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姐有病她超凶 > 第2章 姐姐的宠物
    地下室,程尤上前把堵在靳慎鸣嘴里的布拿开,似乎想起什么,回头和程罄说:“姐,忘记告诉你了。靳慎鸣金融专业,温州大学大三学生,是你学长。”

    程罄笑容明媚:“学长好。”

    靳慎鸣:“……”

    我一点也不好!

    “这里是哪?你们是什么人?想要干什么?”靳慎鸣警惕间问了好几个问题。

    “程家人。”程罄起身,走近打量他,一边没什么表情的说,“我喜欢你,想把你留下来观赏。你的一切麻烦我都可以为你摆平,你愿意做这个交易吗?“

    靳慎鸣听到这个表白,只感到浑身发冷:“程小姐,你确定要这样做?”

    程罄顿了下,好看的眉头微微皱起,眼底眸光冷厉:“程尤,我不喜欢他说话,能让他变成哑巴吗?”

    靳慎鸣顿时浑身紧绷。他摸不清对方在想什么,也不敢求饶。

    “别闹,好好的人变成哑巴不就是坏了吗?”程尤满脸宠溺的看着自家姐姐,眼底还有些无奈,“而且他声音不是蛮好听的吗?日后无聊了可以让他唱唱歌什么的。”

    靳慎鸣:“……”

    我真是谢谢你嘞!

    他按捺着忐忑和愤怒,循循善诱说:“小妹妹,你们做这种事,你们的爸爸知道吗?”

    程罄很诧异他的善解人意,保证道:“不用他知道,我可以自己养你。你要不要听我的话?”

    靳慎鸣:“……”

    她在说什么?

    程尤扭头掩唇,差点没憋住笑出声来。

    姐姐真可爱。

    靳慎鸣反应过来,挣扎道:“可我是人!不是什么阿猫阿狗,你们不能这样对我!”

    程罄拧起眉头,倾身低声在他耳边喃喃道:“你要是阿猫阿狗,早就死了。”

    -

    靳慎鸣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是在一个舒适的房间里。

    昨天那个女人生气,蒙住了他的眼睛,给他喝了什么之后就失去了意识。

    他感觉脖子怪怪的,摸了一把,入手是坚韧的皮制品,是个项圈无疑。

    靳慎鸣僵在原地,茫然的想,他是真的被囚禁了。

    如果是两个彪形大汉把他绑起来,他大概会恐慌不安,但那是两个女孩,还提出给她摆平麻烦,只是要求离谱了些。

    靳慎鸣只觉得诡异极了,现在的小孩子都怎么了?她们的家长是怎么看孩子的?

    这里是哪里?

    他掀开被子起身,准备找办法离开,但他一转头就发现了一台富丽堂皇的钢琴,房间里东西一应俱全,堪比总统套房。

    这不是被囚禁,是被圈养了吧?!

    “喂!有人吗?!”

    他喊了声,跑去转动门把,但门和窗都被锁死,房间里只传回自己刚刚喊话的回音。

    “她们是谁?”他不禁呢喃,正常人家绝不可能弄得来这样的一间房子,那两个人不是说说而已的。

    他记得那个女人说自己是程家人,程家……

    整个温州能让人记得住的程家,除了温州首富程家,还有哪个程?

    确实,信息完全对上了。

    他明明见过那位大名鼎鼎的程越,还听说过不少程家两位女儿的传闻,他怎么就没想到?至少父亲和两位的女儿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听说程越原来就是帮派的人,他本来还没放心上,现在看那两位女儿的做派,他深以为然。

    他应该相信自己的直觉远离那个人,怎么就栽在她手上了?

    靳慎鸣回到床上抓着头发,他不知道自己该庆幸还是该哭,如果被程越发现他的存在,他说不定会死得很有节奏。

    但他只是被他女儿圈养,她还说会摆平自己的麻烦,如果只是让他听话,靳慎鸣觉得这也不是很难接受。

    他莫名其妙没了股份,丢了公司,一夜之间欠了他不敢想的债务,所有财产全部被抵押。他一无所有,回去难道就可以堂堂正正当人?

    靳慎鸣消极的想,自己能活下去都是奢望。

    如果那个人出现,还是和她谈谈吧。

    看得出来她是姐姐,好像叫……程罄?可程家内务不少妹妹在管吗?

    -

    靳慎鸣做好了心理准备,每天都会有新鲜的食物供应,但这样过了两天,依旧没有人来看他,他不由再次感到了恐慌。

    他觉得比起未知的恐慌和无力反抗的绝望,还是自己那一身可以查得到的亿万债务比较甜美!

    浑浑噩噩迎来了第三天,靳慎鸣赖在床上不愿醒来,一道冷冽的声音打散了他的睡意。

    “学长,我们出去玩吧。”

    靳慎鸣愣了一下,心说自己也没有幻听的毛病,起身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看到了床头他仍未习惯的惊艳面容。

    程罄看他发呆,脑袋上还竖起了两撮头发,憨态可掬,没忍住伸手揉了把。

    “你……你干什么?”他慢半拍地挡开她的手,严肃道,“我们谈谈行吗?”

    程罄眯着眼睛看他,好像想起来了什么好笑的事,勾着唇没有回复。

    身边的保镖上前解开了靳慎鸣脖子上的项圈。

    “收拾一下,和我出去。”程罄说完就离开了房间。

    靳慎鸣一头雾水,跟上去尝试着打开门,这次门倒是可以打开了,可他刚从床上起来衣衫不整蓬头垢面的,确实得收拾一下,免得被人当作神经病。

    他得想个办法逃走。

    洗漱好换完衣服,靳慎鸣打开门出去,时刻跟在程罄身边那位彪形大汉就站在走廊边上,目光锁定了他。

    “我们要去哪?”靳慎鸣表示顺从,想消除他的警惕。

    大宝没有搭理靳慎鸣,只让他下楼。

    程罄端庄贤淑的坐在车里,没一会儿,逃走未遂的靳慎鸣被大宝塞到了车上。

    靳慎鸣忍无可忍:“程小姐!你到底要做什么!?”

    “叫我程罄。”程罄安慰道,“你不要生气,我帮你还了钱。”

    “我怎么不能生气?我这样对你你不生气?!”

    程罄漫不经心道:“等你有能力了再和我讨论这个问题吧。”

    靳慎鸣哑口无言,扫了眼她身边魁梧的保镖。

    “学长,如果你不想再回到笼子里,就乖乖听话。”

    “你觉得自己做得天衣无缝,我绝逃脱不了?”靳慎鸣咬牙威胁。

    “是吗?即使是在暗处有人想杀你的时候,你也要得罪程家?”程罄哧笑,“请便。”

    靳慎鸣:“……”

    倒霉!

    看他安静下来,程罄微微颔首:“很好,不要突然蠢掉,不然很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