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姐有病她超凶 > 第3章 姐姐的恩赐
    没有办法谈判,对方根本就没有把他放在平等的位置,只当作自己的东西,他做什么程罄并不会给予尊重,只会因他的“不听话”而恼怒,像对待一条狗。

    靳慎鸣生无可恋了,只问她:“你想要什么?”

    程罄的回答很平静,也很任性,她说:“陪我玩。”

    靳慎鸣:“……”

    只是这样?

    还真只是这样,而且这样说还有些欠妥,程罄只是带着靳慎鸣逛街,和书中壕无人性的霸道总裁一样,靳慎鸣看到什么程罄就给他买下什么。

    靳慎鸣觉得心惊胆战,他不想再欠下更多的钱,问她说:“你这是在干什么?”

    程罄将刚买下的手表从盒子里拿出来,修长的手指漫不经心摊开表链,牵起他的手。

    靳慎鸣全身一僵,鸡皮疙瘩密密麻麻冒出来,与此同时,他还发现女孩子的手并不如别人口中说得这么柔软……

    程罄把手表给他戴好,满意地打量了两眼,抬头看他表情:“不喜欢?”

    “你要包养我?”

    程罄歪头,不耻下问:“包养是什么?”

    “不是吗?”靳慎鸣追问道,“为什么要帮我,为什么是我?”

    程罄被他一连串的问题问得有些烦,这个人只会问问题不会回答自己的话,果然还是让他变成哑巴算了。

    她恨恨想着,转身带他进了餐厅。

    靳慎鸣当然察觉到了她的情绪。跟前的人表情虽然不多,但她的眼神和一些小动作表现力却格外鲜明,眉头一皱就能让人感受到压力。

    他不想惹怒她,免得自己又会被她扔到房间不闻不问关上几天,这种精神折磨绝对要比群殴要来得可怕。

    只要顺着她就好了,自己想知道的不能急……顺着她。

    靳慎鸣做好心理准备,捏紧拳头跟着她进了餐厅。

    坐在程罄跟前,他视线扫到手腕上精致的手表,和她搭话说:“谢谢你送我这个,我很喜欢。”

    程罄反应很快,抬头掀起眼帘看他,顿了下,吐出一个字:“笑。”

    靳慎鸣条件反射的露出微笑,后知后觉还想不通自己为什么就笑了,然后就真笑了出来。

    程罄出神的看着靳慎鸣干净的笑颜,指尖划过下颚轻轻抵住嘴角,说:“麻烦我已经帮你摆平了,今晚要好好睡觉。”

    她觉得对方的状态可以更好些,虽然靳慎鸣确实精致好看,可他神色里还掩藏着焦躁和疲惫,使这个笑容并不如她预期的那样惊艳。

    靳慎鸣愣了下,眼眶有些没来由的有些发热。

    他最近一直被追债,连死都不敢想,还是有人第一次用如此真诚直白的视线看着他,让他好好睡觉,说她摆平了一切。

    这个女人怎么回事……

    他沉默了一会儿,点头道:“我很感谢你做的一切,之前把我关在房子里……或许是一场误会,我会忘掉。你给我的帮助,我会以百倍奉还。”

    说完,他郑重的敬了程罄一杯。

    程罄指尖放在桌上轻敲,托着下巴将他的一举一动收入眼帘,没头没脑说:“一个月。”

    靳慎鸣茫然:“什么一个月?”

    “这一个月里,你是我的。”程罄说完低头拿出纸笔写写画画,没再搭理他,也不容许打扰。

    靳慎鸣乖巧的坐在原地,等待答案。

    没一会儿,程罄将画好的素描递给靳慎鸣:“做我的专属模特。”

    靳慎鸣接过画纸,流畅的寥寥几条画线勾勒出一副惊艳的画面,温柔的笑意冲淡了背景的冷硬,明明是自己在熟悉不过的一张脸,他还是没来由的感到了治愈。

    他还是第一次被画在纸上,这样的感觉有些奇妙。当然,比这更奇妙的是这副温柔的画作出自跟前冷冰冰的人。

    “你是……美术系的学生?”他记得那时候她叫自己学长。

    “是。”程罄言简意赅。

    “你会用这些画做什么?”

    程罄不解:“画除了用来看,还能做什么?”

    “发布到网上之类的……”他说着有些犹豫,低头看了眼手里的画,下意识觉得这个手艺很值钱。

    “不,只会摆在教室显眼的地方。”

    也对,她不差钱。靳慎鸣抿唇,有些尴尬,把画还给她,一边问:“只是当模特?”

    程罄沉默的看着他,认真道:“相信我,你甚至当不好模特。不要问这种不自量力的问题。”

    靳慎鸣捂脸,他被怼得有点心碎,小声抱怨说:“你必须要这么凶吗?”

    程罄:“但你蠢起来又不讨喜。”

    “……”靳慎鸣扶额,他觉得对面的人可能脑子有点问题,想要正常交流都十分费劲,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公主病吗?

    “请问我能做些什么?”寄人篱下,靳慎鸣忍了。

    “听话。会有安排。”程罄指了下旁边给靳慎鸣买的一些东西,“吃完拿上,回去好好休息,明天请容光焕发的来见我。”

    “好。”他点头,最近实在发生了太多事,他必须要好好梳理,无论是自己的债务问题还是跟前这位程家的金主……

    事情看起来不至于太糟糕。

    “程小姐,能把刚刚那幅画送给我吗?我很喜欢。”

    程罄随手递给他,吃了口面,再次抬头,熟悉的命令道:“笑。”

    “噗!”靳慎鸣差点笑出声。

    为什么有一瞬会觉得……这个家伙特别萌。

    这次的笑比上次多了点羞涩的感情,程罄很满意,微微颔首,态度十分明显的变得友好了,轻声说:“叫我程罄。”

    -

    靳慎鸣大包小包的从豪车上下来,关门前一刻还能看到程罄微微侧过来的那张绝色的脸,他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有些微妙,直到目送豪车离去,身后纷杂的议论声潮水般涌来……

    “哦!我们学校的大名人回来了。”

    “我就说他那张脸这么招摇,怎么可能没金主动心?”

    “嗤,恶心,居然出去卖。”

    “不是,你知道他欠了多少钱吗?都要上亿了!哪个倒霉蛋会当他金主啊!”

    “不要用我们穷人的眼光看待这种事嘛~有钱人赚钱不就图这个吗?”

    靳慎鸣冷着一张脸从人群中穿过,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宿舍,放好程罄给自己买的一堆没用的东西,心底叹了口气。

    “哟?回来了?”窝床上不修边幅的男生看着底下的靳慎鸣,脸上是毫不掩饰的讥讽,“当初爬这么高,居然没把你摔死?嗯,或许这次就死了。”

    靳慎鸣看了他一眼,不咸不淡点头:“嗯,我回来了。”

    所以不会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