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姐有病她超凶 > 第5章 妹妹的朋友
    周一开学,沐浴在晨曦中的温州中学传来了朗朗的读书声,隔壁活动楼格外冷清,唯有学生会的办公室开了门,几位穿着秋装校服的少男少女们聚在一起开会。

    程尤坐在靠门口的位置走神,嘴角噙着若有若无的微笑,朝阳在她惊艳的脸廓描绘出金边,色彩动人心弦。

    不少人忍不住偷偷打量他们家可爱可亲的校花。

    “程尤,你姐呢?”

    程尤回神,掀起眼帘看了眼走廊进来的男生。

    徐黔江从旁边拿过椅子放在程尤身边,高大的身型往她身边一缩坐下去,像个柔弱的小可怜眼巴巴望着程尤。

    程尤嫌弃地收回视线,叠起来的二郎腿放下来,换了个方向,默默离他远了点:“退学了。”

    “什么?!”徐黔江猛地站起来,差点带翻了椅子。

    突如其来的动静让会议桌上的人停止了讨论,纷纷惊疑地朝两人看来。

    沈煦拿起手边的活动门钥匙反手朝徐黔江脑门掷过去。

    “诶呦!”

    “无关人员出去!还有你程尤!把钥匙拿回来!”

    沈煦对面的乔成渝同情地看了眼自家哥们徐黔江,默默用笔记本挡住脸。

    程尤满脸无辜,看了眼面无表情锁定自己的小姐妹,酸溜溜捡起弹到怀里的钥匙扔回去。

    “好凶!学生会的人都好凶!”徐黔江哼哼唧唧,转身离开了办公室,顺便拖走还黏在椅子上的程尤。

    程尤憋笑:“没,她生理期吧,谁叫你惹她。”

    “她一直都这么凶!明明她妹妹这么可爱!”徐黔江絮絮叨叨吐槽,把程尤拉远了些,最后咸鱼般往墙上一靠,哀求道,“你姐退学去哪了?她就这么恨我吗?”

    “可能是你逼太紧了吧。”程尤幽幽回答,抱着手看向楼下。

    不仅仅是徐黔江,程尤觉得自己也有错。

    程罄初来学校就认识了徐黔江,而且只和徐黔江玩,关系比她还好。加上徐黔江对程罄一见钟情,她看两人相处得和谐,很乐意帮徐黔江撮合。

    不过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程罄对徐黔江的态度急转直下,甚至有次差点伤害到徐黔江,再之后就完全不顾旧情,和父母提出了退学。

    程罄到底在想什么,这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个迷,不过程尤这时候倒不担心自己姐姐状态如何,毕竟她很快就找到了新玩具。

    现在该安慰的人是徐黔江。

    多好的一个孩子啊,一片深情付给了神经病……

    程亦然扼腕长叹,上前拍了下徐黔江肩膀,和他并肩靠在墙上。

    “我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好像做什么都是错的。”徐黔江一个大男人蜷缩起来,捂着脸闷闷道,“突然就回不去了,做什么都无法挽回,这种绝望……很痛苦。”

    “我劝你先冷静一段时间吧,这段时间好好想接下来的校运会,校运会之后的考试,你再纠结下去也不可能得到什么满意的答案。”

    程尤语重心长:“你敢豁出去追求我姐,也该有失败的觉悟和准备。你才十几岁,不是输不起。”

    “我知道……可是,能告诉我她在哪吗?过得怎么样?”

    “温州大学,包养了靳慎鸣。”

    徐黔江一愣,哀伤的神情龟裂。

    同一时刻,集中的铃声在校园上空响起。程尤踹了他一脚:“收拾一下自己,等会儿要上台。”

    他们是学生代表,待会儿升旗之后还要在全校面前讲话呢。

    徐黔江觉得这有些困难,他抓着头发风中凌乱。

    暂且不管靳慎鸣是谁,程罄她……包养!了小白脸!这也太快乐了吧?她一个画画的呆子到底是怎么做出这种事来的?

    程尤教的?

    学生会的人从办公室里出来,程尤自己劝不了他,转身去叫住跟在沈煦后高高瘦瘦的男生:“咸鱼,过来看着你兄弟。”

    乔成渝卷了卷手里的笔记本,闻言抬头看向程尤,顿时露出苦瓜脸:“我能干什么?他最近简直疯了。你姐真不愧是你姐,留下烂摊子拍拍屁股走人,心真狠。”

    说到程罄,程尤嘴角一抿,压下翘起来的弧度,转身去找沈煦。

    沈煦确认了一遍手里的策划书,小腿一疼,她眼皮子一吸了口冷气抬头,看向跟前人畜无害的程尤。

    程尤抿着唇,本来想扮委屈恶心一下小姐妹,见她苦大仇深的一张脸,自己先绷不住笑了。

    “哈哈哈,不是,抱歉,我看到你这个表情就想笑……太好玩了。”

    “你神经病吗?”沈煦拿笔用力戳了戳她脑袋,“找抽呢!自己一个人就敢惹我,谁给你的胆子!”

    “诶哟诶哟!我笑怎么惹你了?”程尤挡开她的手揉了揉脑袋,无赖道,“我只是突然想到了高兴的事情。”

    “什么事情?”

    “我姐包养了靳慎鸣。”

    沈煦眉头一扬,眯眼斜向她:“哟!你教的?”

    程尤:“……诶?感觉有被冒犯到。”

    沈煦难得露出笑容,最后敲了下她脑袋,嘀咕道:“不错,还是有点自觉的。”

    “你敲什么啊你敲,再敲我也是年级第一,敲不傻我的。”

    “程尤,你知道自己为什么欠揍吗?”

    “你们嫉妒我!诶呦!搞毛啊!暴力女!”

    升旗后还有讲话,布置好这个星期校运会的安排,集中的学生解散开来,往教学楼的方向涌。

    乔成渝若有所思跟在沈煦后面,笔尖一转,犹犹豫豫地,往她肩上一点,又避开视线收回。

    沈煦侧头看他一眼:“什么事?”

    乔成渝蹙眉,瞄了眼缠着程尤的徐黔江,眉头拧起来,低头看向沈煦。

    沈煦叉腰,嫌弃地看着他说:“你脸上的戏能不能像你脑子里的神经一样少一点?到底说想什么?”

    乔成渝无辜,微微耸起肩膀,整个人看起来顿时稳重了不少,低声询问她:“听说你和那位民办校草在交往,最近你状态不太对劲。”

    沈煦噎了下,避开他视线转身跟上程尤,不咸不淡扔下两个字:“没有。”

    乔成渝不置可否,只稳重一会儿就变回了原本懒散的模样,说:“没有什么是一盘游戏解决不了的事,有就两盘。放学群上见。”

    群上见是什么鬼啊。

    沈煦不知道哪里有笑点,可就是没忍住笑了出来,回头没头没脑和乔成渝说了句:“诶,你知道吗,程尤她姐包养了个小白脸。”

    乔成渝愣了下,错愕道:“不是吧?程尤教的?”

    “噗!哈哈哈~”沈煦猖狂大笑。

    程尤回头看了她一眼,一头雾水:“咸鱼,她疯了吗?”

    乔成渝神色复杂地看着程尤,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