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姐有病她超凶 > 第1章 姐姐的邀请
    “呵,好说嘛靳少,就你这张脸,不知道多少人争着抢着包养呢。到时候你欠的钱就跟自家金主摇摇尾巴……”

    “陈总慎言。”

    空气凝固了一瞬。

    穿着格子西装的男人猛地起身抓着靳慎鸣的领子提起来,狰狞着嘶吼:“你踏马到底在傲什么?你知道你欠了多少债吗!你能还吗?拿什么来还!?”

    饭店的人顿时骚乱起来,不少人好奇地探出脑袋看去,几个服务员上前安抚发怒的客人。

    靳慎鸣满脸憔悴,疲惫道:“我可以借……”

    “你最好把钱给老子借回来!不是你我就用不着让我父亲来帮我擦屁股,你踏马那点破事没搞好就把老子拉下水!我弄死你都是轻的!!”

    “我会还。”

    人群中,程罄目不转睛地看着被男人拎起来的单薄身影,从挺拔的腰身到垂在腰侧骨节分明的手指,缓缓向上,落在对方精致的五官上。

    确实精致,精致得像脆弱的瓷娃娃。

    程罄很喜欢,微微侧头:“大宝,他们在干什么?”

    身后魁梧的保镖闷闷地回答:“吵架。”

    “吵架不好……”她正想让大宝上去阻止,对方已经把瓷娃娃放开了。

    “三天之内,让我见到钱。”陈润狠狠刮了靳慎鸣一眼,转身离开。

    靳慎鸣跌坐在椅子上,围观的人在一旁指指点点,虽然也有人看着帅哥心疼,但一听到他欠了一大笔钱,又不敢上前搭讪,生怕惹上什么麻烦。

    靳慎鸣避开那些人的视线,整理被抓皱的领口。

    “先生,你没事吧?”服务员友好地问了声,随后接着问,“还要继续用餐吗?”

    “没事,谢谢。不用了,结账吧。”

    “一共一百三十八。”

    靳慎鸣拿出身上的卡递给服务员,视线瞥到身后走来的人影,他下意识回头看了眼,对上女生妖冶的一张脸和深不见底的眸子,他心头不知怎么猛的一跳。

    “呃……这位女士,请问有事吗?”

    程罄毫不收敛自己的视线,直白道:“你没有钱。”

    正好,这时服务员也微笑着朝靳慎鸣道:“抱歉先生,你这张卡用不了。”

    靳慎鸣脸一下白了,有些难堪。

    他记得里面还有几百块钱啊……

    “你没有钱,为什么来吃饭?”

    女孩清脆而凛然的声音响起,靳慎鸣脑门青筋跳了跳,硬着头皮和她道:“能帮我个忙吗?”

    “可以。”程罄应得很乖巧,示意跟着自己的保镖付钱。

    靳慎鸣也没想得到对方这么干脆,他还以为她是来嘲笑自己的。不过她这么干脆,他感觉更不妙了。

    “我会还给你的,这是我的联系方式。”他借了纸笔将自己的名字和号码写下来。

    反正他借的钱已经够多了,能借当然是最好的。靳慎鸣有些麻木。

    “你没有钱怎么还。”程罄再次提醒他这个残忍的事实,不过她真不是耍人家玩,脸上也没什么表情。

    靳慎鸣被她噎了下,支吾说:“我借钱还。”

    程罄接过他手里的纸条看了眼,折好收进口袋,勾唇露出明媚的笑容:“借钱还我,你是笨蛋吗?”

    靳慎鸣正想离开,闻言回头看了她一眼,又移开视线,一副敢怒不敢言样子。

    他不知道这个女人究竟是怎么回事,一张脸漂亮得像个妖精,漆黑的眼底似乎是空洞的,又好像隐藏着一只张牙舞爪的凶兽,给他的感觉格外诡异。

    他大概招惹了一个很危险的人。

    程罄欣赏着他的表情,神情愉悦,问:“还有什么需要吗?”

    靳慎鸣知道她问这句话绝对不会是讨好,只是警惕地看着对方。

    “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有晚饭吃吗?有住的地方吗?”

    “谢谢,不用了女士,我会尽快准备好钱。”靳慎鸣打断她一连串的提问,说完就急匆匆走了。

    程罄目送他离开,感觉有点无聊,看了眼大宝。

    -

    程罄住处。

    空荡荡的地下室里传来女孩说话的声音。

    “程尤,告诉我他是谁。”

    “……姐,你怎么能绑人呢?这种事做了多少次?”

    “第一次,他长得好看,我喜欢。”

    “那你也不能绑人,这是犯法的。”

    “那,让它合法。”

    对话全部传来靳慎鸣耳里,他不禁毛骨悚然,惊惧地睁开眼前,眼前站着一黑一白的两个人,适应了光线,他也看清了两个女孩的样貌。

    穿着黑色T恤的是在饭店遇到的女人,站在她身边穿着校服的女人和她长着一张几乎一模一样的脸,但没有那么冷漠,给人很乖的印象。

    不过这两人把自己绑在这里,还煞有介事的站在那里讨论,他就肯定对方不是什么好人。

    真的可信,倒是先把他松开啊!

    “唔唔!”他挣扎着发出声音,想让还在讨论的两人注意到自己。

    “他叫,靳慎鸣。”程罄看着挣扎的人一字一顿道。

    靳慎鸣愣了下,然后看到旁边穿着校服的女孩怜悯地看向他,然后做了个无能为力的手势,转身出去了。

    靳慎鸣:“???”

    她们到底是什么人,不会真的是绑架犯吧?

    她们成年了吗?!

    程罄肆无忌惮的盯着靳慎鸣看,视线有如实质般在他脸上一寸寸游动。光线原因,靳慎鸣看不清对面的人是什么表情,但这样的视线让他下意识绷紧了身体。

    她不会是想……扒了自己的脸吧?

    两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持续了十多分钟,程尤回来了。

    “创业失败的年轻人,身份背景一般,父母双亡,由姑姑抚养长大。”她空着手就和程罄滔滔不绝汇报,“不过现在和姑姑家关系冷淡,可以说是孤家寡人。”

    靳慎鸣这下彻底慌了,瞠目结舌地看着小女孩。

    程尤没什么感情的看了眼靳慎鸣,见他惊慌,朝他友好地笑了下,继续和程罄道:“而且他身上背了几乎上亿的债务。钱是小事,我怀疑他有仇家。”

    “什么仇家?”程罄问,靳慎鸣也紧张等待她的答案。

    “这个一时半会查不出来,不过能确定的是……明面上是合作方陷害。”

    靳慎鸣蹙眉,奇怪的看着这个小妹妹。

    “不合理吗?”

    “也合理。”程尤很随意,笑道,“毕竟姐姐你绑的这位小哥哥能力优秀,容易招仇恨。”

    靳慎鸣眼角抽了下,表情无语。

    “继续查。”

    “明白。”程尤点头,又揶揄程罄,“姐,你和人家聊聊天嘛。”

    靳慎鸣:“……”

    现在是聊天的时侯,你觉得我想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