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姐有病她超凶 > 第6章 姐姐的英姿
    程尤和沈煦是一班的人,两个男生在二班,两拨人在门口分开,乔成渝目送沈煦背影进教室,转身也回了教室,顺便拉了失魂落魄的徐黔江一把。

    “我看你被拒绝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每次都这副鬼样子干嘛,你得先学会成长啊。”

    徐黔江咬牙切齿,从牙缝里憋出字:“程罄她包养了小白脸!!”

    那个家伙明明不许任何人靠近!自己是唯一的例外,她甚至一而再再而三告诫自己不要离开她,但毁约的却是她自己!

    而且她马上就去包养了别人!找到了新玩具……她要的到底是什么?一个永远不会违抗她的人偶吗?

    徐黔江想起程罄最近频频警告他不要伸手从她身上要什么,只觉得心如刀割。

    他只是喜欢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你清醒点。”乔成渝看他这样子实在心烦,又得苦口婆心劝,“你实在觉得她对不起你就找时间去当面问,一个大男人不要像个怨妇一样,一点担当都没有。”

    徐黔江生气,狠狠瞪了乔成渝一眼:“你有你有!你聪明绝顶运筹帷幄天下无敌!怎么没把沈熙追到手!闪一边去!”

    乔成渝心塞,他不就给他想个法子嘛,干嘛朝他发脾气……

    -

    隔壁班,沈熙正对着下节课要交的作业抓耳挠腮,眼角挂着泪珠要哭不哭的。

    沈煦回到位置,看她那个怂样没忍住敲了下她脑袋,问:“哪里不会?昨晚来我房间又不好好问,脑子里净装些乱七八糟的。”

    “嘤!问你干嘛!你就会抄程尤作业!”沈熙愤愤不平,哭唧唧地把自己作业本抢回来,伸手去拉跟前的程尤,“小尤,借你数学作业抄抄。”

    程尤板着一张铁面无私的脸瞪她,又小心翼翼瞄了眼旁边黑着脸的沈煦,温柔道:“你姐在这我哪敢给你抄,哪里没写完?我教你吧。”

    沈熙吸了吸鼻子,甜甜地凑过去蹭程尤:“小尤真好~”

    程尤眉心一跳,连忙把她推开,嫌弃道:“你赶紧离我远点,没看到你姐要杀人了吗?”

    “我不杀人。”沈煦抱着手漫不经心道,扭头和妹妹说,“想听八卦吗?程尤她姐包养了靳慎鸣。”

    “啊?妙哉妙哉~”沈熙摇头晃脑,笑得十分愉悦。

    程尤黑着脸:“我说你们能不能别对我阴阳怪气的,沈熙我在和你讲题啊!你没看到你姐用心险……”

    “更好玩的是徐黔江的反应。你也发现他没和程尤上台对吧?在底下哭得可惨了,还拉着程尤锲而不舍问程罄的消息。”沈煦不咸不淡说,打断了程尤。

    沈熙煞有介事道:“程罄这种臭木头突然去包养靳慎鸣就很可疑!而且听说靳慎鸣长得惊为天人?小尤,他是不是击中你的小心脏了?”

    程尤看她们俩联合起来,耷拉着脑袋生无可恋:“没,我爱少年。”

    “哼!”沈熙嗤之以鼻,拍桌高声道,“你那点小花花肠子还想瞒过我们!你姐包养靳慎鸣就是你安排的对不对!还顶着一张无辜脸看徐黔江要死要活的样子,歹毒!”

    沈煦:“嗯,还背叛了男朋友,夺笋啊。”

    程尤:“……胡说八道的本事实在如火纯青,程某佩服。我要记在小本本里。沈熙,你姐和姜阳的事怎么样了?”

    “这个啊~”沈熙兴致勃勃,屁股下的椅子突然一晃,她顿时缩回去,扒拉着作业讪笑,“不知道不清楚和我没关系。”

    程尤看着冷着脸的沈煦,嚣张大笑,吐舌气她:“自己还有一摊烂事就想损我,哼!活该!”

    -

    下午,乔成渝邀请沈熙出去玩,沈熙屁颠屁颠叫上自家姐姐,又随口拉上了程尤。出教室又被徐黔江跟上,五位俊男靓女浩浩荡荡出了校门。

    程尤在跟前抱着手,斜一眼徐黔江,又瞅一眼乔成渝,和他道:“你还记得徐黔江这个逼当初意气风发的样子吗?”

    乔成渝翻了个白眼:“你就会吐槽,怎么不帮帮他?”

    程尤竖起手指打断他的话:“我说帮当然能帮,一切尽在掌握!”

    乔成渝好奇的看着程尤,只见她回身拦住徐黔江,流里流气道:“我的小笨蛋,我自己说包养其实就是个调侃的说法,你自己思想不纯洁可别怪我姐。”

    徐黔江一头雾水,瞪着程尤道:“那你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是我说什么意思?程罄是什么人难道你不清楚吗?自己的判断力死了吗?听我一句逼逼连问也不敢就要死要活的,蠢不蠢!”

    徐黔江面红耳赤,恼羞成怒:“你!你这是倒打一耙!没事干嘛说这种话吓唬我!!”

    程尤沉默了两秒,煞有介事说:“我真的只是觉得这样说很好玩嘛。”

    徐黔江挥手要给程尤一个脑瓜崩,程尤向后一仰,转身溜了出去,还贱兮兮地喊:“明明是你蠢!你和我姐之间的信任脆弱得可怜!徐黔江大笨蛋!”

    乔成渝看着一前一后跑出去的两人,高瘦的小身板打了一个冷颤,吐槽说:“我们的校花私底下就跟个熊孩子一样,明明贱得不行还喜欢卖萌,可怕。”

    沈熙凑上去踢了乔成渝一脚,鼓着小脸义愤填膺说:“不许在背后说小尤坏话!坏蛋!”

    乔成渝顿时喜笑颜开,抬手揉了下沈熙发顶,极温柔的开口:“好好好,不说了。我当然是开玩笑的,沈熙同学别怪我……”

    沈煦抬腿,朝乔成渝大腿根狠狠蹬了一脚,凶巴巴道:“再乱动,废了你手脚!”

    乔成渝撞到树干上,皱着脸吸了口冷气,揉着被撞到的手臂委屈巴巴地看沈煦。

    沈熙一脸天真无邪,乖巧地挽着姐姐手臂走了,软软的撒娇道:“姐姐比平时反应慢了两秒,刚刚是不是走神了!”

    “嗯,抱歉,我再去踹他一脚。”沈煦格外宠妹,细心理好妹妹被乔成渝揉乱的发顶,气势汹汹地转身去揪乔成渝。

    “你又干嘛!我撞得很痛的!能不能别打人!”

    “你的手觉得不好使我不介意帮你废了!”

    “神经病啊!我就摸了下头!”

    “你跑什么!?我也只是摸一下你的手,不行吗!!”

    沈熙原本是笑眯眯地看着自己帅气的老姐追出去,听到这句话顿时气得跺脚,在后面嚷嚷:“姐!你注意点!别说这么羞耻的台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