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姐有病她超凶 > 第11章 姐姐很轻浮
    程罄有多好呢?

    纯洁、可爱,又好看。

    靳慎鸣红着脸羞怯地想,看着程罄离开的背影,他无奈地叹了口气。

    他觉得自己可能是坠入爱河了,要不为什么会下意识忽略掉她的坏呢?

    可是好是坏这种东西,本来就很主观。

    靳慎鸣心里被填得满满当当,抚着胸口面带春风地回了宿舍,无视了一批鄙夷又嫉妒的视线,路上还会时不时传来一两句咒骂。

    靳慎鸣沉默片刻,心想他确实要重新布置起来了,毕竟他还要还金主的情,真的做一只笼中鸟可没这能力。

    更何况他还是第一次对一个女孩这么动心,他好歹不能让程罄身边的人小看了自己……

    话说那个程尤到底什么来头?

    他听到不少传闻,程尤是程越亲手培养的继承者,虽然自己能在短短三年内迅速崛起,身家上亿,也算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但和程尤一比,他还是感到了压力。

    要说程尤到底有什么成绩,这他们也说不出来,只是几年前程越在一次晚宴上表示他有意要培养程尤,之后很多场合就少了他的身影,听说是回去陪宝贝大女儿了。

    可这些年针对程氏的势力都混得十分倒霉,不是破产,就是断了手脚怂了吧唧地守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程氏依旧蒸蒸日上。

    这个女人手段了得。

    下次和程罄打听一下这个人物,金主姐姐好像很喜欢这位妹妹,说不定多聊几次能增加好感。

    嗯,金主姐姐这个称呼好可爱。

    -

    次日,程罄再约靳慎鸣到画室,他为此还特地打扮了一番,一身休闲而不缺正式的西装马甲,平日里看着单薄的男人此刻露出腿长腰细的模特身材,格外有型。

    一路走过去,不少女人对着靳慎鸣发出失控的尖叫。

    靳慎鸣挺了挺胸膛,脸上笑容渐深,他非常期待程罄的反应。

    画室,程罄正在和通话,靳慎鸣本来想偷偷靠近她,可大宝对“盛装出席”的他没给一点面子,眼神示意他再靠近一步就要打掉他的牙。

    靳慎鸣只好乖乖站在一边。

    “随便。”程罄挂了电话,回头去找靳慎鸣。

    靳慎鸣见她看过来,下意识扬起了微笑:“早,程罄。”

    程罄点头,然后皱眉。

    靳慎鸣心头猛跳,饶是那张在老狐狸面前稳如泰山的扑克脸都险些维持不住,他暗道糟糕,金主姐姐可能不喜欢这种风格……

    嗯,金主姐姐真不愧是金主姐姐,和那些肤浅的女人截然不同!

    程罄确实没太大的情绪波动,只回身吩咐了大宝一些事,然后去卷起袖子去调颜料。

    靳慎鸣:“……”

    她老是忘记和人打招呼。

    靳慎鸣惴惴不安,小心翼翼问:“你刚刚皱眉,是不喜欢我这样穿吗?”

    程罄动作顿了下,没有回答,继续自己忙活。靳慎鸣叹了口气,蔫头耷脑地靠在墙上,像一朵蔫掉的小花。

    程罄倒不是不喜欢,只是……她对这些没有意见而已,她知道自己要画什么就行了。

    她整整调了一桶颜料,非常随意的将手伸进颜料里检查成果,大宝也回来了,手里还端着一面大块的镜子,放在了他背后的墙上。

    靳慎鸣没低落多久,又好奇的看着程罄准备这些。

    大宝将程罄调好的颜料放在他跟前,程罄走了过来,也不和靳慎鸣说话,一如前天,没有任何交流,她抬起还沾着颜料的手摸了靳慎鸣脖子。

    靳慎鸣屏息凝神,瞪大眼睛看着程罄,心头微微刺痛。

    跟前的女孩并没有和自己对视,她看自己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件没有生命的工具。

    程罄粗鲁地扯乱了靳慎鸣的领口,衬衣也沾上了大片红色颜料,靳慎鸣只是像雕塑一样站在原地,任由她布置。

    程罄动作很慢,一颗颗解掉他马甲的扣子,帮他脱了下来,随手扔在地上。

    靳慎鸣微微回神,心说她不是准备画画吗?现在是要搞什么?不会要给我泼一桶颜料吧……

    到这,思绪戛然而止,程罄对上了他的眼睛,湿漉漉的手指落在了他的脸颊上,缓慢而轻柔地往下滑,滑过下巴,滑过脖子、锁骨、胸膛……

    靳慎鸣身体僵硬,大脑一片乱码。被撩的。

    金主姐姐是怎么做到用这么认真、不含一丝杂念的神情,做出这么欲的举止?

    “程……程罄,你在做什么?”靳慎鸣忍不住了,金主大人似乎还不准备停手。

    “绘画。”程罄不痛不痒地扔了两个字给靳慎鸣,退后一步欣赏片刻,点头表示满意。

    这就是传说中的凌乱美啊,她选的人果然没有错,被她搞得乱糟糟的都很好看,特别是眼睛……越看越好看。

    程罄心情雀跃,嘴角微微一扬,弯腰又捞了把脚边的颜料。

    靳慎鸣无可奈何,特别是他还看到金主大人笑了,他的不满在这一抹笑面前一败涂地,死得干脆。

    不过下一秒他又慌了,因为程罄抱了上来,整个人都贴到了他的身上,女孩柔软的身体和独特的馨香将他包裹起来,靳慎鸣面红耳赤、手足无措。

    金主大人怎么能这么随便!他他他……他还没准备好!

    程罄抱了足够久,她侧着脸贴在靳慎鸣的胸膛上,紧紧揪着他背后的衬衫,血红的颜料在纯白的衬衫上绽放出妖冶的花朵,浸透到靳慎鸣的皮肤上。

    靳慎鸣心跳如雷,没注意到这些,手虚虚的环在程罄的腰间,没敢碰。

    他知道程罄没有那个意思,她的神色一如既往的认真,没有一丝动摇,只是他的心跳太过强烈,虽然被她无视,他还是感到了羞耻和……难堪。

    程罄垂下手,在他背后的衬衫上再次留下了狰狞的血红色痕迹,退开一步,继续端详自己的“绘画”成果。

    靳慎鸣失望地放下僵半空的手。

    程罄没有去纠正他的神态,又捧了一把颜料,抹在了唇上。

    靳慎鸣眉心一跳,无论是程罄诡异的动作,还是对她接下来行动的猜测,他都感到无比惶恐。

    他长这么大以来头一次这么慌张……啊还有,金主大人吻自己手心的样子也太美了,她是仙子吗?

    靳慎鸣的脑子有点混乱了。

    程罄踮起脚,扶着他的侧腰,将唇印在了他的脖子上。

    靳慎鸣:“……”

    还好金主大人选了他当工具人,如果是别人他根本不敢想象,她会和对方做出这么亲密的事……

    话说,她负不负责啊?

    绝对不可能负责的吧!!!

    靳慎鸣乐极生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