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司职 > 第十二章 特殊学生李家文
    十一点二十分,文德路小学的铃声响起,“铃铃铃………”

    学生如潮水涌了出来,整个大门口一下子变得沸反盈天,而各个托管机构的老师面前,也排起了一条条热闹的队伍。

    最引人注目的是领航教育家教老师面前的队伍,放学没多久,就排成了三条长长的队伍,按照年级排列,朝气蓬勃的各年级小学生在其中兴奋地说着话。

    在小学生们看来,学校就是囚牢,而放学就是自由的时光。

    相比别人家机构的学生队伍,陈励海机构的托管学生形成的队伍长度还不及人家队伍的一半,队伍弯弯曲曲的,高矮不一,各个年级的学生都有。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

    其他托管机构的学生队伍都带回去了好久,而陈励海托管机构的队伍还停在原地。

    整个学校大门只剩下一两个家教老师在等待被学校老师留堂的学生,还有就是他们这条队伍了,所以显得异样的显眼。

    那几个女家教老师不时向陈励海投来好奇和怪异的眼神,还凑在一起叽叽喳喳。

    虽然听不清楚她们说什么,但是陈励海不用想,都知道她们讨论的内容是关于自己。

    而这时,他那条队伍里的学生也开始不满起来。

    “老师,还要等多久?我好饿!”站在最后面,六年级的王志勇嘟着嘴,第一个叫了起来。

    他这一说,就像打翻了马蜂窝,其他也憋着一肚子火的小学生也一个个叽叽呱呱叫了起来,说的内容大同小异,都是在问陈励海什么时候带他们上去托管机构吃饭?

    陈励海皱起了眉头,让学生安静了下来,然后问,“你们真的没有见过李家文?”

    那些学生一听,一个个拼命地摇头。

    陈励海眉头皱得更深了,李家文是一个四年级的男生,不知道什么原因,到现在都还没有出来!

    他们这条队伍一直没有上去,就是为了等待李家文。

    有点可惜的是,在他机构托管的学生,只有李家文一个四年级学生,所以他没有像往常一样过来,陈励海也搞不清楚他的情况。

    见学生的不满情绪越来越高,陈励海无奈,只得让厨娘许姨先带他们上去。

    临走前,他特意叮嘱了队伍里的不安分份子,像王志勇,赵欣妍这几个人,叮嘱他们上去后不要乱跑,乖乖吃饭。

    厨娘许姨上去后就要帮学生打饭,没空管理学生。

    本来机构上面至少要有两个工作人员,一个负责给学生打饭,另一个则管理学生安静吃饭。

    这也是陈励海迟迟不上去的原因,就是怕学生在上面乱闯,惹出一些乱子!

    其实说到底,还是陈励海托管机构人员不足的原因。

    现在也没有别的好办法,只能寄希望学生会乖一点了!

    厨娘许姨带着学生队伍走了,陈励海则进入学校里,走过空旷安静的操场,来到教学楼,爬到四年级所在的楼层。

    陈励海先去了李家文所在的四年一班教室。

    教室里一个人影都没有。

    陈励海又沿着走廊往下走,顺势看了其他四年级班级教室,同样一个人影都没有。

    最后,陈励海走到走廊最后,来到教室办公室所在的位置。

    激动的说话声从办公室里面传了出来,“家文妈妈,不是我不近人情,只是这次你家家文这次做得太过分了!”

    陈励海循声望进去,在一张办公桌前面,一个带着圆框眼镜,身材发福的中年妇女正情绪激动地说着。

    而在她的前面,正站着一个满脸歉意和疲惫的瘦弱妇女。

    在这个妇女的旁边,站着一个脸色病态苍白,眼神有点偏执和阴鸷,嘴里一张一合,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的小男生。

    这个男生正是陈励海一直等待的学生李家文。

    而李家文旁边的妇女则是他的妈妈。

    只见李家文妈妈言语带着一丝哽咽地说道,“对不起,徐老师!我知道家文这次做错了事情,请再给他一次机会,我一定会好好管理他的!”

    被称作徐老师的发福妇女脸上有几分无奈,她叹了口气,说道,“家文妈妈,我也很想再给他机会!可是,家文已经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了!”

    “莫名奇妙对其他学生发动攻击,造成其他学生受到伤害!就像这次的胡优,无缘无故被他抓得一脸疤痕,你说胡优妈妈看到了会怎么想?”

    “问家文打胡优的原因,家文又什么话都不讲!”

    “家文妈妈,别的孩子也是人家妈妈的心肝肉,别的孩子妈妈看到会怎么想?”

    “要不这样,你让家文回家休息一段时间,等恢复得差不多了,再回来上学!”

    现在出台了新规,义务教育时期,学校不能开除学生。

    当然,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遇到一些实在顽劣或者特殊的学生,在没法开除他们,而又不想影响其他学生的情况下,学校一般就会让学生休息一段时间,至于休息多久,这就得看情况而论了!

    “徐老师,真的很对不起!是我的错!是我平时管理不够!可是我和他爸爸都得上班,家里没人照看,我怕他一个人在家会出事,所以徐老师,我恳求你,让家文继续在班级里读下去,好吗?”李家文妈妈眼眶湿润,语气凝噎地说着。

    而李家文却不管不顾,一点感觉都没有,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知道在想什么,嘴巴无声地张合着。

    把这一幕尽收眼里的李家文老师,心里又是重重一叹,“家文妈妈,现在不是我想不想让家文留在班级,而是其他家长愿不愿意的事情了!别的不说,就说胡优妈妈,她现在还不知道这事,晚上胡优回家后,他家长看到他脸上的爪痕,到时候………”

    徐老师没有说下去,胡优妈妈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主儿,何况涉及到自己的孩子!

    “徐老师,请你把胡优妈妈电话给我,我给她亲自道歉!并且我保证,我以后一定会好好管教家文,绝对不会让家文出现随意伤害其他同学的行为!”

    “家文妈妈,你这是……….哎……….”徐老师也很为难!

    经过李家文妈妈苦苦哀求,徐老师终于松口,让李家文继续留在班级里,不用回家“休息”!

    只是徐老师会密切关注李家文的行为,一旦发现他又有伤害其他学生的念头,那就什么都不用说了,必须让他回家“休息”一段时间。

    徐老师必须得为其他学生负责!

    李家文妈妈含泪地点点头。

    ………………………………………………………………………………………………………………………………………………

    陈励海站在一旁,目送着李家文班主任徐老师抬头挺胸地大跨步离开,然后静静看着李家文妈妈领着李家文走了出来。

    看到陈励海,李家文妈妈有点吃惊,“小陈老师,怎么你也在?”

    “恩,一直见不到家文,我进来找他!”陈励海道。

    李家文妈妈脸上露出苦涩之意,然后才对陈励海道,“小陈老师,谢谢你!”

    “这是我的工作,家文妈妈!”

    李家文妈妈说这话的时候,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睛里又是泪光朦胧。

    陈励海见状心里也是暗暗一叹,摊上一个与生俱来就有间歇***倾向的孩子,李家文父母活得也是累!

    据陈励海所知,李家文已经不是第一次打人了!

    因为这种暴力倾向,李家文被很多老师投诉过,连累他父母从小在他后面给他擦屁股,到处给人道歉,给家长道歉,给老师道歉,给学生道歉。

    但是李家文还是一点改进都没有!

    这不是性格的问题,可以重新塑造,这好像是头脑缺陷的问题,很难解决!

    也因为这种暴力倾向,李家文被好几家托管机构拒收,最后只得来到陈励海的托管机构。

    没办法,为了生存,陈励海只得收下这种学生,然后在平时的工作中,严密监视!

    在陈励海的托管机构里,李家文虽然表现怪异一点,但是也没有出现打其他同学的情况。

    陈励海原本以为可以一直“相安无事”下去,只是没想到,该来的,始终会来!

    虽然不是发生在他的机构里,但是有一就有二。

    李家文已经成为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炸的炸弹了!

    陈励海也在开始,要不要像其他托管机构一样,这个月结束后,就不再接受李家文的托管!

    这也是为其他学生着想!

    就在这时候,李家文妈妈又半蹲下身子,眼睛直视自己的儿子李家文,语气重重地道,“家文,以后不准打其他同学,知道吗?这是不对的行为!你这样子,以后不会有人喜欢你的!”

    “不喜欢就不喜欢!我也不需要别人喜欢!”李家文执拗地回道。

    陈励海怀疑李家文根本没有把他妈妈的话听进去!

    “李家文,你再这样子下去,不会有人要你的!妈妈都不会要你的!”李家文妈妈又委屈又生气,眼泪忍不住就流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