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夫人她总想祸乱天下 > 第943章 他自愿坠入地狱(4k+)
    宋城、宋义还有大壮、徐远以及陈左五兄弟,一直是很有正义感的人。

    他们自己出身穷苦,便时常会外出帮助一些受苦难的百姓,尽自己所能让他人过得更好,于是在发生了魂族的事情后,尽管风清颜让他们待在千仞魔城好好修炼,但他们还是跑了出去。

    修仙练剑是为了什么?

    ——斩妖除魔,匡扶正义。

    何为道?便是坚守信仰。尽管跟风清颜混在一起,尽管身处满是妖魔的千仞魔城,但这件事,他们从未忘却。

    见不得妻离子散,更见不得家破人亡,他们如清璇女帝,如温立修,如千千万万站起来,敢于反抗魂族的英雄豪杰一般,不愿缩在炼魔境苟且度日,只愿以心中坚守的道,谋取天下太平。

    然而,有人甘愿舍弃性命,就必定有人为了活命不择手段。

    将士的最高荣誉是为守护国家而战死沙场,修仙者的最高境界,是为了心中的正道,而耗尽最后一丝精血。

    我们都愿为开创盛世,万死不辞。

    最不愿见,小人背后捅刀。

    魂族曾血洗修仙界,这是整个天下都知道的事,有门派宁死不屈,被屠杀一空,有门派为活命,投靠魂族,另外还有的门派,因为太过弱小,被魂族给忽视了,那些门派,因此逃过一劫。

    而宋城他们曾待过的崇和派,属于被忽视的那一个。

    听闻温立修广招天下有志之士,宋城几人就打算去看看,连续数日奔波的他们在路过崇和派的山脚下时,正好看到一家客栈,便休息了下,可随后不久就遇到了几个曾经的同门师兄弟。

    只一眼,那几个师兄弟就认出了他们,还有个人当即上前跟他们搭话。

    他们认得他,是崇和派五长老座下的顾师兄,不仅修为高还为人正直,因为出身普通人家,所以经常帮助跟他有着同样出身的师兄弟,曾经还在门派里时,他们都会尊称他一声顾师兄。

    他们正准备像以前一样去唤他一声顾师兄,然而这时,他身后的几个人却阴阳怪气地开口:“呦,这不是前两年一起被赶出门派的几个师弟吗?”

    “什么师弟?早就不是我崇和派的人了,再以师兄弟相称,合适吗?”

    短短几句话,却整得他们顿时尴尬不已,嘴边的话不知如何说出。

    然而顾师兄还是和以前一样好,它让他们别理会那些话,还一声声地叫着他们“师弟”,好像又回到了当初。

    他们从个人聊到天下,心中感慨颇多,顾师兄还主动说想要推翻魂族,为天下太平尽一份力,这让宋城几人瞬间找到了知音,一聊起来就没完没了。

    但另外几人却不以为意,还劝顾师兄离他们远点,他们现在可是站在鬼族那一边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然而顾师兄还是不理他们,离开的时候还邀请宋城几人去往崇和派,算他邀请的客人,去看看曾经的人和物。

    在他的再三邀请下,他们去了,崇和派曾承载了他们十几年的修仙梦,离开两年,还能再随师兄回去看看……

    真好,还怪想念的。

    然而当到了山门口,他们就隐隐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儿,这守山的弟子都是生面孔,那阴沉的长相一看就不像是好人,给人一种危险之感,诡异万分。

    心里生了一种不好的感觉,五兄弟使了个眼色,在进山门前停下了脚步。

    “师兄,想想我们都是已被逐出山门的人了,掌门长老,还有师父,他们定不愿再见到我们,如此且算了吧。”

    离开的话他们说了很多,然而顾师兄却始终坚持让他们进去,刚开始还和颜悦色,但没多久就失了耐心,怒睁着一双发红的眼,完全换了一个人。

    “让你们进去!”

    大壮被推了一把,摔在地上,其他几人连忙去扶他。

    “你不是顾师兄!”徐远直接指着顾师兄大喊,疑惑就这么挑明了。

    刚开始他们只觉得这不对劲儿,然而顾师兄的这一番行为,却验证了他们的猜测。

    “我不是?我怎么不是?哈哈哈哈究竟是你们太天真,还是我太蠢!”

    顾师兄指着他们哈哈大笑,那诡异的笑容,面容逐渐扭曲,带着一种病态的癫狂之感,让人毛骨悚然。

    几兄弟的目光都落在了他身上。

    守山的弟子见状,悄悄地拔出手中的长剑,看准时机朝他们砍了过去。

    “小心!”

    宋城和陈左反应较快,三下五除二地将那弟子给踹飞了。

    “上,捉拿他们!”

    顾师兄下了命令,附近的所有人都来围困他们。通过打斗他们发现了,这些弟子使用的大多都是邪术,他们根本不是崇和派的弟子。

    他们拼死反抗,因为被风清颜和陆天依指点过,所以修为有所提升,五个人一起,能勉强扛下来。

    他们一路逃,后面的弟子就一路追杀,他们跑到一处悬崖边,记忆中这里应该有一处铁索桥,可是如今那铁索桥已经断了。

    最终,有弟子朝着陈左刺去,徐远冲上去为他挡了一剑,然后他们眼睁睁看着他在自己面前倒了下去。

    徐远的死,让他们悲愤,拼了命地想杀尽所有人,为他报仇。

    最终,陈左死了,宋义死了。

    “老大……”陈左临死前还伸手去推他,艰难地吐出一句:“快走。”

    而堂弟宋义,就死在了他的怀里。

    “大哥,我不能陪你回家了……”

    他们身上是大大小小的伤口,宋城用沾着血的手去拍宋义的脸,然而一次又一次,他再不会睁眼看他一眼了。

    “啊——”

    宋城仰天,大声嘶喊。

    那时就只剩下他和大壮了。

    后来姓顾的再次带弟子围拢过来,他抱着宋义的尸体,忍不住朝他愤怒地质问:“顾忠义,为什么!你明明是叫顾忠义,却为何要行不忠不义之事!”

    “修仙练剑,求的是道,是坦坦荡荡的正道,是舍我其谁的大义,这是曾经你教我们的,你忘了吗?可你如今所作所为,与外面的邪魔有什么区别!”

    顾师兄早就不是曾经的顾师兄了。

    之前一切都是假的,唯有当长剑没入身体时是真的。

    两伙人再次打在一起,然而宋城和大壮受了伤,不是他们的对手,随后大壮被一剑刺中。那一刻,宋城感觉自己还未愈合的世界崩塌得更彻底了。

    他将那把长剑挑开,接住了虚弱的大壮,又带着他一起跳下了悬崖。

    悬崖之下,是一条湍急的河流,他们的身子没入滚滚的长河中。

    宋城一直拉着大壮,二人被水冲到一处树林里,此刻天已经快黑了,大壮因为受伤严重,也没剩几口气了。

    他拿出一堆瓶瓶罐罐,给大壮上药,给大壮包扎伤口,然而越是紧张焦虑就越容易出错,他上个药手都在抖。

    夜里,宋城背着大壮四处奔走,靠着记忆打算去附近的村镇找那个治病很神的大夫。他自己也受了伤,然而感受到背上之人那越来越微弱的气息,他已经顾不了那些了。

    “老大……”

    大壮的声音微弱地传来,宋城一边往前跑,一边对他说:“大壮,老大带你去找赵大夫,你一定要撑着啊。”

    “好。”

    大壮配合着应了一声,他趴在宋城的背上,满脸的鲜血。他其实知道自己快死了,虽然五个兄弟中,一直以来他都是最憨的,但此刻,他一点也不憨。

    “老大,下辈子……我们……五个人,我们……还要做兄弟……”

    临终的最后一句遗言,是下辈子我们还做兄弟。

    宋城有种不好的预感。

    “大壮,你相信老大,老大会救你的,一定会救你的,你相信我……”

    “大壮,你要撑住,知道吗!”

    他紧绷的情绪差点崩溃,接二连三的失去兄弟,他扛不住这个打击。

    “好……”

    张了张嘴,大壮才刚说出一个字,然而,他勉强搭在宋城肩上的手突然滑落,缓缓的,大壮闭上了眼睛。

    感受到身后之人没了呼吸,宋城迈出的脚步猛然停住了,他鼻子发酸得不行,眼泪一颗颗地往下掉,但他还是不愿接受自己兄弟已经死去的事实。

    “前面,前面就到了……”

    他往前看去,泪水渐渐模糊了黑夜的视线,隐约之间,他好像看到了一个村子。他吸了吸鼻子,背着一具尸体继续往前跑,循着记忆终于跑到一个有名的大夫家,在人家门口一直啪啪啪地敲着门,后来急得不行了,他将大门踹坏后硬闯进去,却发现早已人去楼空。

    夜半,他背着一具尸体,游荡在村子里的小路上,村子里没有一个人。

    他沉默的一言不发,不喜不怒,在这时候,他感觉他的心已经死了。

    他只是人,一个普通的人,虽然在门派里修炼过十几年,却依旧是个修为不高的普通人。

    所以,他救不了天下,救不了那些受苦难的人,更救不了他的兄弟。

    此刻,他脑中不由想起了与顾忠义的谈话,他当时是这么回答他的。

    “为什么?你去问问你师父,问问掌门,问问长老们,是谁把我们变成了这个不人不鬼的样子!我还是顾忠义,却再不是曾经的顾忠义了,什么忠孝仁义都不如拥有力量更让我着迷!”

    “正道?什么是正道?”他讽刺冷笑的模样,宋城还记得,也还能记得他满怀悲愤痛苦的模样,以及他声嘶力竭地呐喊着:“我一直以为我坚守的是正道,可是这个正道它欺我叛我,让我连保护师父和心爱之人都做不到,你告诉我,我坚守的究竟是什么道!”

    那时,顾忠义怒红了眼,宋城听着突然如鲠在喉,说不出一句话来。

    他们坚守的道,错了吗?

    后来,没人知道宋城是怎么回来的,只知道他一个人背着尸体,满身伤痕地来到了千仞魔城的门口。

    “开门,我,要见城主大人!”

    凌乱的长发沾染着血污,几乎遮住了大半张脸,妖魔们并未认出他。

    城门打开时,不少妖魔闻着他身上的鲜血味,都有些跃跃欲试,但是看到浮殊正走过来,它们瞬间又不敢了。

    宋城差点支撑不住,直到一只手伸出扶住了他,才让他勉强站稳。

    浮殊本想带他去治伤,可是宋城却倔强地咬牙,背着自己兄弟的尸体不肯放下,重复道:“我要见城主大人。”

    那一刻,浮殊看到了他神情中的痛苦,却隐忍着把自己伪装坚强,不落下一滴泪,对身边任何人都充满防备。

    然而,在见到风清颜的那一刻,他心里紧绷的弦瞬间就松了,含着心酸与悲痛地跪在她面前,开口的一瞬间没了伪装的坚强,而是泪崩不止,“城主大人,死了,他们……他们都死了!”

    他用沾了不知谁人鲜血的手扯着她的衣摆,跪在地上朝她一遍遍地磕着头,额头砸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大人,帮帮我,我宋城这条命这辈子都是你的,求你帮帮我……”

    他极尽卑微地乞求,一字一句声泪俱下。从宋城做出这个决定起,就注定他会走上一条与从前不一样的路。

    最后,他独自一人上了崇和山,以一己之力单挑了整个门派,并带回了兄弟们的尸体。而在过程中,他发现曾经的掌门长老们,居然以活人血祭提升修为,简直是罪大恶极,死有余辜。

    那时候,曾带他修仙练剑的师父还跪在地上苦苦哀求他放过自己,然而看着曾经将他逐出师门的师父,他那一颗冰冷麻木的心,已再不会动容半分。

    道?什么是道?

    在带着大壮的尸体去往千仞魔城的路上,宋城好像懂了……

    他自愿坠入地狱,任由没有一丝光的黑暗将他吞没,手中握着以他兄弟骨灰做成的骨哨,获得了力量与千百年的寿命,却也失去了永世轮回的资格。

    “吱——”

    黎明时分,他一个人坐在断崖边,神情麻木地望着海平线,那时朝阳正冉冉升起,而他在将骨哨一遍遍吹响。

    清晨的海风一直吹着,响亮的哨声将他从黑暗中唤醒,那一颗冷漠的心似乎也因此而有了丝丝的温度。

    什么是道?他心中有神明,追求的道,从来与仙佛无关,与妖魔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