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家娘子不是妖 > 第322章 高手遇开挂?
    来人是一位驼背老者

    大勾鹰鼻,脸上痕迹斑驳,皱纹深深。

    因为驼背的缘故,身子始终佝偻着,如一座大山压在后背上,那对露在袖袍之外的双手仿若枯木。

    他的手指也是出奇的长。

    指甲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宛若刀锋般的寒芒。

    若是能修剪一下指甲,相信这样的手指是值得那些深闺怨妇青睐的,比如石夫人等。

    指王鹰哥点赞。

    看到突然出现的神秘驼背老者,陈牧四人面色凝重,内心警惕起来。

    能在神庙这种出现,对方并不简单。

    “你是何人?”

    白纤羽玉手握紧了长鞭。

    驼背老者目光在白纤羽三人窈窕的身姿上转了一圈,眼中多了几分异样的光芒。

    犹如饿狼见到了怪物。

    在他手中拄着一根白玉所铸成的拐杖。

    杖身雕刻着奇异的符文,如蛇身盘旋蜿蜒,即便此地光线颇暗,却也闪烁着莹莹光泽。

    显然,他手里拿的是一件法宝。

    老者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嘿嘿笑道:“老天待我不薄,送来了三个细皮嫩肉、品相上等的女娃儿。

    若就这么吃了,倒有些可惜了,不如先让老夫好好享受享受,带你们体会人间极乐,若是讨得老夫欢喜,或许会让你们少受些痛苦。”

    此言一出,三女眼中顿时涌现出寒意。

    尤其是白纤羽。

    身为朱雀使的她,很少有人敢在她面前如此放肆妄言。

    “你究竟是何人,为何在这里?”

    白纤羽语气冰寒。

    驼背老者朝着三人缓缓走来,声音沙哑:“我是何人?呵呵,连老头子我,也不晓得自己是谁。若你真想知道,那你们三个女娃儿好好伺候一番老夫,兴许会想起一二。”

    “找死!”

    白纤羽美眸杀意流转。

    陈牧拦住她,嘴角微微扯起一道弧度:“老头子胃口挺大的,连老子的女人都敢念想。看来,我也很难尊老爱幼了。娘子,你们别出手,让夫君来教训他。”

    唰!

    身形一闪。

    陈牧手中多了一把短剑,朝着老朽的脖颈刺去,速度快的堪比闪电,只能模糊的看见一条黑影从眼前闪过。

    “倒是有些实力。”

    驼背老者微微皱眉,手中的白玉拐杖绽出血气。

    只见他轻轻抬手一扬,全身骤然笼罩着一团血色的光芒。

    这团血色的光芒以着老者为中心不断向着四周扩大,瞬间将周身的小天地化为血海。

    沸腾的血海之中,出现了两具森白的骷髅。

    “杀!”

    驼背老者吐出一个字。

    骷髅手持尖锐骨刀,迎敌而上。

    咔嚓!

    骷髅比想象中的还要更脆一些,在陈牧的短刃挥击之下直接崩裂成一截截碎骨。

    可就在崩裂之后,这些碎骨却凝化为一柄柄骨刀。

    骨刀如莲花阵法排列而开,绽放出刺冷的杀机,将陈牧困在其中进行捕杀。

    云芷月秀眉一动便要出手,却被白纤羽拉住手臂。

    “让夫君嘚瑟一阵吧,这家伙修为突破,现在正好有个人给他练练手。另外夫君的实战能力一直不太行,多跟别人交战也是有好处的。”

    知夫莫如妻,白纤羽看穿了陈牧的心思。

    不过有一说一,陈牧实战能力确实不太行,很多时候都要靠着开挂勉强杀敌。

    至于床上的实战能力,倒是一等一。

    密集的骨刀就像是子弹疯狂攻击而来,密不透风,不给陈牧一点喘息的空隙。

    陈牧甩动短刃带起一股磅礴的灵力,强行将骨刀震飞。

    修为提升后的陈牧灵活性比之前强了不少。

    破开层层骨刀之后,他亦如鬼魅般来到了驼背老者面前,短剑瞬息间掠到了对方的胸口。

    不过驼背老者早有准备,手中白玉拐杖虚空划过,一串血色的波纹如彩带般蜿蜒游动,虽然看着妖艳动人,却明显能感受到杀意蕴含其中。

    血色波纹爆发出强大威压,轰的一声,将陈牧震退数步。

    “妈的,老家伙有点厉害。”

    陈牧甩了甩发麻的手臂,握拢手中短刃,释放所有灵力,再次迎击而上。

    磅礴的剑气如暴雨般席卷。

    他也不召唤‘天外之物’,想凭着纯实力对战。

    观战的云芷月拧眉说道:“这老头的实力要比陈牧强,除非陈牧利用‘天外之物’,而且老头全凭是依仗手里的那根拐杖,那是个很强的法器。”

    “上次你们来这里的时候,没发现这个驼背老头吗?”

    白纤羽扭头问道。

    云芷月摇了摇螓首:“没有,当时只遇到了一个巨猿妖物,而且后来陈牧推断,天地会南风舵的那位石堂主可能出现过这里。”

    “那这老头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白纤羽内心很是不解。“既然马烸子的女儿来过这里,难不成这老头也是跟她一伙儿的?”

    这问题没人知道,只能抓住这神秘的驼背老头询问。

    云芷月灵眸环视了一眼四周,微微一叹:“无尘村的秘密太多了,从远到天外之物,近到魔灵胎儿,似乎所有的一切都在围绕着这个村子转。尤其许贵妃的贴身护卫也曾是这个村子的村民。”

    听对方提及‘许贵妃’这个名字,白纤羽神情微微一动。

    自从青玉县之后,似乎后面的案子都多少与‘许贵妃’有些联系,总感觉藏有很深的阴谋。

    嗡——

    在她们说话之际,一圈圈红线从驼背老头手中的拐杖扩散而出,将陈牧束缚于阵圈之内。

    两人的打斗持续了很久。

    虽然陈牧不使用外挂的纯实力稍逊一筹,但体内毕竟有‘天外之物’支撑,驼背老头一时也奈何不了他。

    看着陈牧破开红圈,驼背老者心下不免开始急躁起来,暗暗想道:“这小子有些邪门啊,明明实力也就那样,但似乎有使不完的精力。”

    “老头,还有什么招数使出来。”

    陈牧唇角勾起不屑。

    兴许是意识到了陈牧的棘手,驼背老者眼中忽然闪过一抹诡异的光芒。

    “这是你自找的!”

    老者挥起手杖,口中念念有词。

    感应到周围的灵力开始急速收拢,陈牧眼皮陡然一跳,手中短刃如同矫捷的闪电银蛇般刺去。

    就在短剑驼背老头不足十公分时,老头忽然挺直了腰板。

    背后的驼峰竟消失不见。

    而原本矮小佝偻的身子也变得威武高大了许多,爆发出的威压犹如一堵厚重的墙壁压迫着对手心理。

    “夫君小心!”

    身后传来了白纤羽的惊呼声。

    陈牧心中警兆一起,猛地抬头,发现一个由灵力环绕半透明的巨大龟壳从天而降。

    轰——

    龟壳结结实实的将陈牧罩在了里面。

    落在地上后,龟壳边缘底部出现了无数的红稠血液,自行与地面粘合在一起,形成了封闭的空间。

    哪怕是一流的顶尖高手,也难用蛮力将龟壳掀开。

    “还有这法宝?”

    陈牧不以为然笑了笑,一剑挥去。

    挟裹着灵力的剑刃在碰撞之后,整个剑身竟直接崩裂成了碎片,而龟壳却没有留下一点划痕。

    这么硬?

    陈牧微微一愣。

    他神情凝重,用力攥紧了拳头,手臂表皮涌现出黑液,带着狂暴的力量狠狠砸去!

    随着轰隆之声,龟壳颤了颤,依旧没有破裂。

    反倒陈牧手臂隐隐作痛。

    “好厉害的法器。”

    陈牧惊讶不已。

    而此刻白纤羽三女看到陈牧突然被一个神秘龟壳所困,急忙扑杀向了老者。

    “老贼,放出夫君出来!”

    白纤羽娇斥道。

    不再驼背的老者瞥了眼还在奋力击打龟壳的陈牧,嘲讽一笑,举起手中法杖轻舞了数下。

    “接下来让老夫好好跟你们三个女娃玩玩。”

    周围荡漾着的血雾变得浓郁了数倍,遮蔽住众人的视线。

    “芷月、巧儿,尽量别分开。”

    白纤羽一把拉住两女手臂,猜到了老者意图,冷冷道。

    “这老家伙明显是想分别对付我们,他的护体罡气已经没有了,想办法夺取他手中的法杖,别跟他缠斗。”

    云芷月和苏巧儿点了点头,与白纤羽靠拢在一起。

    一缕缕殷红色的血雾缓缓漂浮。

    老头声音如鬼魅般在四周飘忽不定,不时说着调戏她们的言语,得意万分。

    “美人儿,你们就别反抗了,乖乖听话。”

    “小美人长得可真漂亮。”

    “……”

    “老家伙找死!”

    云芷月美眸含煞,十根如葱手指宛若跳舞,释放出一道繁杂的法印,意图驱散弥漫着的血色雾气,却发现效果甚微。

    那老头身形自行浮现出来,一脸嘲讽:“这是阴阳术法吗?看来你们是阴阳宗的人。”

    唰!

    白纤羽甩动长鞭朝着老者击去。

    身影溃散。

    下一刻,老头又出现在了另一侧,笑吟吟的盯着她们:“美人儿脾气为何这么大,那小子救不了你们,就让老夫——哎呦!”

    老者话语说到一半,却突然发出了痛呼声。

    白纤羽三女一怔,面面相觑。

    发生什么事了?

    随着血雾一点点的散去,她们这才看清了眼前的状况。

    只见先前还被龟壳法宝困住的陈牧,此时却抓着老者的后颈,一记耳光接着一记耳光在对方老脸上扇着。

    “乌龟是吗?”

    “调戏我女人是吗?”

    “很牛逼是吗?”

    “……”

    老头子显然是懵逼的。

    一顿耳光被扇的七晕八素,眼前冒着无数星星,压根就不晓得发生了什么。

    趁着被打的间隙看了眼龟壳,发现龟壳完好无损,内心顿时震惊疑惑:“怎么回事,龟壳没打碎,他怎么出来的?难不成是从地下挖的洞?”

    不止是他,云芷月她们同样疑惑。

    “老东西,给脸不要脸!”

    陈牧继续扇着耳光。

    老者手里的白玉拐杖还被他紧紧攥着,每次想要施展术法,就被陈牧一顿殴打。

    “混账!”

    终于,老者忍受不了了。

    忍着被打的屈辱,于怒吼声中强行爆发出雄厚的气劲,将陈牧给震退,结果手中的拐杖也一并飞了出去。

    白纤羽用长鞭卷了过来,将其握在手中。

    “还真是法器。”女人美目熠熠。

    “臭小子!”

    老者死死盯着陈牧,满是愤恨,双手捏决虚托,地上沉重的龟壳直接腾空。

    以迅雷之疾,再次笼罩住了陈牧,将其困在里面。

    “我看你这次怎么逃!”

    老者狰狞着脸颊,望着被困在龟壳中的陈牧怒吼道。“进了老夫的龟壳,三日之内必会化成血水!”

    然而狠话落下后的下一秒,他便呆在了原地。

    只见陈牧的身影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了龟壳外,后者正一脸戏谑的看着他,双手环抱于胸前。

    什么鬼?

    这小子怎么出来的?

    完全懵逼的老者以为自己眼花了,揉了下眼睛,再仔细一看,发现陈牧又在龟壳内。

    而且对方还以一副十分欠揍的模样朝着他挥手。

    “我要出来啦。”

    再下一秒,陈牧又出现在龟壳外。

    “我又进去啦。”

    “我又要出来啦。”

    “……”

    陈牧顽皮的就像是游戏里的角色,从龟壳内外不停的闪现,就是玩儿。

    老者呆若木鸡。

    活了那么多年还第一次看到有人如此轻易脱困他的龟壳。

    唰!

    趁着老者发呆,白纤羽甩出长鞭将其卷成一个粽子。

    老者回过神来想要挣扎,身体却被云芷月挥来的灵符给镇住,无法动弹。

    “放开老夫!”

    “混账东西,快放开老夫!”

    “……”

    老头喷着唾沫渣子。

    渐渐的,在辱骂声中他的身躯开始收缩变小,眼角、眉毛五官也全都变形。

    最终,老者变成了一只黑色乌龟——

    而且是一只无壳乌龟。

    “原来是一只龟妖。”云芷月明亮的杏眸好奇的盯着眼前的大乌龟,微微抬起下巴,绽出冷笑。“难怪有龟壳。”

    苏巧儿眨了眨眼:“真丑。”

    还是她这条小蛇精好看可爱,无论是变大或是变小。

    当然,陈牧的蛇精就很吓人了。

    尤其大的时候。

    陈牧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走了过来,用脚踢了下对方:“说吧,你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

    “臭小子,我最好放开我,否则——哎呦!别踩了,疼啊!别踩了!”

    龟妖还没说完,又发出了惨叫声。

    却是陈牧踩住了对方的脚趾头,一点一点的发力。

    陈牧拿起尖锐的石头,放在龟妖的脚趾旁,皮笑肉不笑道:“现在还有什么嘴硬的话要说吗?”

    “少侠饶命。”龟妖连忙求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