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姐有病她超凶 > 第8章 姐姐的妹妹
    回到沈家,乔成渝告别两位姐妹,朝沈熙递了个眼神,挥手走了。

    沈煦狐疑地看了眼自己妹妹,沈熙无辜脸。

    “到家发条消息。”沈煦和乔成渝说,又补充道,“发群里。”

    “好了,回去吧。”乔成渝看着门口两只目送自己小可爱,心情喜滋滋的。

    看乔成渝离开,沈熙亦步亦趋跟着沈煦,小心翼翼问:“姐,没事吧?”

    沈煦不太明白:“你指什么?”

    沈熙低头绞着手指转来转去,嘀咕说:“我不喜欢姜阳,因为你和他在一起总会把我丢下……我不想你靠近他。”

    沈煦垂眸,掩住眼底溢出的无奈和痛惜,揉了揉妹妹脑袋:“抱歉,我不会了。”

    “嗯……”沈熙抱着姐姐,煞有介事说,“可是乔成渝就可以!姐姐只要不扔下我,其他人都……勉强可以!”

    “我现在还不需要考虑这种问题!”沈煦哭笑不得,屈指敲了下妹妹脑袋。

    卧室门外的沈母无语地看着一对女儿,瞪着眼睛喊:“我说你们至于天天腻在一起吗!快去收拾一下吃饭!”

    沈熙哼了老妈一声,继续跟着沈煦。

    不过等她去洗澡,沈熙转眼就把自家老姐卖了,把信息全抖给乔成渝。

    沈熙是妹妹,从小体弱多病那种,因为父母工作繁忙,两个孩子被送回老家,沈熙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卧床休息,沈煦则比较自由,不过妹妹醒着的时候绝不会离开妹妹。

    沈煦遇到姜阳的时候还是个一年级的小屁孩,因为想让妹妹吃到冰糖葫芦,沈煦拿着零钱自己一个人外出,结果迷路了,遇到同村的姜阳又没心没肺地和人家玩了一天才知道回来。

    不过那天之后姜阳就搬家了,两人也就再也没见过。

    大概两个月前,温州中学的篮球队向民办中学发出挑战,沈煦和程尤等人去凑热闹,两队人还打了起来。

    当时沈煦还看得乐呵,姜阳就从混乱的队伍里冲了出来,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热情地抱了沈煦一个满怀。

    程尤当时很有意见,因为在打架时她还和沈氏姐妹讨论姜阳比自家少年还要精致俊美的一张脸,然后她就直勾勾的看着这颗大白菜撞到了自家猪头姐妹怀里。

    当时场面一度十分混乱,沈煦十分懵逼,不过之后姜阳请几人吃火锅赔罪了,又得知了这家火锅店是姜阳经营的,沈煦和姜阳顺理成章的相认,成为了好朋友。

    不过之后沈熙因为经常在休息时间被老师叫去讲题,沈煦闲着无聊就去姜阳店里玩,结果两人感情进展十分迅速,沈熙发现姐姐不对劲后感到了危机,然后……

    然后就冲去砸了姜阳的店,沈煦之后就躲着姜阳了。

    沈熙现在身体当然比以前要好很多了,除了运动白痴也没什么大碍,但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她都是和姐姐两个人度过,就连父母都不及她和姐姐的关系亲密。

    沈熙对姐姐有一种几乎疯狂的占有,相同,沈煦对妹妹也有者近乎病态的宠溺。

    乔成渝了解到的情况是,姜阳对沈煦是什么心情暂且不明确,但沈煦确实喜欢姜阳,只是不知道喜欢到一种什么程度。

    乔成渝又想起当时学校组织的秋游,沈煦向自己请教了一些奇怪的问题,他当时就觉得沈煦是对谁动心了。

    他和沈煦同为温州中学学生会副会长,高一开始就水火不容,同学戏称神域CP,沈熙把这件事告诉他无非就是让他抓住了沈煦把柄,不过乔成渝还没这么坏的心眼。

    沈煦是一个很理性的人,乔成渝可以说她和自己真的很像,他们的争锋相对很大一部分都是这个原因,他倒是不怕沈煦会做出什么傻事。

    但万一呢?

    乔成渝沉默了半晌,笑了。

    他居然有些期待这个“万一”,那可太好玩了。

    -

    程尤这边,她蹦跶到自家门口,立刻换了副温良贤淑的模样,袅袅婷婷地往宅子里走。

    程越在客厅里看杂志,修长的身姿陷进沙发里,贵气逼人,无时不刻不散发着大佬的气息。

    程尤尽量不去看那尊佛爷,程越刀削般俊朗的眉目却轻描淡写的一抬,磁性中带着压迫感的嗓音在寂静的空间响起。

    “去看过程罄了?”

    程尤认命转身走到他身边,答道:“周末的时候去看过一次,她玩得还挺开心。周三我试着约她回家一趟,顺便看看我们学校的运动会。”

    “挺开心?”程越不满。

    程尤闭嘴,垂着肩一脸无辜的看着自家便宜老爸,不过没多久就被他杀气腾腾的一双眼睛打败,开口道:“找到了满意的新玩具呗。”

    程越终于移开了视线,漫不经心地翻了一页手上的杂志:“叫什么名字?”

    “你这么问肯定查过了吧?靳慎鸣。”程尤答道,“我姐是光明正大的以程家的身份包养靳慎鸣,他背后的麻烦只是大学的一些纷争,倒不至于会牵扯我姐。”

    程越横了便宜女儿一眼:“你就是这样办事的?”

    “没,姐姐那边我当然时刻都注意着,甚至是舆论动向,只是懒得和你说这么多。”程尤无视老爸的眼刀,语气逐渐放肆。

    “靳慎鸣可以靠近程罄吗?”

    “可以,我姐在把控别人这方面是非常优秀的,如果靳慎鸣真有可能对我姐不利,我最多也就帮她清理一下烂摊子。”

    “嗯,让她好好玩吧,钱从我账户里出。”程越放心的继续看杂志。

    程尤交代完,转身就走,大摇大摆。

    程越抬眸看她没心没肺的样子,又开口叫住她:“你在和那个李家的私生子搞什么?”

    “谈恋爱啊。”

    程越没眼看,收回了视线:“过去和你母亲打声招呼。”

    程尤加快了脚步走回卧室,装作没听到。

    简沉木冷着一张脸从主卧出来,顺道叫了管家去准备宵夜,也不看从背后错身而过的女儿,径直侧坐在丈夫身边,扶着腮似笑非笑的看程越。

    “都说了你没必要逼她做这些。”

    程越放下杂志,垂眸将妻子揽过来,修长的手指在她妩媚的一张脸上缓缓摩挲着:“不是怕你无聊吗?”

    “呵,还好意思说,你这女儿心思一个比一个难猜,程尤是才是最麻烦的那个。狗男人基因真是强大,没一点遗传到我的。”

    程越忍俊不禁,将唇印在简沉木张扬的眉眼旁:“程尤最像你,特别是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