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妖风录 > 第05章 冤家路窄
    深受刺激的莫珂,在休息片刻后,爆发出了强烈的求生欲。

    踩着岩石可落脚的丁点地方,一步一挪,坚定无比地朝上攀爬,若是连眼前这点小困难,他都解决不了,谈何掌控自己的命运摆脱目前的窘境?

    不时有踩碎的岩石碎片掉落,发出吧嗒的滚落碰撞声响。

    听在耳中,很有些惊心动魄的惊险意味。

    莫珂没有回头路,他必须得爬上眼前的斜岩坡,不能有任何侥幸之心,还得趁着花豹和豺狗被他引到一起,相互牵制的时机,他要完成第一次的高难度攀爬。

    稳稳地到了横断崖下方,仰望斜上方两米高的落脚处,莫珂在心中估量了一下这具身体能爆发的跳跃能力,最后深吸一口气,要死卵朝天,不死万万年,拼了!

    莫珂弓身用尽全身力气猛地一蹿,蹄子连蹬光滑的岩壁,出了一背的老毛汗,险险地,终于爬上了横断崖,下方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碎石掉落滚动声响。

    站在断崖前端狭窄的落脚点,莫珂低头看了一眼下方,他并没有什么恐高的感觉,这或许是山羊的天性,不畏高。

    他成功了,踏出了羊生重要的一步!

    莫珂咩咩发出一阵畅快的欢笑,笑得很魔性。

    又赶紧住口,他怕叫声把豺狗给招来了,那些家伙属狗的,四处游荡,他还想安生呆几天熟悉环境呢。

    横断崖上长着一些杂草,收敛兴奋激动的心绪,莫珂吃了几口,味儿还不错,长得肥硕汁浓可口,想了想,把崖上的圆形石块石子,小心地收集一些,踢到他刚刚跳上来的狭小位置,布置成一道简单的滚珠陷阱。

    他跳过一次,深知其中的难度,稍有点重心不稳,便是掉下去的后果。

    若是花豹敢晚上前来图谋不轨,就凭这些巧妙布置的石子石块,定叫那花豹即使跳了上来,也站不稳脚根,又得摔下去,最好是摔它个头破血流,摔它个半身不遂。

    莫珂忍不住又咩咩笑了起来,他发现,自己有些阴险咩!

    也不知上辈子的自己,到底做了什么孽,要惩罚他当一头食物链底层的山羊?

    记不起来,也想不明白啊。

    莫珂敛了笑,小心探蹄,试探横断崖的结实程度,好不容易爬上来了,他可不想乐极生悲,又立足不稳掉下去摔自个一个筋断骨折半身不遂让豺狗们捡去便宜。

    试探的结果,是有一处山崖的边缘风化严重,踩崩裂了一小块岩石。

    右前蹄子险险地稳住没有滑落悬崖。

    莫珂为自己的谨慎点了个赞,也到了岩石山洞前。

    山洞并不是很大,探头一眼能看到对面,里面没有其它野物,三米多的狭长进深,显得有些昏暗,粗糙坑洼岩石地面,有一些干涸鸟粪和吃剩下的小兽骨头,这地方,或许以前有猛禽落脚过。

    用后蹄把地上的鸟粪杂物清理踢出洞外,莫珂又在洞口布置了一圈的石块滚珠,聊做预警,随后,躺卧在最里面闭目歇息。

    这一天奔波逃命,可把他累得够呛。

    晚上,月黑风高,莫珂睡得并不安心,隐约的虎啸狼嚎,还有各种稀奇古怪的鸟兽叫声混合着此起彼伏,让他惊醒来好些次。

    他提心吊胆,时刻防备着花豹找上岩洞来与他聊天,后半夜,像是听到了一些奇怪动静,又不是很真切。

    虽然做了一些力所能及的预警布置,总还是感觉不踏实。

    一直折腾到天光微亮,莫珂才把心放回肚子里,可算是过了这漫长的一夜,遂安安稳稳睡一个回笼觉。

    醒来时,太阳升起老高,金黄色光芒斜照进山洞,亮晃晃的耀眼。

    莫珂把洞口处布置的石块踢到一边,走到断崖上,极目眺望远处薄雾弥漫的景致,目光突地一凝,他看到花豹在峭壁右边的一颗大树下,正仰头凶狠瞪视着他。

    这家伙,还想干嘛?

    莫珂是宁愿面对一群豺狗,也不愿面对两腹陷下去明显没吃早餐的花豹。

    于是,他扯开嗓子“咩咩”高声大唱起来。

    果然,花豹耳朵扑棱着一惊,有些绷不住了,它担心山羊难听的歌声引来觅食的豺狗,转身朝它自己地盘跑去,为了眼前的一口野食,若是让豺狗钻了空子祸害它圈养的整个鹿群,那就亏大发了。

    莫珂也住口不叫,小心地走在狭窄的断崖上,吃几口带露水的青草,发现尽头的陷阱圆石块没有动过,探头朝下探望,他发现下方三米外的斜坡岩石上,有好些新鲜的爪痕印记。

    花豹在夜里还真来过,只是没上得来,他猜测后半夜听到的奇怪响动,应该就是花豹弄出来的。

    只是有些可惜,没摔死那敢打他注意的吃货。

    都怪那家伙吃得太肥,失去了为一口吃食而应该有的冒险拼命精神,可惜啦!

    莫珂并没有就此下去,他担心花豹还躲在暗处算计,在等他下去。

    虚虚实实,实实虚虚,谁又搞得清楚?

    身为一头山羊,他可不敢小瞧了捕猎者的智慧,于是,又折回洞中小睡了两个多小时,把精神彻底养好,肚子也饿得咕咕叫,莫珂这才出洞。

    把断崖尽头布置的圆石块,拨到稍靠边的位置,莫珂鼓足勇气,斜着一纵,就这样从峭壁石坡上用奔跑的动作,踏着岩石,发出铿锵声响,气势十足风驰电掣一般朝斜下方狂奔。

    循着巨大的惯性,莫珂一气冲下来,脚下片刻不停,狂飙着冲出峡谷口,

    一直冲到小溪中间才止住,把两头在溪水附近游荡的豺狗给吓了一大跳。

    莫珂左右一扫视,很恬淡地低头喝水,他渴了。

    两头豺狗这才反应过来,尖叫着,从二十多米外朝山羊扑去。

    待得豺狗奔到离身后五六米远,喝足了水的莫珂,这才踢腾起一片水花,一纵身跳到对面溪岸,跳过低矮的灌木,朝草原方向跑去。

    轻车熟路甩掉豺狗,莫珂警惕着吃了一个肚饱,又蹲下来休息一阵,再朝东方向继续探路,这处峡谷口有人族修士来往,对莫珂来说,便不是最佳的落脚地。

    他得未雨绸缪,再找找其它备选地方。

    不紧不慢探了二十多里,莫珂有些气馁,沿途这一带都有豺狗和灰狼占据,讨厌的家伙,在草原边缘地带是无处不在啊,他甩脱追逐的狼群,继续朝前方奔跑。

    小心翼翼再次接近山脚附近,莫珂突然在一处灌木丛边,嗅到了一股让山羊本能颤栗的气味,这是……猛兽留下的尿味!很新鲜!还刺鼻子!

    莫珂毫不犹豫转身朝草原狂奔,过了片刻,听到远处山脚传来一声沉闷虎啸,吓得他肝儿颤,脚下跑得更快了,也失去了继续朝东探路的兴趣。

    莫珂有些逸兴消弭,朝峡谷口方向返回,看来他是没得选了,只能在其它捕猎者不要的这片峡谷口安家落户,提心吊胆过他的小日子了。

    一直游荡到下午五点多钟,莫珂吃饱喝足,轻手轻脚摸进谷口,没有惊动两边的恶邻。

    四处一打量,莫珂做贼一般快速跃上岩石斜坡,爬上去五米左右,视野高了,自然看得更远,莫珂突然看到从右边的峡谷转角处蹿出一道人影。

    那人几个纵跃,便到了距下方十多米远处,好快的速度。

    气得莫珂差点骂娘,真他么邪性,昨天也是这个时候,他攀岩的时候被修士给撞破,今天又是如此,他不得不怀疑这个时辰是否对他不吉利?与他犯冲!

    正准备不顾一切,从不高的斜坡冲进边上的林子里去避避。

    那人却啪嗒一声出乎意料地摔在碎石子地上,半响没能爬起来,让莫珂呆了呆,再仔细一看,才发现摔倒的那人浑身浴血,左臂齐肘断去,伤处血肉模糊,看情形伤得很不轻。

    莫珂稍有些放心,待那人艰难挣扎爬起,用右手握着的剑柄做支撑稳住身体,抬头的时候,莫珂差点惊叫出声,他认得那受伤的家伙,这不正是昨天经过此地,还打他主意想烤了他的那个叫何棠的还能是谁?

    真是冤家路窄,山水有相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