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姐有病她超凶 > 第12章 姐姐的恩怨
    程罄折腾完靳慎鸣,坐在椅子上津津有味地盯着自己的成品欣赏。靳慎鸣乖巧地站在原地当雕塑,纹丝不动。

    其实他也在看程罄,她拿浸湿的手帕细致地将手上的颜料擦干,视线却没往自己手上看……她睡着了。

    有点突然,一眨眼的功夫她就歪着脑袋睡着了,手里的帕子从空中飘了下来。

    靳慎鸣愣了下,快步上前捡起来,用清水清洗干净,抬头给旁边的大宝投去询问的视线。

    “别吵醒她。”大宝只说了四个字。

    靳慎鸣半跪着看向程罄的睡颜,她的眼底下确实有些青黑,昨晚或许没休息好……

    程罄长得很想程越,那个男人容貌俊朗,女儿的五官也带着父亲棱角分明的轮廓,又如美玉般细腻无瑕……即使是睡着也带着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意。

    大概也没熟睡吧?

    靳慎鸣想着,视线落到她还未擦拭干净的手上,拿着帕子小心翼翼捧起她的手腕,耐心地给她擦拭。

    原来温度也没形象中那么冷。

    程罄手指颤了下,知道是谁在身旁,也没睁开眼睛,安心地继续让意识沉入深处。

    大宝看着她身边屏幕突然亮起的手机,眼疾手快地将打来的电话挂掉,转身走了出去。

    徐黔江好不容易找温州大的美术学院,靠运气找到了在画室的程罄,他手里还带着暖和的饮料,拿着手机的手僵在半空,瞪大眼睛盯着单膝跪在程罄跟前的男生。

    骗人……程尤骗人……罄爷也骗人。

    她为什么要让别人离自己这么近,为什么允许别人碰她?

    明明不是包养……她到底在干什么?

    徐黔江迈出步子,脚步加快奔了上来,大宝也在此时出来阻拦,抓着他的校服让他不能前进半步,解释说:“小姐在休息。”

    “那个人是谁?”徐黔江垂下肩膀,他看到了靳慎鸣衬衫上的红色,程罄身上也蹭了不少,在他出现之前两人或许还玩得很开心……

    明明在她身边的人一直是自己。

    “他是我们小姐的人。”

    “狗!”徐黔江咬牙切齿,捏紧了拳头,冲大宝嚷嚷,“你就这么保护你家小姐的?你看看他在干什么啊!让他离罄爷远点!”

    靳慎鸣对别人的视线不太敏感,但徐黔江闹腾的动静还是传了过来,他下意识侧头往窗外看,一个傻大个正在和大宝发脾气,看向自己时还带着敌意。

    “离我罄爷远点!!”

    靳慎鸣歪头。

    罄爷?

    这两个字在心底徘徊一圈,手指忽然一软,他慌乱侧头看程罄,她冷漠的眉目皱了起来,呼吸有些沉重,还没睁开眼睛,但靳慎鸣知道她是醒了。

    还生气了。

    “罄爷,他是谁?你不要我了吗!”徐黔江冲过来把饮料随手一放,站在程罄身侧质问,看她还握着人家说,上前将靳慎鸣撞开,愤怒道,“离我女朋友远点!”

    靳慎鸣反应很快,回头将球抛给程罄:“这是你男朋友?”

    程罄睁开眼睛,没什么表情地看着徐黔江问:“你想干什么?”

    徐黔江瞬间蔫了,手足无措站在原地,忽然想起什么,回去将奶茶拿回来递给她,若无其事道:“就是来看看你。这是程尤上次给你买的奶茶,你说喜欢……”

    程罄沉默了一会儿,伸手接过来,和靳慎鸣道:“今天就到这,你去忙吧。”

    靳慎鸣心底隐隐有些不安,打量了男生两眼。

    徐黔江是公认校草,颜值是没问题的,英俊潇洒、阳光开朗、一表人才,就是刚刚胡闹的时候有点挫。

    金主大人刚刚没否定,是默认的意思吗?她有男朋友?

    他没待太久,也没插嘴,恍恍惚惚离开了画室,又回头看了眼,只是画室里的两人还在僵持。

    徐黔江忍着不让自己去看靳慎鸣,他怕自己又会发脾气,惹程罄不高兴。他现在可没有胡闹的资本,在这段关系里他一向是卑微的。

    程罄插好吸管,吸了口手里的奶茶,香甜的芒果味和细腻的口感侵占了舌尖,稍微抚平了她心里的烦躁。

    “怎么样?”徐黔江问。

    “嗯。”程罄简单回答,含着吸管没松口,样子还有些乖巧。

    徐黔江松了口气,扬起笑容坐在她身边,语气轻松问:“最近过得怎么样?大学生活好玩吗?”

    “很安静。”她可以专心的画画,有妹妹在身边挺好的,就是太吵闹。

    徐黔江沉默了一会儿,欲言又止,小心翼翼问:“刚刚的那个男人,是你的朋友吗?”

    “不是,他叫靳慎鸣。”程罄回答,抬眸看着徐黔江说,“其实你不该来这里,如果你还抱有什么不切实际的妄想,我不想见到你。”

    徐黔江讪笑,支支吾吾说:“我才没有,只是单纯来看你都不行吗?”

    “我不喜欢,你不会撒谎。”程罄又开始烦躁,她不想承担任何期望,徐黔江想要什么她再也清楚不过,她当然满足不了他。

    可是他总是一次次出现在自己面前,表面装作无所谓的样子,意图却从眼里暴露无遗,他像一条摇尾乞怜的狗。

    程罄很讨厌他这个样子,她感觉自己被绑架了。

    徐黔江垂下头,没去看她,依旧固执道:“你管不着,我想去哪里是我的自由。”

    他一向如此。

    程罄眼底的不耐翻腾,起身低声在他耳边道:“不记住我说过的话,你会后悔的。我只说一次,我不想见你。”

    “为什么?”徐黔江在她起身前抓住她的手,在碰到她肌肤时有些迟疑,最后仍是握紧了她手腕,哀求道,“突然间就把我推开,我想要解释,我不甘心。”

    “我说过不要向我伸手!我不欠你!”程罄反手握住他手腕甩开,顺便踹了脚椅子,把徐黔江推倒在地上。

    徐黔江没有反抗,只是起身时程罄将没喝完的奶茶摔在他跟前,他下意识闭上眼睛躲开溅到脸上的奶茶,再睁眼时跟前一片狼藉。

    他欢欢喜喜买回来的奶茶,成为画室里一滩令人嫌恶的污渍。

    脚步声渐行渐远,徐黔江失魂落魄坐在地上。

    他的欢喜在她眼里怕是也这么不值一提,她将他的真心狠狠摔在了地上……

    他始终想不明白程罄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她为什么会对自己发脾气,他到底哪里做错了,只是喜欢她,想待在她身边都不行吗?

    徐黔江从来没受过这样的委屈,忍着泪给程尤打电话,问她程罄说“不要向她伸手”是什么意思。

    程尤:“谁知道啊。你别琢磨这个了,我给你个更解脱的答案——你踏马再缠着我姐我让我爸弄死你!”

    徐黔江气得摔手机:“呸!狗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