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将相无双 > 第7章:功名利禄
    东市买良驹,西市买马鞍,南市买马鞭。

    九五与武松,花木兰结伴而行,在县城逛了两个时辰,才算是买到了宝马,把马鞍、马鞭全部配齐。

    “哟,三位公子请了。”

    三人到县城的客栈歇脚,吃些食物填饱肚子!有眼力的店小二立即就迎了过去,看三人牵马,定然不是普通人家的公子。

    “用上好的草料伺候着,少不了你家的酒钱。”武松说道,语气自带威严。

    “公子放心,本客栈早就备好了上等的草料!如今谁都知道,国主有难,飞将军复出!旧部如今多是青年才俊,来县城购买良驹。”店小二点头哈腰的把牵住缰绳,拉着三人的战马往客栈后的马棚而去。

    “哎,可惜了!整个明荣县都没有见到上等的良驹,不是二哥拳头大,还买不走那匹大宛马。”九五回忆街市上的遭遇,不由感慨道。

    此次勤王,买马可不只是飞将军旧部,民间的一些武士也参与了进来,这可是一举获取共勉,谋求富贵的捷径。

    “哼!敢抬价,也要看看某家的拳头同意不同意,不想那糟心的事儿!木兰,秀才,一起喝个痛快。”说着武松一左一右抓起了两人的手踏入客栈。

    刚刚踏入客栈内,就已经人声鼎沸!嘈杂声不绝于耳。

    三人找一个僻静角落处坐下,武松首先要了三坛好酒!这一坛酒有五斤的重量,三坛酒那就是十五斤。

    “再给我上五斤牛肉。”武松吼道。

    “好嘞客官,您稍等。”店小二把毛巾往肩膀上一搭,转身离开接着吆喝了起来:“18?桌客官,三坛好酒五斤牛肉……”

    “二位兄弟,哥哥我是一天不喝酒,嘴里都能淡出鸟来。”武松接着说道。

    此时木兰与九五并没有答话,而是注意着嘈杂的人群。

    “这次勤王诏书,虽然说下诏飞将军出师,但那小将营摆的擂台!就是我们建功立业的机会,打擂分封小将位,可不是只有将门之后有这个殊荣。”

    “谁说不是,当年那些飞将军旧部,都已经老迈!其子说不得没有几人能青出于蓝,若武力太弱,还不是只给一个末等偏将,很难有阵前对将的机会。

    为了旧部的颜面,除非不得已!不会让那些只有某等小将实力的将门之后参战。

    最后都落一个押运粮草的差事,呵呵呵……”

    “那也是父辈的恩德!免了那成为悍卒的凶险,我等也没有什么可嫉妒的。”

    “后天就齐聚悍卒中村,擂鼓聚将!有的昨日都已经去了封将台。”

    整个客栈都围绕着聚将打擂的话题谈论,很多民间的武者都想趁着这个机会,谋求一个出身。

    小将营自编一军,充当中路先锋!当然这些小将都是武艺精湛之辈,阵前斩杀敌将能自领功劳,运气好了就有封侯拜将的机会。

    小将是成为偏将军的开始,以实力化为末等与九等,其中末等小将的武力最弱。但不同的是,不管是几等小将,都有被封侯拜将的机会。

    小将的升迁只看功劳,一场大战之后不管胜败,都会分封!如武松的父亲武德所说,能活下来最低也能给个末等偏将的军职。

    成为了偏将,就等于身有功名!享受国家的优厚待遇。最直观的一条就是:赏金三十,良田十亩免除十年赋税。

    1金:10银:1000铜

    30金足够买一匹良驹或者建设一处拥有东西屋的五间大院落。

    平民百姓想要混功名,有胆量就参军成为悍卒!经过磨练,几场仗打下来就凭借功劳升为十夫长,百夫长,统兵五百人的末等偏将。

    要是感觉自己武艺超群,可直接军中打擂。

    这打擂就有的说了,只要能战胜一名末等偏将,直接被编入小将营!成为中路先锋,阵前斗将杀敌搏一个偏将军位。

    “听说此次聚将打擂与以往不同,飞将军旧部将军还能出征者不过数人!夺得三等小将位之后会立即领兵,最低也是一个偏将,领兵五百。”有武者低声说道,但他的话却让附近的武者听得清清楚楚。

    “客官慢用!”店小二把酒肉端上桌,点头哈腰后离去。

    “哼,这看起来没有国家危机之感,都兴奋的过了头!此次勤王若不能转败为胜,救国主于危难,所有人都是一场空梦。

    这就是所谓的忠义!?”木兰冷哼一声。

    “来来来,喝酒!操心这些作甚,将门之后有几个游手好闲!这一屋子的武者,没有几个能让某家看得上眼。”武松傲气道,他抓起一坛酒排开封泥,把三个酒碗倒满。

    三人举起酒碗仰头一饮而尽!花木兰接着叹息一声。

    九五笑了笑才说道:“什么是忠义!?如今国主危难,上汉国朝不保夕!这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一个机会,我等父辈深受国恩,才会有这忠义二字。

    此次出征狄戎国大将军完颜烈是新起之秀,我担心的是我们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对手。

    国主身边有年少成名的霍去病将军,还有正值当年的卫青将军。

    此二人文韬武略均不凡,特别是霍将军,其勇武恐怕不在武二哥之下。

    但还是败了。”

    咕噜,咕噜!嫌弃酒碗不济事的武松,直接抱起酒坛喝了起来,一顿牛饮之后打了个一个饱嗝,才算是过了瘾。

    武松用筷子夹了一大块的牛肉塞进嘴里,咀嚼了几口吞咽后才回应道:“管他都是谁,某家没有听说过名声,打的赢某家,某家算他是个英雄,打不赢某家!老子一铁棍砸爆他的脑袋。

    要是上阵斗将,大将军给我准备两坛好酒!某家不管他多少后起之秀,先打一轮再说。”

    九五翻了翻白眼,也只有武松敢阵前醉酒如此说话!这本就是一个越醉越猛的家伙。

    木兰幽幽一叹,给自己到了一碗酒再次一饮而尽!她不求功名,替父出征一是为了自己尽孝,二是以全父亲的忠义之心。

    毕竟木兰觉得自己是女儿身,功名利禄对于她来说不过是过眼烟云。

    酒足饭饱之后,三人起身离去!骑上战马返回悍卒西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