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将相无双 > 第3章:巾帼不让须眉
    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不闻机柕声,惟闻女叹息。--《木兰辞》

    夕阳西下,粗布长裙的花木兰在西屋中织布!不由的发出一声声叹息,国主下诏勤王!父亲年迈,旧疾缠身要是再披挂上阵,有死无生!这让她十分担忧。

    “姐姐,你有心事儿!”小花荣抱起一袋棉花放在花木兰的面前。

    “可惜姐姐是女儿身,要是好男儿就替父亲出征去了。”花木兰秀眉皱起,她肤白貌美,不同的是眉宇间带着男儿一般的英武之态。

    花木兰心存孝心,因自己是女人,不允许参军!上没有兄长替父亲从军上阵杀敌,下有兄弟花荣年幼,父亲这一去是九死一生。

    木兰有心替父从军,但自己是女儿身!实在不忍,所以心中愁苦,想要女扮男装替父亲上阵杀敌,恐怕父亲不同意!这可是欺君之罪。

    木兰因此心里愁苦,不知道如何向老父亲开口。

    年迈的花无上此刻在西屋门前倾听,他能明白女儿的心思!推门踏入屋内叹息一声道:“即使爹我同意女儿替我上战场,可木兰毕竟是不懂武艺,能有这个心,爹就会高兴。

    爹出征前给你说一门亲事儿,等爹走后也好有人帮衬一下。

    哎……

    再大些,我女儿木兰就嫁不出去喽……”

    花无上仿佛在对木兰交代后事儿,听到木兰心里更不是滋味!于此她心一横起身说道:“女儿要是会武艺如何?”

    言语间木兰带着男子一般的霸气。

    “这怎么可能?我女不要说笑,要是木兰真的会武艺,能打败爹,那爹让你替我从军又如何?”花无上不信道。女儿每天忙于针织女红,又什么时候学的武艺?花家上阵杀敌得剑术,内力功夫可是从没有教授过木兰。

    所以花无上也是随口一说,以成全女儿木兰的孝心。

    谁知花木兰突然如武者一样抱拳,如男儿一样霸气道:“爹爹,请了!”

    花无上面色变得严肃起来,从女儿的身上他看到了属于武者的气息,面色一沉问道:“木兰什么时候学习的武艺。”

    “女儿请罪!木兰从小见得爹爹习武偷学武艺,已经十三个年头。每日夜深,在村后山林中修炼。”木兰解释道。

    “好!爹看看你武艺如何?”花无上冷声说道。向来武艺传男不传女!女子无才是德,这也是作为女子的本分。

    而此刻花无上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这个女儿,也看出来女儿仿佛早就打定了替自己出征的准备。

    “姐姐!”花荣喊了一声。

    花木兰摸摸花荣的脑袋,跟随爹爹走了出去!父女二人踏入了宽敞的院落。

    “拿着!”花无上扔给木兰自己的剑。

    花无上的无双剑,分为两把!一把是轻短之剑,一把是重长之剑。花家的剑术鬼魅莫测,祖上所传。

    花无上扔给木兰的是一把轻短之剑,他认为女儿虽然看过他练习剑术,不会修得内力!所以即使女儿木兰武艺不错,他也不会同意木兰参军,为的是让女儿木兰打消这个念头。

    “爹爹!上阵杀敌,木兰要用的是重剑。”花木兰突然说道,她能看出父亲的心思!虽然女子不能从军,不能考取功名,她也是苦读诗书!除了针织女红,学文习武也从没有落过。

    “重剑!?”花无上大惊失色!他看女儿木兰,感觉自己想的简单。

    没有一定的内力,单凭一个女子的力量重剑无法挥动!如此他叹息一声说道:“木兰,你习得多少?”

    作为父亲,花无上知道女儿木兰虽然看起来秀外内中,性格上却也是外柔内刚!所以现在木兰虽然双十年华,他也没有强制逼迫她嫁人。

    “爹爹说过:‘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木兰认真道。

    这话是说要言而有信,若花无上不能说到做到,答应她替父出征!花无上就在她的面前失了信誉。

    这话说的花无上老脸一红,不由气怒道:“打赢我再说!”

    花无上把手中的重剑扔给花木兰,自己在身边的武器架上抽出一把重剑!剑尖触地,等待花木兰的攻击。

    “喝!”

    花木兰大喝一声,双手持剑奔向花无上,手中的重剑大开大合,当头对父亲中门劈下。

    这一剑带着泰山压顶之势,无处可躲!逼迫花无上双手猛然握住剑柄,顺势格挡。

    嘭!

    双剑交击,一股猛力冲击的花无上连连后退!气喘吁吁中,双手紧握的重剑拿捏不稳,剧烈的颤抖着。

    “爹爹气力不足!您可是旗牌将军,上阵斗将,遇到年轻力壮的敌首,可能撑过三个回合?到那时女儿失去爹爹,娘亲失去丈夫!爹爹于心何忍?您此次出征一是送死,不能勤王!是上对不起国,下对不起妻小。”花木兰把重剑扔在地上,上前把老父亲搀扶起来。

    “可女扮男装,可是欺君之罪啊。”此刻花无上老泪纵横!女儿的责骂让他无从反驳,这都是事实,可他也不想女儿替自己出征,落了个被砍头的下场。

    如今他不得不承认女儿已经有替自己从军的本领,但可惜的是女儿木兰是女儿身!身份败露无疑是把女儿送到了断头台,他不舍得。

    “爹爹,女儿替您出征,成功勤王救驾!到那时女儿舍弃了那一身功劳便是。”木兰劝慰道,扶着花无上坐在了老枣树下。

    “爹老了,实在无用!爹不怪罪你偷师学艺,行军打仗本来就是男儿的事,你一个女子即使女扮男装也多有不便。”花无上同样在劝说女儿木兰。

    虽然木兰说的是事实,就是自己这把老骨头扔在了战场上!那也比让木兰女扮男装去铤而走险的好,她进的是龙潭虎穴。

    “放心吧爹爹,女儿会万分谨慎,处处提放!再说同行的九五弟弟与武二哥,也会保护于我,您就说木兰是您远房的侄子就行。

    女儿替父出征,改名花木犁。”木兰再次劝说道。

    “哎……原来那两个小子早就知道女儿习武,十几年能瞒得住我们,足以依靠信任。也罢,爹爹同意你去就是。”花无上无奈道,话语间他浑浊的双眼湿润。

    “爹爹休息去吧!女儿还要收拾一般。”木兰说道。

    “明日一起,与九五武松到集市买马,爹也好让你娘给你准备好出征的盘缠。哎……爹去给你去盔甲。”花无上叹息一声,起身回屋而去。

    花木兰看着父亲迟暮的背影,说不出的心酸!还好自己终于能替父出征,为父母尽孝,报答爹娘二十年的养育之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