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无敌从吞噬开始 > 第35章 唱了一出又一出
    江寒和赵婉儿两人含笑互相凝视。

    片刻后,两人各自咳嗽一声,之后陷入沉默。

    “我们的事……”

    江寒和赵婉儿同时开口。

    江寒:“你说。”

    赵婉儿:“还是你先说。”

    江寒想了三秒,直接问道:“你没想嫁对吧?”

    赵婉儿把玩着铃铛:“果然你也没想娶!”

    “要不,算了?”

    两人再次异口同声。

    然后彼此尴尬笑了笑。

    赵婉儿歪着脑袋打量江寒:“认真的?”

    江寒反问:“你也是?”

    再次沉默。

    话说到这份上。

    就没必要再继续了。

    江寒话题一转:“你成为天人了吧?这次,你要离开的,对吧,恭喜啊。”

    赵婉儿微微点头,神色平静的道:“其实这些年,我一直都很愧疚,也很感激,但是吧,如果把这份救命的恩情最终化作两个人躺在床上……太奇怪了,是吧……”

    “我也这么认为的,要不……给彼此点时间?再看看合适不?”江寒建议道。

    赵婉儿嘴角微不可察的一勾:“我很优秀的,怕耽误你,一生太短了,小时候你身边那丫头呢?和你过日子也不错。”

    热乎乎的话题,被赵婉儿轻飘飘的就谈冷了。

    江寒两世为单身,但并非不懂。

    或许,这是另外一种高明的拒绝吧。

    赵婉儿道:“总之,谢谢你,我会祝福你的,我们两家有些矛盾……当我再欠你一次。”

    赵婉儿说着,从手腕解下精致的铃铛,塞到江寒手上:“送给你,留作纪念好了。”

    铃铛在江寒手心轻轻晃动,叮铃轻声。

    赵婉儿已消失在马车内。

    江寒放下窗帘,对外道:“其实,我也很优秀的。”

    没有回应。

    只有车轮咕噜咕噜的声音。

    “少爷,少爷!”

    车队后方传来熟悉的声音。

    小红奔跑而来,小脸通红通红的。

    在一众人奇怪的目光中,两名城主府的护卫前来阻拦,小红迎风奔跑到江寒的车侧,伸手递进来一个平安符:“少爷,我去夫子庙求的。”

    江寒掀开窗帘,接过平安符,把一串铃铛放在她的手腕上:“谢谢啊。”

    “少……少爷……”

    丫头被阻拦,呆呆的盯着手腕上的铃铛,兴奋的朝江寒挥挥手。

    “少爷,加油啊!”

    对面马车的车帘掀了掀,又放了下来。

    城主府到了。

    迎接的仪式很庄重。

    城主穆高站在府衙门口。

    原本和江野渡相谈甚欢的赵志成快要到府衙门口的时候,停下脚步,朝江野渡拱了拱手:“抱歉啊,老弟,其实……我是来送小女的……天玄宗已收小女为门内弟子。”

    往日里高高在上的穆高,不断向赵志成作揖庆贺。

    江野渡被晾在了一旁。

    合着一路的亲密无间,两家友谊之深,是为了在合适的时机踩江家一脚啊。

    饶是江野渡一向是老好人形象。

    此时亦有些脸色发白。

    跟随了一路看戏的人。

    将这一幕看在眼里。

    赵志成春风得意的道:“江老弟……今年九宗出了点事,遴选之事,压根就不存在,小女有幸……被天玄宗选中,实在是……呵呵。”

    江野渡压制着心中的怒火。

    他此时此刻才知道。

    城中大部分都知道了这个消息。

    只有他被瞒住了。

    怪不得一路丁封一个字都不吐露。

    打一个信息差。

    借着风,狠狠的羞辱江野渡,折损江家的名声。

    原来赵家焖了几天,就崩出这么一个屁来。

    江寒哪里还坐得住。

    走出马车,来到江野渡身边。

    看向赵志成,拱手道:“抱歉,打扰一下,我和赵婉儿的婚约……”

    赵志成的脸陡然变色,一股锐利的气息向江寒震慑而来。

    在这种场合。

    他绝对不允许出任何差错。

    江寒这时候说出来。

    那赵家还要不要名声了。

    城主穆高也神色微微一变,不过他却没有阻止,而是侧看向府门,里面,玄天宗的老道和古通正说着话走出来。

    赵志成的声音带着撕心裂肺,偏偏不敢大声:“江寒!”

    目光里充满哀求,恳求,服软。

    因为九宗在神弃之地遴选幸运之人,历来有一个规矩,那就是斩断与神弃之地的一切关联,一旦牵连太深,就会失去这个资格。

    甚至是父母,都无法轻易想见。

    在这个关头。

    江寒冒出头,真的是把赵志成惊出一声冷汗来!

    可他的震慑施加在江寒身上,根本不起作用。

    赵志成额头有汗,这时,赵志成耳边传来江寒的低语:“求我没用,求江家啊。”

    赵志成身体晃了晃。

    强忍着屈辱,转向江野渡,拱手作揖,身体躬弯九十度,神色铁青,声音颤抖:“江野渡,赵某求你!”

    江野渡一瞬转过弯来,搀扶住赵志成,一本正经,只是声音有些大:“恭喜你啊赵兄,虽说咱们两家的婚事没成,但你也不用这么诚恳的道歉,年轻人嘛……让他们自己谈好了。”

    “江家主……大义。”

    赵志成强忍着屈辱,从牙关里蹦出几个字来。

    然后两人相视一笑,互相给彼此一个拥抱,手拍着打着背心。

    场面一度感人。

    城主穆高默默的注视着这一切,看向江寒,好似第一次认识江寒一样。

    这时,天玄宗地玄老道走到门口,周围的人纷纷向他行礼,地玄目光一扫众人,最后莫名的停留在江寒身上,当着众人的面对旁边的古通道:“古师弟,你极力举荐的少年在何处?可是此子?”

    “正是。”古通刻板的脸上难得见笑,朝江寒招了招手,“江寒,还不过来拜见使者?”

    江寒有些懵,这是唱的哪一出?

    江野渡则是激动的从赵志成紧拍的手上挣脱,忙不迭的上前:“寒儿,快……快拜见神使。”

    江寒拱手:“拜见道长。”

    “放肆!”赵志成缓过一口气,瞪大的眼睛里充满怒火,“没有规矩!”

    地玄走上前来,挥了挥拂尘:“无妨,我确为方外之人,道长称谓无错,神使?抬举了。”

    说着,地玄丢给赵志成一块令牌:“我乃修道之人,不便接引收徒,带上这一块接引令,去城南三百里的清虚庵,三日之内自有人接应,去吧,别误了时辰。”

    赵志成摸着手上沉甸甸的令牌,欣喜不再,好不容易出了个大阵仗,想要在荒城风风光光,恢复赵家往日的荣光,谁知道还没炫,就被一冷棒子敲打回去!

    “是,神使!”

    赵志成虽然心有不甘,可也不敢耽误正事,打马改道,向南驶去。

    众人目送离去。

    人群中,穿着一身红衣服的小红摇着铃铛欢送。

    车帘打开。

    露出一张清冷又幽怨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