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姐有病她超凶 > 第4章 妹妹的少年
    阳光明媚。

    这四个字本来就能让人感到明朗,无需多余的修饰。

    程尤觉得自己是个俗人,阳光下的温州如何美丽,释放出怎样宜人的古韵,也不比她眼里的少年好看半分。

    阳光明媚下温柔的少年,美好得犹如一幅浓墨重彩的水彩画,线条力透纸背,仿佛将要深刻进心里,如果说整幅画上唯一的败笔是什么……

    那就是她的少年在摸别的女人的手。

    程尤背着手,释放着禁卫军抄家的凌厉气势迈入街边一处不起眼的中药店,柜台旁是在把脉的李延年和一位面上毫不掩饰心猿意马的少女。

    “有点事,麻烦让让。”

    虽然架势唬人,但程尤说话格外客气,像把手里杀人的刀往跟前一搁,然后风轻云淡的让你滚。

    对方不敢不滚。小姐姐也不知道为什么非滚不可,或许是她身上碾压过来的资本主义腐朽气息,或者说像是欺男霸女的纨绔子弟,肉眼可见的嚣张。

    惹不起。

    程尤吓走对方,拉着少年进了卫生间,二话不说给他搓手。

    李延年很无奈,是浮于表面的无奈,眼底是跳跃的期待和宠溺,闷声问她:“程尤,你干嘛?”

    “你来这里干嘛?”程尤头也不抬地反问,一边用力搓着他的手,好像非要给他搓掉一层皮才肯罢休。

    “我说过我会把脉,你怎么不相信?”

    “你下次要是还出现在这里,我就拆了这家店。”

    “把个脉而已,小猪猪生气了?”李延年似笑非笑,手指弯曲,钩住她搭在指间的手指。

    女孩声音清澈,甚至带着点酥软人心的稚嫩,一点也不凶,他听得只想亲亲她。

    “你踏马才是猪,别再叫我猪。”程尤打开龙头冲洗他的手,冲干净又拿出手帕细心擦拭,仿佛他真的碰了什么脏东西。

    李延年眉头一拧,咂舌警告她:“别说脏话。”

    警告完,程尤没搭理他,收好手帕低下头,在他的指尖落下一个柔软而炽热的吻。

    酥酥麻麻的触感一路传到心底,他心跳快了两拍,抬起她下巴俯身,在擦到她鼻尖时又猛然回神,无奈笑了下,深吸了口她颈侧芳香的气息,拉开了距离。

    程尤蹙眉,抿直了唇瓣,眼底的不满直直扔给少年:“给你机会解释自己的行为。”

    “十五。”李延年扔出一个数字,用刚刚被洗得清凉的手牵着她的手腕,一起出了药店。

    程尤面无表情:“十五怎么了?我明年也十五,我十五年后也十五。我们小仙女和你们凡人能一样吗!十五怎么了!”

    李延年面色惆怅:“太小了。”

    这是他一生的痛,他从没想过和自己同一年级的女朋友实际年龄居然比自己小了三岁,整整三岁啊!!

    程尤不依不饶:“你什么意思?觉得我哪里小?为什么别的小朋友都有我没有?我踏马甩了你……”

    李延年揽着她肩膀,低下头安抚般在她唇上亲了亲,揉揉后脑勺:“乖。”

    程尤喜上眉梢,没被敷衍到,笑着问:“今天有什么安排吗?”

    “喝茶。再听听小曲。”

    “今天不喝,我们去看电影。”

    “看什么电影?”

    “不重要,不过透露给你一点点吧。”程尤俏皮地眨了下眼,“少年想知道吗?”

    李延年从善如流,倾身在她额角吻了下,重新问:“什么电影?”

    程尤心花怒放,双手一拍,欢笑着高声道:“是你最喜欢的动画片啊!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李延年顿了下,吐槽说:“你看看你,我之前还说你是小朋友你不承认,幼稚鬼。”

    程尤:“……”

    啧,哄不好了。

    李延年看着气鼓鼓的人,轻笑出声,不紧不慢跟着她后面。

    来到电影院门口,俊秀的少年被众人围了起来,程尤闷闷回身将自家少年从人群中拉出来,一边煞有介事给李延年建议:“你以后出门能不能套上麻袋?”

    李延年低头看了眼自己帅气清爽的打扮,笑道:“吃醋?”

    程尤沉吟一声,没说话,面无表情往电影院里走。

    “怎么这么爱生气。猪猪,小醋坛子。”李延年把人拉进怀里,哄孩子似的揉揉她柔软的发顶,柔声道,“不气了不气了,看完电影哥哥给你买冰糖葫芦吃。”

    “没气……”程尤嘟囔着拿开他的手,“在想事情。”

    李延年闻言十分诧异:“哈?真的假的?为什么?”

    程尤心塞,长长叹了口气:“少年,我在你心里究竟是什么形象啊?“

    “小孩子。”李延年笑着答,“阴晴不定那种。”

    “半斤八两吧。”程尤斜了他一眼,拉着他到位置坐下,忽然问道,“少年,你认识靳慎鸣吗?”

    “靳慎鸣?耳熟……哦,想起来了。不是你们温州的优秀青年吗?二十出头就身家上亿……”李延年托着腮,无不嫉妒的喃喃,“头脑好就是不一样,人比人气死人。”

    程尤摇头晃脑:“少年,你的消息不太灵通,现在这位人物已经破产了。”

    “破产?”李延年诧异地看向程尤,疑惑对方怎么会破产,也不清楚程尤为什么和他讨论这件事……或许他隐隐有正确的预感。

    “对呀,在商界摸爬滚打就是这么可怕,可能你上一秒风光无限,下一秒就……”程尤顿住,意味深长地看了李延年一眼,耸肩,“危机无处不在。”

    李延年对别人的起起落落不感兴趣,只是目不转睛的看着她:“所以你想说什么?”

    “我姐包养了靳慎鸣。”

    “包养?程罄?”他觉得这些字眼组合起来让他觉得难以理解,“包养小白脸是技术活,谁教她的?”

    “我姐无师自通。”程尤说到这个又想起那天在地下室的事,忍俊不禁。

    “所以呢?你在打击你未来丈夫的积极性吗?”

    “诶?不好吗?包养。”程尤兴致勃勃,“你应该了解一下破产的靳慎鸣,你就会知道我们程家究竟是什么样的庞然大物。抱紧媳妇的大腿不好吗?”

    “不好。”李延年给了程尤一个白眼,觉得不解气,又曲着手指在她脑袋上敲了下,“你都说了那是包养。你未来老公我,是想和你谈正经恋爱。”

    “不是包养,少年当然可以挣钱,少年的脸这么好看,可以进军娱乐圈!包在我身上!”

    李延年不想搭理这个小鬼,并再次敲了下她脑壳。

    他当初怎么就答应了这个家伙?因为甜言蜜语还是会撒娇?算了,跟小孩子计较什么,再养两年说不定就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