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真不是灵魂摆渡人 > 第十章 夜访
    云楚不知所措,摸了摸脖子,确实要比刚才轻松很多。

    脑门见汗。

    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少年,此时他手里正抓着什么,突然感觉心好累。

    “那个……我们能不能进去说?”

    云楚看了看楼道四周,这里是小区房,每层有好几家住户,虽说晚上这个时间点通常没人走动,可他还是很担心会被人看到。

    荀萧没有拒绝,点头道:“好。”

    云楚松了口气,不得不说,荀萧现在徒手抓空气的动作,在不明真相的人眼里,跟神经病没两样。

    推开门,领着一人一鬼走进了房间。

    云楚此刻内心慌得一批,不过有荀萧这位牛人在,勉强能保持镇定。让荀萧先坐下,倒杯水给他,至于那只鬼就没办法了,总不能给他上柱香吧。

    荀萧将手作松开状,看向身边空气,轻声道道:“如果让我发现你想逃,我就吃了你。”说着,他面露冷笑,森森白牙泛着寒光,看得云楚头皮发麻。他原本还以为对方很好说话,结果发现,此人凶狠起来连鬼都吃。简直可怕。

    “荀……”

    他实在想不到用什么称谓来喊对方。叫他小兄弟,有点不尊敬。叫他哥,云楚脸皮够厚,就是担心这样叫他会引起反感。最后荀萧主动说道:“你直接叫我荀萧好了。”

    “好的。”

    云楚坐在沙发上,可能是因为旁边存在着鬼魂的缘故,全身不自在:“这次要多谢你了。”他还有点后怕,难怪会今天觉得脖子酸,原本以为是昨天没休息好,没曾想居然是被小鬼骑头了。

    荀萧放下茶杯,轻声道:“不用谢,应该的,其实我们算是有缘,不是么?”

    听他这么说,云楚心中稍安,疑惑道:“他能现身吗?”

    荀萧回答道:“能,不过很难。鬼魂属阴,本就便不该存在于阳间,阳间跟阴间的法则不同,肉眼凡胎是肯定看不到鬼魂的。除非鬼魂成为厉鬼,或者更高级别,寻常鬼魂,最多使用障眼法,或者托梦,不过托梦需要很多辅助,比成为厉鬼还难。”

    云楚好奇:“那上次的红衣女鬼……”

    荀萧道:“那只红衣女鬼修行百年,阴气浓厚,比厉鬼还强,具备在阳间显形的能力。”

    “你能看到他,是因为你的眼睛?”

    “是的,我的眼可以洞穿阴阳,拥有很多奇异能力,看到阳间的阴魂不过是其中一项。”

    他的语气很是平淡。

    他看了云楚一眼:“你想见他?不过他是跳楼死去的,身体残缺,需要到地府经黄泉水洗涤,才能恢复魂体原貌。”

    “不不不,我就问问!”

    云楚赶紧摆手,开玩笑,他可不是荀萧这种妖孽,早就习惯了鬼魂的存在,上次的红衣女鬼让他吃尽苦头,今天这位能不见最好,跳楼死的,估计死相很凄惨,他才刚吃完饭,不想让在场的三位都难堪。

    “他为什么要跟着我吗?”

    云楚试探着问道。

    荀萧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嗯?你不知道?”

    闻言,云楚一脸木:“知道什么?”

    荀萧皱眉:“那个摆渡人没告诉你吗?”

    云楚想了想,他口中的摆渡人应该是九辛,摇头道:“告诉我什么?”

    荀萧解释:“好吧,我有跟你说过,在你身上,有很重的阴气。”

    云楚点头。

    “对于鬼魂而言,阴气是极好的补品。拥有浓厚阴气的你,便如同黑夜里的明灯。鬼怪们出于本能,会下意识地找到你、靠近你,然后吸食你身上的阴气。比如说这位,他的魂还没有稳固,需要吸食更多的阴气来巩固魂体。等他吸饱后自然会离开,习惯就好。”

    对于荀萧的解释,云楚内心凌乱中,居然说习惯就好?习惯个毛线!他此刻心情很糟,任谁被鬼当成充电宝都会觉得不爽。

    “那个……阴气被吸走,不会有危险吧?”

    他不免有些担忧。

    “没有影响,人是靠阳气生存,阴气对人身有害无益,即便没有鬼怪汲取,时间长了,身上的阴气自然会淡化掉。”

    闻言,云楚松了口气。

    这算是目前为止最好的消息了。

    他在心中腹诽,该死的九辛,到底安的什么心?什么都没告诉他,搞得他现在莫名慌。

    畜生!禽兽!混蛋!在心里狠狠地骂了那厮两句一就不能解气。

    不过能消散就好,阴气缠身,这词听着就让人瘆得慌。

    正要感谢对方解惑,却听荀萧继续道:“不过,你身上的阴气很浓厚,要让阴气自然淡化,最少要半年时间。”

    半年?这么久!

    云楚心里咯噔一下。虽然荀萧表示,孤魂野鬼靠近他,只是单纯想吸食他身上的阴气,吸饱后自然会离去,不会伤及身体。可他是正常人,怎么会喜欢鬼怪近身?今天不过是在外面逛两圈,就被一只鬼缠身,天知道这半年时间会碰到多少类似的情况。

    而且要是碰到那种不光想吸食他身上阴气,还想吸点别的鬼怪,岂不是要玩完?

    很多灵异故事里都有提起过,貌似女鬼就非常喜欢吸**壮男子的阳气……

    想到这里,云楚顿时不淡定了,娘希匹的,难道要他半年不出门?

    荀萧从怀里取出一样物品,摆在茶几上:“这个东西你随身带着,可以遮盖住你身上的阴气,还能加快阴气的消散速度。”

    云楚定睛一瞧,那是一枚玉佩,样式古朴,玲珑小巧。

    他没有立即接过来,反而怀着警惕心思。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他可不觉得自己运气好,更不相信眼前的神秘少年是大善人,能吃鬼的恐怖大佬,可能会无缘无故送东西给他吗?

    他试探道:“那个,你是不是也要吸我的阴气?如果是的话,我可以请客。”

    闻言,荀萧嘴角抽搐,有点不淡定:“你想多了。”

    他正色说道:“相信我,我对你没有恶意,只是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讲真的,云楚本来很想拒绝,可想到自己的困境,还有对方的神秘,貌似没有选择余地,苦笑道:“只要能帮到,我尽力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