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超级农人 > 第89章 欠揍的哥俩
    刘青从兜里掏出手机一看,原来,是妹妹佳慧打来的。

    望着手机上的来电显示,刘青的嘴角,划过了一丝微笑,仿佛,小妹的可爱模样,就在自己眼前。

    不用猜,妹妹这个时候打来电话,肯定是前两天给她买的那两件连衣裙,快递收到了。

    “小慧,给哥打电话,是不是想哥啦?”刘青按下了手机的接听键后,笑着说道。

    “哥,我不给你打电话,难道,你就不会主动联系我嘛?哼~!”电话那头,李佳慧嗔怪道。

    “嘿嘿~哥这段时间不是忙嘛,咋啦?有什么事情吗?小妹。”刘青故意装作不知情,道。

    “哥,你就别装傻了,老实交代,你给我寄来的那两件连衣裙,总共花了多少钱?”李佳慧“兴师问罪”道。

    “啊~你是说那两件裙子啊,我是那天上县城办事,在商场里随便逛了逛,看到裙子好看,就给你买了,其实也没花多少钱,不多,几百块钱而已。”刘青笑着朝小妹谎称道。

    反正衣服上的铭牌,以及价格牌,都被刘青给扯掉了,小妹应该不了解这两件衣服的真实价格。

    “哼~你就别骗我了,那两件连衣裙,都是国际知名的大品牌,两件衣服加起来的价格,少说也得超过两千元呢,我一个学生穿,简直太奢侈了。”李佳慧显得十分生气的说道,显然,是替哥哥心疼钱。

    “额~小慧,看来,什么都逃不过你的眼睛啊,不过,我明明记得,已经把衣服上的铭牌都给扯掉了,你咋知道这两件衣服的价格?”刘青有些好奇道。

    “哥~你快奥特了,现在网购有个新功能,可以直接识别照片上的图案的,我把衣服拍照后,网上一搜,价格以及牌子,就全都出来了。”李佳慧十分得意的回答道。

    “好吧,小慧,看来什么都瞒不过你啊,哥就老实向你交代吧,前些天,我从山上,挖了一棵野生的黄杨老桩,卖给了一个市里的土豪,赚了十万元钱,所以,才给你买了两件上档次一点的衣服,你不会怪哥哥吧?”刘青笑着道。

    “哼~!当然要怪哥哥了,乱花钱,我还是个学生呢,怎么能穿这么贵的衣服,不过,哥哥赚了钱,我心里还是很开心的。”李佳慧十分懂事的说道。

    “好吧,一切都听小妹的,等哥以后赚了大钱,你想买什么衣服,尽管跟哥说。”刘青道。

    “好啊~我可记住哥哥你的这句话了,嘻嘻~。”李佳慧调皮道。

    和妹妹聊完天,挂断电话后,刘青便哼着小曲,和阿黄一起下了山。

    岂料,刚走到山脚下。

    “扑棱棱~!”

    忽然,一只山斑鸠,竟然从天而降,直接落到了刘青的脚下。

    “嗯?这鸟儿怎么回事?”刘青捡起斑鸠一看,原来,竟然是翅膀断了,流着鲜血,怪不得飞不动了。

    “奇怪,这谁干的?看起来,应该不像是气枪打的。”刘青检查了一下斑鸠的伤口,喃喃自语道。

    而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了一个年轻人的声音:

    “嘿~那只斑鸠是我大哥打下来的。”

    听到声音响起,刘青扭头一看,只见,一个染着黄毛,穿着花衬衫的家伙,正朝着自己这边走来,步伐吊儿郎当的。

    “哦?你大哥打的?用啥东西打的?”刘青一时有些好奇,道。

    “用啥打的,你就别管了,赶紧把猎物还给我吧。”黄毛青年语气十分霸道的说道。

    “呵呵~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只山斑鸠,应该是用弹弓打落的吧,现在山中禁制偷猎盗猎,难道,你们就不怕被抓吗?”刘青嘴角泛起一丝冷笑,道。

    “哟呵~我说你这家伙,管的还挺宽,斑鸠是不想给了是吧?我劝你赶紧老老实实的把猎物还给我,否则,哼~可别怪我的拳头不长眼。”黄毛青年眉毛一挑,朝刘青威胁道。

    “汪汪~!”

    听到黄毛青年的威胁声后,刘青脚下的阿黄,立马冲着黄毛叫了两声,仿佛在说:沙雕~可千万别惹主人,否则,有你好果子吃的。

    “玛德~死狗,再叫,把你个狗牙给掰两颗!”黄毛青年朝阿黄厉声喝道。

    而就在这时,一辆大排量的摩托车,轰鸣着从远处驶了过来。

    骑摩托车的,是一个留着光头,脖子上戴着金链子的胖青年,看起来很彪悍。

    并且,刘青注意到,在摩托过的车把上,挂着一个不锈钢铸造的弹弓,下面坠着一个强磁,吸了不少钢珠。

    显然,骑摩托车的这个胖青年,便是眼前这个黄毛青年口中的“大哥”。

    而这只翅膀被打断的山斑鸠,就是眼前这个胖子,拿弹弓给打的。

    “刚毛,怎么回事?这只山斑鸠,怎么在这小子的手里拿着?”胖青年将摩托车停在一旁,下了车,拿眼睛斜着看了一眼刘青,道。

    刘青一听,尼玛~!肛~毛?怎么还有叫这个外号的?简直太重口味了!

    “大哥,这货捡了咱们的斑鸠,不想还了。”被唤作“刚毛”的黄毛青年,咬牙切齿的说道。

    “哦?就是这个乡巴佬吗?胆子挺肥啊!”胖青年用手摸了摸鼻梁,十分嚣张道。

    “小子,知道我大哥是什么身份吗?识相的,赶紧把斑鸠还给我们,并向大哥赔礼道歉,兴许,大哥能饶你一次。”刚毛一脸的讥讽,朝刘青说道。

    然而!

    话音才刚落下!

    只听见“啪啪~”两声!

    刚毛的脸上,便被刘青给狠狠的扇了两巴掌。

    顿时,刚毛的脸颊,便红肿了起来,疼得他脑瓜子都有些发蒙。

    “你~你小子竟敢打我?!”

    刚毛此时用手捂着红着的脸颊,满脸不可思议的说道。

    “呵呵~小爷打的就是你,怎么,不服气是吧?”刘青此时面无表情,语气冰冷道。

    “好你个乡巴佬,不归还猎物在先,竟然还将我小弟给打伤,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胖青年此时火冒三丈,说完之后,立马从摩托车后座上,取下了一根甩棍,便朝着刘青砸了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