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林真君 > 第六十九章箱庭
    林正阳站在两栋大楼之间的草坪上,身侧几步就是一排两三米高的行道树。

    绿草如茵,刚刚淹没鞋面。

    前方是一片平整的水泥路,牵着黑色大狗的妇人,背对着他,正在与人小声交谈着。

    更远处,有着鹅卵石广场,人工喷泉,池中还有着白色大理石的雕像。

    依稀似是欧式风格······与他之前的世界很是相似。

    林正阳沉吟一会儿,阔步向前。

    忽地,他顿了顿,微微蹙眉。

    方才起身时,不经意间,似有重影相随。

    仰头望了望天边,一望无际,青天白云。

    再度动了动,这次刻意放慢了速度,一帧一帧的。

    果然······

    挥动的手臂,以慢速行动时,可以肉眼可见,辨别出,有一残影缓缓跟随,随后重叠入身中。

    如同两重相片,互相重叠。

    很显然那残影也是他。

    “身外有身·····”

    略微动容之下,林正阳已经准确判断出来。

    这是他元神大成,身外有身的迹象。

    以前在主世界不显,是因为规则缘故,在现世,物理规则之上,而代表神秘规则的神力处于被压制地位。

    却不想在这个世界,神秘的规则这么活泼。

    收敛了一下,微微有着白光,自胸口透出,瞬间绽放,如水波一般,轻柔地扫过周身上下。

    随后再行动间,一切异象都不再显现。

    打量了下,林正阳上前问着。

    “打搅一下,可不可以告诉我这条街叫什么名字?”

    路人没有搭理他,依旧在自顾自地聊着。

    林正阳并不生气,,只是,这次又大声问了一次。

    “请问,能否抽出点时间,给予我一个回答?”

    无动于衷的妇人,笑呵呵地牵着狗离开了。

    全程,两人都将他当做空气对待。

    “他们是看不到您的。”

    身边空气中,一阵扭曲,从其中走出带着黑色礼帽,穿着燕尾服的兔子先生。

    “您这样搭话,他们既看不见,也听不见。”

    他取下帽子,弯腰行礼,随后恭敬地说着:

    “欢迎您,殿下,我是明化帝君麾下,兔子先生,您唤我小兔子就好。”

    “我负责在此回答您的疑问,并招待您在这个世界的一些注意事项。”

    在这只兔子先生提到“明化帝君”时,林正阳心有所感。

    特意念着“明化帝君”四个字,顿时,眼前出现瑞相。

    层云叠嶂,明日捧出。

    九重穹天之上,双神卷帘。

    一尊有着无量清辉笼罩的神圣,向此处投注目光而来。

    那目光如有千钧重量,恍惚间,元神几乎难以支持。

    注视只是一闪而过。

    林正阳回过神来,却知道这并非虚妄。

    “青紫级别的真正帝君!位列九重天之上!若我未曾看错,是道经之中不曾记载的伟大帝君!”

    那道目光,分明是自主世界而来。

    依稀间,似乎有着熟悉的感觉。

    到了如今,林正阳哪有不明白的?

    原来是钱蒙的马甲!

    不想他却是东方天庭中,立了这么一个马甲,只是念了个名字,就给了回应。

    当真是感而遂通有灵应。

    再去看兔子先生,却见他已经五体投地,拜服在地上,瑟瑟发抖。

    “好了,那位已经收回了视线,现在,赶紧尽到你的职责!”

    “是,是的殿下,那位上帝的神名,轻易不能随便颂念的!”

    兔子不知从何处取出白手帕,擦了擦汗水,小声地说着:

    “殿下,您知道从一个世界,来到另一个世界,会发生什么吗?”

    “您会如同精灵一般,殿下。”

    不等林正阳开口,他语气急促地说了下去:

    “不同世界各有它的规则,单纯仅仅是以灵体穿梭,或者找到缝隙往来,那么限制还不算大,只要能找到那个世界的身体,就可以较为轻易地潜入。”

    “但是,具备实体的,却截然不同了。”

    “有的世界,从底层结构开始,是分子、原子等等细微物质例子;有的,是五种基本元素;有的是四种基本属性;有的,干脆就是光与暗二元论······不同世界的实体所构成的身体,也是不同的!”

    “因此,除非是在底层规则方面可以互相接洽的世界,否则,您的神体,将很难被异世界接纳和适应。”

    “对于他们来说,您是如同空气一般的精灵,虚无缥缈,无法看到、听到、触及到。”

    林正阳缓缓颔首。

    这个其实不难理解。

    他的身体依旧是由分子、原子以及更加细微的粒子态物质结构组成,哪怕有着作为润滑,具备了极高的神秘度,称得上神躯二字——但依旧是这样的物质结构。

    看起来,这个世界似乎不大相同。

    他试着用力跺脚,结果鞋子径直穿了下去,仿佛没入了一层水面。

    有些阻力,但是不大。

    兔子的小眼神飘飞,忽略了这个尴尬的场面,继续说着:

    “嗯,您无论是撞到墙壁上,还是撞到人,触摸到什么,几乎都能穿过去,而且不会造成影响。”

    “就如同凡人穿过雾气一样?”

    林正阳问着。

    “是的!”

    林正阳恍然大悟:

    “固体穿过液体,穿过气体,毫发无损,这其实是说明,我的本质高于这世间物质,所以我才能穿过它们?”

    “所以这个其实是位格的差距?”

    兔子顿了段,仔细想了想,重重地点了点头:

    “是这样没错!您来自高等世界,哪怕是身躯的细微结构,都高于此世一切物质!”

    人们总觉得,精灵、神灵是虚无缥缈的东西,因为他们可以穿过墙壁、房门。

    但是他们却没有见过,雾气往往是从门缝里绕行过来,而不能穿透固体的墙壁。

    直接穿墙而过,说明墙壁才是“雾气”,而精灵或神灵,其实比墙壁更“固体”。

    “还有呢?”

    总感觉不应该只有这么一点。

    “还有就是,您在这个世界上,是无法被观测、无法被理解的神圣,您是不老、不朽的!”

    “这不是意味着,我不能干涉这个世界?也不能有效地沟通?”

    “不,您当然可以干涉,只是你需要降格,利用仪式,降天为人,获得身为这个世界凡人的身份。”

    “除此之外,您需要注意您的身份。”

    “您是相对于这个世界而言,几乎绝对无法理解的域外神灵,即外神。”

    “因为您既是旧世界的人,也算新世界的人,是介于两者之间的叠加态,所以才能以这种错位的方式存在。”

    “但,这个世界,并不希望看到无人驾驶的车子,自动行驶在街头,又或者无人居住的房子传出响声······请您无论如何,尽快适应规则,收敛您的力量,分化出精神,以免造成世界观崩坏!”

    “请您记住,您是客人,而这里,是明化上帝的箱庭。”

    兔子正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