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姐有病她超凶 > 第9章 姐姐很烦躁
    温州大学,靳慎鸣收拾完东西从教室出来,而程罄也带着身边名叫大宝的保镖迎面而来,这样的场景使得时间的流动开始凝滞。

    靳慎鸣本身条件就很好,从小到大他很少留意过身边的人容貌如何,程罄是这么多年来唯一例外,即使见了好几次他仍抵不住微微失神。

    琉璃般精致无暇的五官,冷得摄人心魄的气势,眸底是藏着无限危机的执拗和疯狂,她的组合就是一个矛盾体,让人望而却步。

    不过这两天靳慎鸣已经搞明白了一件事,程罄与众不同是有原因的,因为她确实是有病,而且是脑子有病。

    “哇这……这就是美术学院那边转来的大佬吧?”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上学带保镖,程家牛逼……”

    “我腿软了,姐姐好帅,她要女朋友吗?”

    程罄非常自然的无视了一群从教室出来看戏的人,停在靳慎鸣跟前,也不打招呼,伸手从大宝手里接过一幅画递过去,单刀直入:“昨天的作品。”

    靳慎鸣想起昨天群魔乱舞的画面。

    冷酷的金主大人只给了靳慎鸣一个地址,靳慎鸣询问程罄什么时候去,可之后没有再回复,靳慎鸣凭借着悟性没敢和程罄再讨价还价,旷课赶到了目的地。

    大宝将他带到了程罄画室,因为前天的嘱咐靳慎鸣扬起营业微笑和程罄打招呼。

    只是金主大人不太想搭理他,给了他几个字:“嗯嗯,闭嘴。”

    于是靳慎鸣乖巧地闭了嘴,没有服装和姿势之类的指导,他被要求坐下。

    他就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一动不动的看着藏在画板背后金主大人的半张脸,看着她身后时不时进来拿点东西的同学,看着开始在教室外聚集并聊天的好事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冲突,大宝动手打了人……

    叫骂声,打斗声,尖叫声,还有教室里金主旁边放着的手机锲而不舍的来电铃声,比车祸现场还要混乱。

    他目不斜视,看着金主微微低下头调颜料,垂下的眼眸划出岁月静好的弧度,恬静而安然。

    他当时就想,程罄大概是个心理素质十分不错的女孩子。

    直到她放下笔,对自己说好了,让自己回去。

    靳慎鸣离开画室,回头看见吵闹的人都被扔进了画室里,然后……然后她把门给锁了,和保镖没事人一样离开了画室。

    靳慎鸣看着画室里惶恐不安的一群人,终究还是认命上前把金主大人随手丢掉的钥匙捡回来,解救了一群无辜小可怜。

    从那之后,他就确定程罄是真的有病,至少是有交流障碍。

    说到现在,靳慎鸣摊开手里的画,他怀疑金主在耍他玩。这根本就不是画,明显就是精修的摄影作品。

    整个背影呈灰暗的色调,他那天穿的恰好是一件黑衬衫,单薄的身形从阴影中勾勒出来,像是要从画里走出。

    他的脸色有些病态的苍白,虽然是他熟悉的五官,但这张脸乍一眼给他很诡异的感觉,像是悬挂在空中的头颅,他有种在读恐吓信的既视感。

    但画里的人神情很明媚,不知道是那里做了修饰给他这种感觉,他目视前方的样子带着无限的希冀,和征服一切的沉稳。

    很矛盾,就像她这个人一样,却能牢牢锁住他的视线。

    他说不出这幅画给他什么感觉,他不是美术专业的,唯一能确定的便是——精致。精致而自然,仿佛手里的并不是一幅画,根本就是一个装着自己的神奇盒子。

    看靳慎鸣发呆,程罄出声问:“喜欢吗?”

    靳慎鸣后知后觉回过神,回神之后不确定程罄刚刚到底和自己说了什么,他只好捧着画,真诚又有些拘谨的说:“很厉害……”

    不知道为什么,他说完脑里便回忆起程罄牵起自己手腕时冰冷而坚硬的触感,她的手并不如其他女孩子那样细腻柔软,大概是因为画画的缘故吧。

    程罄对靳慎鸣夸赞没什么反应,不咸不淡吐出三个字:“送你了。”

    靳慎鸣一脸懵逼,下意识问:“可以吗?”

    明明是要当金主的模特,现在怎么连成品都送他了?像自己在占金主的便宜。

    程罄看着靳慎鸣,有些无语:“你为什么总是喜欢问一些傻乎乎的问题?一点也不可爱。”

    靳慎鸣:“……”

    不,我也没在跟你卖萌,只是普通的反问一句表示诧异而已!

    “咳,我的意思是,我明明再为你打工……”

    “你这么多理由是不是不想要?”程罄打断他,做了个手势让他跟上,“这是我的东西,我想送谁是我的自由。”

    靳慎鸣:“……那谢谢你了。”

    有点顶不住。

    他只能将画夹到课本上收起来,跟上程罄的步伐。

    还在周围驻足的好事者也满意的散开了,显而易见靳慎鸣这个倒霉蛋还没被开除睡大马路,就是傍上了这位新转来的大佬。

    居然明目张胆的在学校招摇?也是够不要脸的……

    不过能傍上大佬,这也太让人牙酸了吧!果然是个看脸的世界!

    不少觉得自己也有几分姿色的人开始蠢蠢欲动,时刻注意着程罄,可才鼓起的勇气总会被她身边凶神恶煞的保镖一眼刀戳死。

    虽然是美人,还是有钱的美人,但也得有命享啊。

    靳慎鸣回了一趟宿舍放好东西,整理了下没怎么乱的发型和衣领,又匆匆下楼赶回程罄身边,然后和她一起去了食堂。

    程罄开始她的鬼畜对话:“我送你画,你不开心吗?”

    “诚惶诚恐。”靳慎鸣诚实的表示,“可以想象程小姐花了很多功夫,我很喜欢。只是感觉受之有愧。”

    他真的高兴不起来,因为程罄帮他摆平背后的麻烦,他却没能付出相应的劳动,甚至没能取悦这位难懂的金主。

    他怕程罄背后的程越。指不定那位老爹手上四十秒大刀已经饥渴难耐,比划着自己脖子跃跃欲试,打算做点什么不太浪漫的事。

    程罄背过手,抬腿踢了靳慎鸣小腿一脚。

    靳慎鸣没防住她会突然动手,一个趔趄差点没摔着。

    “喜欢为什么不开心?你不想在我面前开心吗?你在自作聪明什么?我表达得已经很清楚了学长,我要你笑给我看。”

    程罄凝视着靳慎鸣,漆黑的眸子开始颤动:“如果这个要求很难,痛苦和愤怒也是我需要的。麻烦做好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