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姐有病她超凶 > 第13章 少年的猫儿
    徐黔江这个狗东西又去骚扰自己老姐!

    程尤大概明白两人的矛盾出在哪里,再说程罄的精神状态并不乐观,她生怕徐黔江把姐姐气出好歹来,匆忙请了假赶去看望程罄。

    当然,带上好吃的。

    程尤在温州大门口碰到了徐黔江,徐黔江知道她会来,一早就等在了这里,看到人就飞扑了过去。

    “程尤~~”

    “你谁啊!”程尤一个轻盈地侧身躲过徐黔江的魔爪,抬手抵住他脑袋。

    徐黔江哭唧唧地凑过去抱住她的手:“你姐好凶!”

    “你还好意思说!她不是说过不想见到你了吗!想问明白我姐是不可能的了。”程尤生气揪着他领子,横眉怒目说,“我们姓程的做事不需要向任何人解释!”

    徐黔江缩了缩脖子,程尤甩开他的手往学校去,又被他拽了回来。

    徐黔江这次很认真,红着眼眶乞求道:“程尤!我没想逼她,对不起……但,我们谈谈吧,我们好好谈谈好不好?我想知道我该怎么办……”

    程尤深呼吸,烦躁地扔下一句:“明天。现在我要去看我姐,她出了事你也别想着谈谈了,我给你留个全尸。”

    徐黔江:“……”

    他松手让程尤走了。

    他和程尤的关系倒没有这么紧张,以前程尤还是会安慰开导他的,只是他放不下程罄,程尤耐心耗尽,就只能这样威胁他了。

    他明白是自己惹急了程尤,不过他也不怕就是了。

    因为她是真的不凶,虽然嘴贱……

    怕程尤放鸽子,徐黔江还特地给她留了条消息,表示他是很认真的想要谈谈和程罄的事。

    他不是不想放下,如果不是程罄不告而别,而是给他一个完整的结束,他也不至于闹成这样,他不想再浑浑噩噩下去了。

    ……欸等等,那是程罄吗?

    -

    程罄不知道什么时候出了温州大,程尤刚转到美术院,得到消息又转了出去。

    大宝这个狗东西到底怎么当保镖的!不是通知他了吗!转移地点也不说一声!

    程尤愤愤不平,拿出手机时又愣了下……好吧,出来的时候太急,手滑把消息发给少年了。

    这个狗东西也不给她提醒一声!讨厌!

    来到程罄校外的住处,大宝等在门口给她开门,程尤进去的时候程罄正在房间里作画,看样子没什么问题。

    程尤松了口气,找个地方坐下来,程罄听到动静回头看了眼程尤,然后把画了一半的画打了个叉撕下来扔进垃圾桶,姿势说不出的优雅娴熟。

    程尤:“……”

    姐,不至于!

    处理掉画,程罄朝妹妹奔过去,径直倒在沙发上妹妹的怀抱里。

    程尤伸手将她接住,自己也没意识到这动作比姐姐扔垃圾还要娴熟,另一只手拿出拎了半天的甜点:“姐,这是我给你带的小布丁。”

    程罄乖巧极了,起身去接布丁,完全忘了在靳慎鸣前不吃东西的设定。

    “徐黔江他没惹你生气吧?”程尤开门见山,她觉得这傻狗被自家老姐冷落了这么久,应该也有点分寸了。

    程罄听到徐黔江这名字就忍不住皱眉,闷闷道:“我不想看到他。”

    “好吧,我把他从你身边赶走。有什么话要带给他吗?”程尤问。毕竟两人之前的关系很好,程罄还为徐黔江凶过自己……

    “没有。”程罄得到程尤的回复,吃得津津有味。

    程尤宠溺一笑:“好好好,我给你现编一个,好让他死心。姐姐是最近觉得他太聒噪?”

    程罄思索片刻,说:“以前我们是朋友,娇娇很温柔。但他说喜欢我之后就没在意过我想要什么,他在胁迫我回应他,和妹妹以外的人一样……很可恶。”

    “原来是这样啊。”程尤叹了口气,温柔地摸摸程罄脑袋,“其实他没有恶意,他生活的世界和我们不一样,人们给他创造了任性的资格,他也任性惯了。”

    “我不喜欢他了。”程罄冷着脸。她不懂,也不想听这些。

    “好,我们不说他了。”程尤从善如流,靠在沙发上问,“姐姐的男宠怎么样了?”

    “男宠?”

    “嗯,姐姐包养那个人。”

    “他不是男宠,他叫靳慎鸣。”程罄认真纠正。

    程尤眼底露出了笑意:“看起来姐姐很喜欢小鸣,他表现得这么样?乖不乖?”

    “可爱,好看,很乖。”程罄很满意,点头加了句,“省心。”

    她这样说程尤就不太安心了,听起来好像是他故意在刷姐姐的刷好感。

    程尤挑着眉纠结了两秒,提道:“我们明天校运会,姐姐带上小鸣来玩吧。”

    程罄吃完布丁,转头继续倒程尤怀里,闭着眼睛答应道:“好。”

    程尤搂着程罄,想着怎么牵制靳慎鸣的发展,不过没几秒她就放弃了,洒脱一笑,心说程氏就算是倒了,也不关她的事嘛!

    反正她有了自己的势力,不怕养不活姐姐。

    最好使劲作!

    “姐?要睡觉到床上去。”

    “不,抱会儿。”

    “好好好。上次睡觉是什么时候?”

    “有时候……会睡……”

    “睡觉不是有时候这种事啊!不好好休息会变丑的,姐姐也不想变丑吧!”

    程罄皱眉,想到自己会变成一个丑八怪,脸色变得格外严肃:“……我睡不着了。”

    程尤:“……”

    行吧,我嘴贱。

    程尤还是哄着姐姐睡了一下午,做好晚饭又匆忙离开。李延年这个逼找到温州大去了。

    他怎么就这么闲?!

    李延年在门口温州大的门口买了两个手抓饼,又点了两杯烤奶,才到位置上坐下,程尤从远处匆匆走来。

    “程尤……”

    “尤什么鬼啊,你最近不是说要考试吗?干嘛特地跑一趟过来?校运会也闹着要来,能不能低调点有点自制力,你突然出现在这我很困扰的啊!”

    程尤一到跟前就用恨铁不成钢的视线盯着李延年,劈头盖脸一顿抱怨。

    “你追我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李延年觉得不可思议,解释道,“我倒不是想烦你,只是程罄转学后你一直在忙她的事,要不就是应付徐黔江,我怕你累着。”

    程尤愣了下,反应过来迅速钻道他怀里,语气软的软说:“对不起,我没想和你发脾气。你能抽时间来见我我很开心,想吵个架发泄内心的激动。”

    李延年翻了个白眼,把手抓饼塞她手里:“吃吧,热乎的,没放辣。”

    “嗯,少年真好,正好饿着。”程尤接过手抓饼,抬头在他下巴亲了亲。

    小猫一样。李延年心想,笑着揉了揉她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