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真不会骗人 > 第2章 礼物
    “你个骗子,快把钱还我,不然我报警了!”翁然恼羞成怒。

    “我哪里骗你了?”余奕理直气壮的指了指对方手中的那一束花,“你心甘情愿用钱买的花,这叫做交易!”

    “你……你……”翁然气的浑身发抖,怒指着对方,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对了,忘了告诉你……”余奕脸上挂着贱兮兮的表情,鬼鬼祟祟道,“你手上那花,是我在公园后面摘的,就当是送你的礼物了,不用谢。”

    翁然深吸一口气,双拳紧握,她生怕自己被气晕过去。

    活了这么多秒,第一次见这么猖狂的骗子。

    对方给她的感觉,就像是电影里那些贱的不行的反派,恨不得立刻按在地上一顿狂扁。

    “好了,好了,开个玩笑,别生气。”余奕摆了摆手,笑呵呵道,“我这不是怕你不信任我的实力吗?所以在你面前小露一手。”

    “那你会把钱还给我?”翁然愣了一下。

    “那当然……”余奕在对方期待的眼神中摇了摇头,“不可能!”

    “你不把钱还给我,我也不可能跟一个骗子合作。”翁然冷哼一声,扭头就走。

    “那你可要想清楚了。”余奕没有挽留,大大咧咧的一屁股坐在长椅上,“现在你要是走了,就相当于白亏一百块。委托我帮忙的话,还有可能挽回损失。”

    翁然身形一顿,扭过头来,愤恨的盯着这个又贱又无耻的家伙,恶狠狠道:“你在小广告上说,没有找回被骗的钱之前,不会收一分钱,是不是真的?”

    “那当然。”余奕微笑着望着对方。

    翁然撇了撇嘴,深吸口气,又气势汹汹的回到余奕身旁坐下。

    余奕似乎是在等她平复心情,没有急着说话,气氛渐渐回归平静。

    翁然冷静下来之后,瞥了一眼那个渐渐远去的小女孩,随口问道:“那个小妹妹是你什么人?”

    “我妹妹。”余奕看着小女孩的背影,眼神柔和不少。

    “她这么小、这么可爱,你忍心让她跟着你出来骗人?”翁然不忿道。

    “没办法,为了生活。”余奕无奈的摇了摇头,“父母在我们小时候就出了车祸,撒手人寰,剩下我跟她相依为命。”

    他深吸一口气,脸上满是认真与伤感,“那个时候我才十来岁,什么都不会,而妹妹左手又是先天性残疾,为了活下去,我们只能靠骗人为生。”

    可恨之人也有可怜之处。

    翁然叹了口气,心里动了恻隐之心,也没那么生气了,想了想道:“其实刚刚你们两个骗了我的钱之后,只要不在我面前故意表现出来,我根本不会知道真相。”

    她望向旁边的男人,声音柔和了不少,“你们之所以故意在我面前分赃,就是因为你们根本不想骗我。

    你们这么做,为的是让自己心里好受一点,没那么内疚,对吗?”

    余奕没有说话,似乎被说中了内心的柔软之处。

    “你也挺不容易的……”翁然看着小女孩的背影,轻柔的说着。

    突然间,她的眉头渐渐挑起,双目大睁,“这是……什么情况?”

    只见远处的小女孩,来到垃圾桶旁,三下五除二,拆掉左手上的绷带,塞进垃圾桶里,双手背在身后,一蹦一跳的欢快离开了。

    “不是说你妹妹左手先天性残疾吗?”翁然一脸迷茫的扭过头来。

    “当然是骗你的。”余奕摇了摇头笑道。

    “那你说的其他……”

    “都是骗你的,她也不是我妹妹。”余奕微微抬头,看着天空,感叹道,“这种父母双亡、兄妹相依为命的老套故事,你居然还真信了,也难怪会被骗。”

    刹那间,翁然如遭雷击,沉默片刻,双目微微泛红,哑着嗓子道:“你觉得这样很有意思?”

    “这是送给你的礼物。”余奕依旧仰头看着天空,淡淡道。

    “那我还得感谢你?”翁然又气又委屈,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我不是骗子,不做违法的事情,也不会平白骗你的钱。”余奕不疾不徐道,“我说过,你那一百块,不是骗,是交易。

    以你这个性子,打了小广告上的电话就敢一个人来,我随便说几句谎话,就可以取得你的信任。

    我真要骗你的话,又怎么会只骗一百块?”

    翁然擦了擦眼泪,感觉对方说的话有些道理,但有了之前的经历,完全不敢相信。

    “你身为我的顾客,假如这次之后,你再被别人骗钱,那我不是很没有面子?”余奕自顾自的继续说着。

    “虽然要把你容易信任别人的性格改掉很难,但是只要你以后准备相信陌生人时想起我、想起今天发生的一切,应该就可以少被骗几次。”

    “当然,这也许只是我的自作多情。”余奕打开钱包,拿出那一百块,递向翁然,“如果你觉得这个礼物不值一百块的话,钱你可以拿回去。”

    翁然愣住了,脑海里闪过刚刚发生的一切。

    对方给她的第一印象,像是一个斯文儒雅的学生。

    随后,表现的又像是个斯文败类,就是一个low到爆炸的骗子。

    可直到这一刻,对方解释了一切之后,她瞬间感觉眼前这位逼格爆炸,还真有几分“大师”风范。

    也难怪这么年轻就敢自称“骗术大师”。

    可是,有了之前的教训,翁然又忍不住怀疑,余奕最后说的这些话是不是还是在骗她?

    “你……”翁然刚想说出心中的怀疑,却猛然意识到,对方的礼物,似乎已经有了一点成效。

    至少不是对方说什么,她就信什么。

    “看来你觉得挺值。”余奕把钱收回钱包里,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时间不早了,接下来,就该去帮你把被骗的钱要回来了了!”

    “今天?现在?”翁然下意识道,“不稍微准备一下吗?”

    “不需要。”余奕脸上又露出习惯性的笑容,看上去有点贱,但又给人一种无比自信的感觉。

    就好像,任何骗子在他面前,都是小菜一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