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将相无双 > 无题
    北幽狄戎国,大将完颜烈进犯我中幽上汉国边陲!我王亲征,屡战屡败。边陲危急,我王危急,我上汉国危急!特诏大将军李广勤王。

    奉王诏书招募全部旧部为后路先锋军:

    旧部偏将军26人。

    旧部旗牌将将军15人。

    旧部马上将军6人。

    旧部中将军3人。

    招募兵甲悍卒5万,备军五日,十日后赴边勤王。

    明荣县城,城门之上勤王诏书高高挂起!城门之下人头涌动,熙熙攘攘,听着知县老爷大声诵读国诏。

    此时知县老爷额头冷汗溢出,他刚刚上任一年!是上汉历765年的举人,受国王恩典接任明荣县知县之职。

    谁曾想原知县李广贤,就是传说中的飞将军!是曾经在二十年前镇守边陲十五年的飞将军李广?其旧部也在明荣县解甲归田。

    想想都细思极恐!幸亏一年来他比较勤勉老实,不然有这么一个庞然大物在,自己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明荣县距离边陲八百里,人口180万余,有飞将军部在此,勤王是最佳的选择。

    清河镇悍卒西村。

    整个村子三千多口人,整个村子是由原征战沙场的老兵解甲归田组成!如同这样的村子有五个,分东西南北中。

    悍卒西村居住飞将军旧部偏将军15人,棋牌将军一人!勤王诏书下达,这16位年过半百的老将齐聚在花老将军家里。

    土坯围成的院落内种着一棵老枣树,枝叶茂盛硕果累累!老枣树下摆放着几张八仙桌,七八条长条板凳,老将军们围坐在一起。

    这些老将军们都是庶民的装束,看起来很普通!怎么看也不像曾经挣扎沙场的将军们。

    “花大哥,如今我们年过半百,虽然是老病缠身!但这勤王不能不去。当年先国主北征,我等为先锋军,冲杀敌阵,死伤过半!把狄戎击退八百里大获全胜,我等各有赏赐,加官进爵。

    国恩浩荡,国主隆恩!如今大将军奉诏勤王,我等安排之后,尽早披挂上阵。”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起身抱拳说道。

    “武大哥,您说的好听!如今你年过六旬,还拿得动当年的铁棍吗?我们是勤王,不是去送死,我们这些老家伙现在是病的病,老的老!要真是上了战场,恐怕没有把我王救出来,我等就死在勤王的路上了。”一名膀大腰圆的五旬老者说道,接着咳嗽了两声。

    此时老将们都一筹莫展,坐在主位年过六旬的花老将军也是叹息一声。

    九将军说的是事实,他们不是老当益壮!如今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他们披挂上阵,恐怕都会落个马革裹尸的下场。

    “东村决定让子替父从军,各位以为如何?”武老将军起身道。

    老将们再次沉默下来,根据国制!子替父从军也是天经地义,他们战功赫赫还不是为了子孙,但征战沙场不是儿戏,他们多少都有些私心。

    “我儿武松,虎背熊腰!有擒虎之能,用得80斤的寒铁棍,在他手中举重若轻,国家有难匹夫有责,既然我儿有这本事,征战沙场又如何?说不得会建功立业,更进一步。”武老将军继续说道,他忠君爱国!话语间有些着急。

    老将军们并没有回应,而是相互低语起来!最后相续起身,对着武老将军一拜,然后齐齐向花老将军一拜,他们是同意了武老将军的提议。

    九老将军说道:“待我考究一番,若我儿还不如我的武艺,那老夫就亲自上阵。”

    “我等如是!”众位老将军躬身抱拳道。

    主位的花老将军叹息一声,看着起身的众位兄弟!他俯首一拜:“我儿年幼,众位兄弟暂且回去,三日之后点将聚兵勤王。”

    众位老将军散去,花老将军双手拖了拖垂胸的花白胡须,呵呵一笑起身肃然道:“老朽披挂上阵,即使马革裹尸也是那棋牌先锋花无上。”

    他们是解甲归田,跟随飞将军李广征战十五年活了下来,从一个老兵积累战功才被封为将,虽然是不入流的偏将,棋牌将军,那也是有身份的将军。

    也因为如此,他们有些娶妻生子很晚,如今近六旬还有近古稀的这些老将军们,大多儿女才刚刚成年。

    他有长女木兰,双十年华!秀外慧中。

    次子花荣年幼,刚过十三!虽然射术精湛,天赋异禀,但却不够参军的年龄。

    所以花无上决定亲自披挂上阵,赴边勤王。

    “子承父业说的好听,如果不是他们这些老家伙上阵!也不过是没有官职的小将而已,会被编成一个小将营,在进行一次校场比试后,才会被封为相应的九等小将位,等有战功后才会论功行赏。”九老将军踏入自家的院落就嘀咕了起来。

    九老将军也是老来得子,已经成年的儿子九五!九五上面有两个姐姐也都已经嫁为人妇。儿子是他的心头肉,虽然他清楚儿子能文能武!但他希望的不是儿子从军,而是能考取功名当一方父母官,如今十八岁已经是个秀才,就等中秋之后去帝都科考。

    九家与花家相邻,而九家旁边是武家。

    “最不济的也能落个偏将的军职!这也是将门之后与普通兵卒的不同之处。九黄老弟,我知道你怎么想的,你儿九五文武双全,也不比我儿武松的武艺差了多少,你要是去沙场有想过后果吗?”武老将军劝慰道。

    武老将军也踏入了自己的院落,刚刚听到九老将军的唠叨。

    武家的院落内,虎背熊腰的武松正抱着重达三百斤的磨盘锻炼气力,看见老父回来把怀抱的磨盘嘭的一声放在地上,说道:“爹!五两银子的盘缠不够儿一顿酒钱,你还要给儿筹一些银两。孩儿现在就去中村见见老飞将军。”

    九家的院落内,主屋的房顶上站着一位嘴角浅笑的青年!开口道:“武二哥替父从军,早就迫不及待见见传说中的飞将军了。”

    九五内心赞叹:‘这就是那传说中打虎英雄武松啊!旁边的花家看着秀外慧中的木兰姐,却是暗中偷学武艺的女强人,绝对的巾帼不让须眉。

    我文强武弱!是三人中武艺最差的一个。’

    “秀才!你还是想想你年迈的老爹,要是你还去考功名就是不孝!武松我没有你这个兄弟,要是你替父从军,到了战场有哥哥我保护你的周全。”武松仰头说道。

    “木兰姐能去,小弟怎么可能缺席!你武二哥武艺再高,也要有我这个脑子才行!我们三人珠联璧合,绝对能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九五背负双手,豪气干云道。

    “你,说我没有脑子!?”武松瞪大了眼睛气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