聚了冥府最精炼的阴气,非大神通者不可取,就是他在阳间待了那么久,立下了赫赫战功,也没能弄到几瓶。

    “我……”

    九辛真有种把对方拍死的冲动,还好仅存的理智让他克制下来,深深地吸了两口气,平缓情绪:“你给我把账记下,写好欠单,日后若有能力偿还,十倍还给我!”

    “凭什么十倍偿还!”

    云楚对数字非常敏感,表示不满。

    “呵呵,那你现在就偿命,你的这条命,还我这一瓶净水,算你赚大了。”

    九辛脸上露出凶意,狰狞可怖的表情让云楚完全不怀疑,这货纯粹就是想给要自己性命找了个借口。

    “十倍就十倍……”

    刚刚还不屈不挠的云楚果断认了怂。

    九辛从桌子上找了纸和笔,推到云楚面前,恨恨地说了一个字:“写!”

    云楚很无奈,可看到九辛通红的双眼,只好无奈地写下这张欠单,不仅签了字,还画了押,搞得跟签了卖身契似的。

    签完没多久,老院长悠悠转醒过来。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不愧是活了那么多年的人,即便面对两个很可能是入室歹人,依旧能临危不乱,从容应对。

    她将目光看向两人,突然觉得云楚有点面熟,再仔细一看,不正是白天给福利院捐了十万元的男子。

    “云楚先生,到底是怎么了?”

    她还记得云楚的名字。

    “我们……”

    云楚刚想开口解释,却被旁边的九辛打断。

    “怎么了?你们孤儿院闹鬼,你不知道?”

    九辛心情不爽,毫不客气地指责道。

    “是福利院。”

    云楚悄悄提醒,私底下说孤儿院没所谓,当着人家院长的面,直言孤儿院,未免太不礼貌。

    老院长闻言,脸色一变,旋即变得有些落寞:“知道如何,不知道又如何?我只是个普通人,无能为力。”

    九辛冷笑:“那样最好,最好是跟你没关系,现在鬼怪已经被除掉了,你这家孤儿院也算是彻底清净了。”

    他说话语气中带刺,听得云楚一脸莫名其妙,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对老院长态度那么差,难道是白天让人把他赶出去的缘故?

    老院长的表情有些莫名,叹气道:“她祸害福利院有段时间了,两个孩子因此受了伤。”

    看着她的模样,云楚松了口气,估计老院长是没有了报警的心思,否则不知道该怎么收场才好。

    “我们走。”

    九辛懒得搭理,作为灵魂摆渡人,除了云楚外,他跟人类的交集很少,加上他此刻心情不佳,能跟老院长说那几句话已是不易,还想让他解释?想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