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司职 > 第十八章 规劝
    “不会的!你骗人!我妈妈不会不要我的!”李家文眼里透着恐慌,却死死地望着陈励海,大声地朝他喊道。

    陈励海眼眸里闪过一丝得意,又装着面无表情,“无情”地给李家文分析道,“怎么可能?你对你妈妈做过什么?你凭什么以为她还会要你?”

    “我………”李家文张嘴就要回答,却想不起自己威他妈妈做过什么,反而想起自己老是乱发脾气,过分起来,甚至还会出手打他妈妈。

    一时间,李家文心慌了!

    他嘴里喃喃道,“不会的………..不会不要我的………..不会的!”

    “什么叫不会?”陈励海却不肯“善罢甘休”,道,“你看看学校里那些被你打过的同学,他们喜欢你吗?你看你学校老师,是不是想要赶你出校?”

    “你就快要没人要了!”

    这一句话就像一句重锤,狠狠击在李家文变得脆弱的心灵上,产生了无数的裂缝。

    李家文猛地后退几步,然后蹲在地上,居然呜呜伤心地哭了起来。

    他这一哭,倒是把陈励海给搞懵了。

    用力过猛了?

    他苦笑一声,眼看着李家文哭泣声音越来越大,没办法,也蹲了下去,安慰地对李家文道,“好啦,好啦,别哭了!”

    “这么大人还哭?知不知羞?”

    “再哭下去,别的小朋友都进来笑话你了!”

    陈励海一边说着,一边把李家文扶了起来。

    李家文的哭声降低了不少,但还是抽抽搭搭的,眼泪直流,抬起头,就是一张哭花的脸。

    他断断续续地哭着,“妈妈不要我…………妈妈………..不要我了………..妈妈…………”

    哭着哭着,李家文的声量又有变大的趋势。

    陈励海不耐烦了,低喝一声,“闭嘴!最哭就真不要你了!”

    技能“不怒自威”效果显现,李家文顿时像掐住脖子的鸭子,说不出话来。

    只是眼角的泪水不断地流!

    陈励海这才温声细语道,“好了!别哭了!”

    李家文还是哭。

    陈励海只得道,“你还想不想你妈妈要你?”

    李家文眼眸里骤然射出希冀之光,猛地一直点头,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陈励海。

    “那你打算怎么样对待你妈妈?”

    李家文眼神迷茫,在他心里,这个问题从未被想过。

    “你想想,你妈妈生你,养你,给你吃,给你住,最后还被你打,你觉得对吗?”陈励海问。

    李家文点点头,在他心里,一直都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但是当他看到陈励海变得严厉的目光时,又想起陈励海说起他妈妈会不要他的事情,心里一颤,然后动作剧烈地摇头。

    陈励海看到这一幕,这才暗暗点头。

    他的声音也变得温柔起来,“循循善诱”的效果也如春风细雨无声无息地发挥着效果。

    “这就对了,李家文!你终于能体会到你爸爸妈妈的不易了!你是你爸爸妈妈的心肝宝贝,他们怎么会不要你呢?你想想你以前,是谁不厌其烦地喂你吃饭,是谁嘘寒问暖地给你买衣服,是谁焦急地带你去看医生?你爸爸妈妈怎么会不要你呢?”

    陈励海缓缓道来,普通的话语好像蕴含了强大的魔力,往事一幕一幕在李家文脑海里闪过。

    还记得他当时只想着看电视,不愿意吃饭,吃不了几口饭,就对着他妈妈大喊大叫,还是他妈妈一口一口地喂他,他还怒斥着他妈妈,让她离开。

    还记得他睡觉踢被子,着凉感冒后,身体一直发热,是他爸爸,急匆匆地开着车,半夜带着他去医院急诊,医生在旁边询问的时候,他爸爸就在一旁焦急地看着。

    还记得………..

    以前都觉得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事情,被陈励海一吓过,此时回想起来,却有了一种别的味道。

    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在李家文的心头缠绕着。

    一丝愧疚居然从中出现,李家文突然觉得自己以前做的事情太糟糕了!

    “对不起,爸爸妈妈!”想着想着,李家文又哭了起来。

    李家文突如其来的哭声让陈励海有点无语,怎么又哭了?

    他不得不再度板下脸,沉喝道,“好了,不要哭了!不准哭!”

    在陈励海的“威胁下”,李家文才勉强止住哭意,一嘴哭腔地问陈励海,“老师,我妈妈呢?”

    “干嘛?”陈励海没好气地道,李家文三番两次的哭声,也不知道有没有吵醒外面睡觉的学生?

    “我想妈妈了!”李家文眼角含泪地抽搭道。

    听到这话陈励海有点奇怪,他低头望去,此时李家文的眼神里,不见最初的偏执,反而带上几分纯真……..

    这……….陈励海心里有点举棋不定,他想了想,问,“你妈妈去给别人道歉了!”

    “向谁道歉?为什么道歉?”李家文连连发问。

    “因为你的事情!”陈励海答道。

    “因为我什么事?”李家文居然还不知道。

    “你打伤了同学,你妈妈去给人家赔礼道歉。”陈励海道。

    “为什么要道歉?”李家文是真的不懂!

    “不道歉你就会被学校赶出去!”陈励海撇撇嘴道。

    “赶出去?”李家文低着头不知道想什么,一会,又问,“那我妈妈会怎么样?”

    “应该被对方家长刁娜吧,可能还要赔钱,赔点医疗费之类的。说好话!”陈励海猜测道。

    “刁娜我妈妈?哼!”李家文现在越想越气,呼吸越来越重,握紧了拳头,“他妈妈刁娜我妈妈,那我就再去打他!我见一次打一次!我见一次打一次!我要打到他妈妈都认不出他!”

    现在网络发达,孩子就是早熟,连“打得孩子他妈都认不出”这句话都懂!

    “你是想害死你妈妈吗?”陈励海一见李家文情绪不对劲,连忙冷冷喝问道。

    “我没有像害死妈妈!我想替妈妈出气!”李家文见到陈励海的样子,一下子就变得乖乖的,老老实实地道。

    “如果你真想对你妈妈好,你就不应该再去打人!你打得越多,你害你妈妈就越惨!”陈励海冷冷道。

    “怎么会?”李家文不解!

    “怎么不会?你一打人,你妈妈就得去给人家赔礼道歉,去给学生家长道歉,去给老师说好话,甚至还要给学生道歉!你妈妈多大的人了,老是道歉,你妈妈心里不会难受吗?你老是闯祸,你妈妈老是害怕,心里会不担心吗?”

    李家文被陈励海说的无语。

    隔了好久,李家文才问道,“那我要怎么样,妈妈才会好!”

    陈励海一听,终于展开了笑颜,轻声道,“只要你好,你妈妈就会感到很欣慰!”

    “如果你再表现得乖一点,懂事一点,那就更好了!”

    “怎么样才算乖一点,懂事一点?”李家文问。

    “你不打架就是乖!懂事的话,你可以学一下孔融让梨!”陈励海随口道。

    “孔融让梨?”李家文疑问不解!

    “是呀!你看人家孔融做了什么,你做了什么?为什么人家孔融人人夸,而你,却是让你爸爸妈妈那么伤心?”陈励海问道。

    李家文闭上了嘴巴,心里思索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