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司职 > 第一章 系统启动
    华夏南方,海东省,省会林州市。

    林州市中心长河区,与省一级小学“文德路小学”临近,只隔一条马路的中高档小区“紫荆华庭”里。

    靠里面11号楼三层,靠左手边一间挂着“乐学”招牌的房子里。

    房子入门大厅,右上角的位置,由一个白色的文件柜,一张黑褐色的木桌,一张软垫老板椅,两张背靠木椅组成的简易工作台,陈励海就坐在老板椅子上。

    桌子上放着一个烟灰缸,烟灰缸里面是一根根熄灭的烟头还有铺了一底层的烟灰。

    而在烟灰缸的附近,一包10块钱的双喜软经典,正软软地趴在那里。

    陈励海的手上也夹着一根点燃的香烟,他把香烟放到嘴上,满满地吸了一口,烟草燃烧,烟气由喉咙直下,入肺,流转一圈,然后又从陈励海的口鼻里吐了出来。

    整个简易工作台顿时烟雾缭绕,把陈励海阴沉烦躁的脸覆盖其中。

    陈励海现在很烦。

    真的烦!

    就在昨天晚上,他被几个托管的学生家长给联合起来投诉了。

    投诉的原因也很简单,就是说托管机构管理不好,学生乱糟糟的,作业经常要拖很久才能完成,甚至没法完成,最致命的一点,是新学期的第一次单元考试,全部考砸了。

    鲜红的分数引爆了家长们的怒火,昨晚那三个家长都对陈励海下了最后通牒,如果接下来的两周,学生们的情况都没有改善,他们就不会在这里托管了。

    更打击陈励海的是,那几个家长的声音刚落,就连那几个三年级学生都拍手叫好,一副“早就不想在这里待下去”的表情。

    如果不是他的托管机构是一个月交一次托管费用的话,陈励海估计,那几个家长早就拍拍屁股走人,寻找另一家托管机构了。

    靠“文德路小学”吃饭的托管机构,又不是只有他一家。

    美国著名心理学家亚伯拉罕?马洛斯的需要层次理论有五层:

    一,生理的需要。这是维持人类自身生命的基本需要,如食物,水,衣着,住所和睡眠。

    二,安全的需要。这是人类避免危险的需要。

    三,友爱和归属的需要。当生理及安全需要得到相当的满足,友爱和归属方面的需要便保持主要地位。

    四,尊重的需要。即自尊和受别人的尊重。

    五,自我实现的需要。具体是指一个人从事自己最适宜的工作,发挥最大的潜力,成就自己所希望实现的目标。

    陈励海现在就觉得他尊重的需求和自我实现的需求都得到满足。

    他被家长们狠狠践踏了!

    一念至此,陈励海又狠狠地抽了一口烟,感受着烟气在喉咙和肺里火烧缭绕的感觉,这会让他心里舒服一点。

    现在是9月17日,周四,下午两点四十五分!

    9月是小月,只有30天,也就是说,他还有13天可以用来挽救!

    不然的话,真让那三个学生走了,他这个托管机构的晚托学生人数就变成6个,靠着6个学生,如何养活“乐学”机构内包括他在内的两个老师?

    而且,人是有从众心理的,那三个三年级学生都走了,其他家长一看,说不定也让自己的孩子跟着走了!

    到时候,就真的是大厦将倾,“乐学”机构可以宣告倒闭了!

    想到那悲惨的未来,陈励海又忍不住吸了口烟,脸色转为苦涩。

    他今年25岁,是专科学校林州市师范学院的毕业生。

    去年,他拿着几年辛苦工作积攒下来的四万块钱,和一个大学同学的六万块钱,湊了十万块,一起合伙,开了这家辅导机构“乐学”!

    大学同学会说话,会来事,靠着跟学生家长们谈天说地,再加上机构收费便宜,在这“文德路小学”的一干托管机构里扎根下来。

    那时候,“乐学”托管机构以前虽然学生也不多,但还没落到这步田地,也有19人午托,11人晚托,其中8人是午托晚托都有。

    “乐学”机构新开,收费不高,单独午托的费用一个月才600元,单独晚托贵一点,也才700元,如果午托晚托都一起的话,那就1100元。

    8人午托晚托都有,一个月就是8800元,8个人单独午托,就是4800元,3个人单独晚托,就是2100元。

    一个月总收入就是15700元。

    紫荆华庭是中高档小区,“乐学”租用的工作场所是三房一厅,98平方米,一个月就要4200元,水电每个月大概是500元,这就不见了4700元。

    请了一个煮饭阿姨,让她买饭煮饭给学生吃,每个月的月薪就要3000元,买菜钱一天50元,一个月大概是1500元,这又要开销4500元。

    15700元收入,就剩下6500元。

    还要请老师!

    陈励海和他的大学同学都是师范生毕业,两人辛苦一点。

    午托由陈励海和他大学同学一起负责,晚托则由他大学同学和一个还没毕业的师范生负责,11个人晚托被分成两个小班级,两人各负责一个班级。

    这个师范生是陈励海他大学同学借着师兄的名义,从林州市师范学院中文系中,找到的一个还不错的大三师妹,属于兼职状态,而不是全职。

    他们开给这个大学师妹,一个月也就1500元的工资。

    陈励海只负责午托,午托结束后他就去上班,所以他拿的工资也不高,就1000元意思意思。

    毕竟午托是最轻松,让学生吃饭睡觉就好,不用逼着学生做作业!

    而陈励海大学同学,因为午托晚托都负责,还要管理整个“乐学”,最辛苦,虽然拿的工资是最高的,一个月是3000元。

    扣掉了他们的人力成本,6500元就只剩下1000元了。

    每个月还有各种杂七杂八难以计数的费用,算下来也有一两百,最后利润也就只有800元了。

    这还是没有算上税的情况下。

    税务的话,到时候还要找一个会计临时负责算账,不过他们托管机构收入这么低,税费倒是不会太高!

    800元,按照四六分成,陈励海每个月能分到320元,他大学同学也能有480元。

    虽然赚钱不多,但毕竟是个好兆头。

    因为很多大头成本都是固定的,每多一个学生,赚的钱就越多。

    未来是光明的,所以那个时候的陈励海和他大学同学,都很有奔劲,非常用心,就等着把托管机构的口碑做起来,学生们源源不断过来,钞票也源源不断地过来,然后………

    可是,天算不如人算。

    陈励海怎么都没想到,他大学同学竟然迷上了赌球,短短半年里,就输了几十万,信用卡刷爆,欠了一屁股债。

    没办法了,他大学同学只得把“乐学”机构六成的股份转给陈励海,拿着陈励海最后的一点小积蓄1万元,消失无踪。

    他大学同学跑路了,他也只能辞掉之前的一份工作,过来全权负责起“乐学”机构。

    只是,他毕竟不是当老师和管理的料,再加上不时有他大学同学的讨债人员过来骚扰,一番折腾下来,就落得现在的场面。

    午托人数只有13人,晚托人数也降到了9人。

    如果那3个学生也走了,连锁反应下,“乐学”就真的要玩了!

    一瞬间,陈励海变得垂头丧气!

    “乐学”就像他的孩子一样,如果孩子要死了,身为他的家长,陈励海也是痛心不已!

    只是,还能如何挽救?

    陈励海眼眸里的苦意都快溢出来了,却想不到什么好的办法?

    就在这时,陈励海突然脸色一变,猛地站了起来,当啷一声,站起来的动作幅度过大,身体还撞到了办公桌,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

    但身体的疼痛和外在的响声,都没有引起陈励海的注意,他的注意都在骤然出现在他脑海里的声音上。

    “职业大师系统启动………..宿主绑定!”

    “检测宿主职业!”

    “确定宿主职业…….乐学辅导托管机构校长!”

    “确定校长等级——差劣!”

    “新人礼包正式发放!”

    随着最后那道声音,陈励海的眼前突然爆发出一团黑光,黑光过后,一个造型精巧的黑色宝箱就出现他的面前。

    “里面是什么?”陈励海只是心念一动,黑色的宝箱就自动开启,一道布满神秘花纹的卷轴就出现在他面前。

    “恭喜宿主获得技能卷轴:不怒自威!”那道毫无感情波动的电子音又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他脑海里。

    “是否领取?”

    “这是什么鬼东西?”陈励海低声自言自语道。

    话音刚落,那毫无感情波动的电子音又出现在陈励海的脑海里,“本系统是个人职业辅助系统,旨在培养和提高系统宿主的职业能力和职业素养。”

    这所谓的“职业大师系统”居然回答了他的问题,这让陈励海为之一振,脑子一转,另一个问题又浮现在心头。

    “你从哪里来的?”

    “沙沙沙沙…………”一阵嘈杂声出现在陈励海脑海里,似乎是这系统在检索答案。

    一会,毫无感情波动的电子音才道,“未知,无法回答!”

    “好吧。”陈励海砸砸嘴巴,他想起刚才这神秘系统说它是为了提高系统宿主的职业能力,好像他绑定了乐学辅导托管机构校长的职业,居然还被说是差劣,于是问道,“那你怎么提高我的职业能力?”

    电子音响起,“系统会根据宿主的情况,发放任务让宿主执行,根据任务的完成情况,系统将给予恰当的积分。积分可以抽奖!”

    “抽奖?”一想起抽奖,陈励海就浮想翩翩。

    好一会儿没反应。

    这时,电子音又道,“是否领取?”

    “领取什么?”陈励海回过神来,张嘴就问。

    一说话他就“看到”那幅布满神秘花纹的卷轴。

    这还用说吗?

    陈励海此时已经冷静下来,不复之前的慌张。

    他之前是以为自己得了重症,但没想到是得了金手指!

    他也是熟读起点众多小白文的男人,对于这种情况,心理很快就接受了。

    所以,他毫不犹豫地在心里默念道,“领取!”

    布满神秘花纹的技能卷轴随之拉开,现出了四个充满独特韵味的古体纂字:不怒自威。

    然后四个大字就原地炸开,化为一只只墨色的小蝌蚪,在半空中游动着,朝着陈励海的脑海里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