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贞观年少 > 第三十三章 数典忘祖
    独孤诚说的话只是借口,一个抽儿子的借口。

    乡野之人当然也明大义,但是当时没因为一句惠及天下抽孩子,反倒现在却因之前的几句话抽孩子,自然是因为独孤武把他给坑了。

    打不过妻子,还能打不了儿子?

    王根拿着一贯钱跑了,跑得比兔子都快,估计不想看着狗蛋儿叔挨抽。

    虽说看人打孩子挺好看的,但刚刚接受了狗蛋叔的一贯钱,王根到底是知恩图报之人,若换一个人他肯定会抱住,但是抽狗蛋儿叔的是独孤诚,他不敢抱。

    独孤武后悔自己把爹给坑了,若有后悔药卖,估计五百贯······就拿一百贯来买上一把后悔药了。

    俗话说,实践出真知。

    独孤武现在觉得这句话真是精辟,他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和遭遇告诫所有人,坑啥都行,就是不能坑自己老爹,否则会被抽,狠抽。

    哀声叹气的望着家里的箱子,准确的说是唉声叹气的望着脸上笑开花的张氏和独孤诚,没人理会他,他的声音愈来愈大。

    似乎被儿子打扰了自己的兴致,独孤诚头都没回地怒道:“叫魂儿啊,老子抽你用了多大劲,老子比你清楚,回屋躺着去。”

    独孤武回屋了,这一躺就是三天,除了必须出门解决生理卫生,一直躺在屋里,还别说躺了三天真感觉不到疼,还以为老爹当时说假话,没想到一点不假。

    这三天村里发生了大事,杜如晦说的近日其实是第二天,近两千人的队伍来了村里,前来的禁卫倒也规矩,没干啥偷鸡摸狗的事,天不见亮进村挖盐矿,然后傍晚便离去,这让村里仅剩的三家人放心不少。

    就是领头的将军脾气大得很,王远一家本打算上山打今年最后一次猎,却被领头的人给赶走了,说是盐矿附近不得有人查看。

    王虎骂了句傻子,便被踹了好几脚,说再敢来就砍头,脾气大的吓人。

    反正独孤武从独孤文嘴里听说的就是这个样。

    只有三户人家的村庄似乎与以往没什么不同,就是最近几日多了些吵闹声而已,多了一个常常坐在门槛上叹气的人。

    从屋里出来,又见到老爹坐在门槛上望天叹气。

    独孤武走了过去,问道:“爹,你最近咋了嘛,有事您说事啊,我们也想想办法。”

    独孤诚叹道:“明日的日子不好过咧,小雪都过好几日了,也没见着要下雪的样子。”

    两日前,收下五百贯的独孤家除独孤武外,全家出动,还请了王根一家和王远一家的汉子去城里买粮,整整一天都在来来回回的运粮。

    现在独孤家有钱又有粮,粮食多到明年都不一定能吃完,成功晋升到了村里的首富之列。

    但是独孤诚到底是庄稼人,他想得不是家里有多少粮食,而是家里的庄稼地,丝毫没有自己已经成为村里首富的觉悟。

    独孤武笑道:“爹,您也想太多了,我们家又不指着明年的收成过活,您现在可是拥有五百贯的有钱人,还能怕明年饿着。”

    独孤诚点头笑了笑,没说话。

    但独孤武却明白,老爹其实与前世村里的老人们是一样的,他们热爱的是自己家的土地,与家里有没有钱关系不大。

    这种事劝不了,独孤武也就不劝了,进屋瞧着独孤文在屋里傻笑,独孤武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不就是晚娘昨日让她大哥送来的一件衣袍么,还是自己家出钱给买的布料,这都抱着笑了整整一天了,有完没完。

    家里没法呆了,大哥在屋里抱着衣服傻笑,老爹坐在门槛上唉声叹气,母亲从昨日就没有出过屋,连饭都是老爹做的,母亲就一直在屋里笑着串铜钱。

    出门走到河滩边,找到自己熟悉的位置坐下,旁边一个站岗的士卒面无表情站着,像似帮独孤武站岗似得,想要聊上两句,却又不好意思打扰人家。

    独孤武似乎也习惯了坐在石头上望着河面发呆,也不说话,就是今日的叹气声却比往日多了许多。

    不知道过了多久,站岗的士卒终于忍不住了。

    “俺等着你说话呢,你光叹气干啥,有话你倒是说啊。”

    看来这位大哥也是爱聊天之人啊。

    独孤武转头笑道:“这位大哥,站在河边吹风冷不冷?”

    “咋不冷,俺还想去挖盐矿来着,在这儿站着守船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

    “那你倒是去啊,看个锤儿的船哦,现在这天气,你还怕有人把你们的船给凿漏了不成。”

    守卫的士卒似乎找到的知心人,一屁股就坐到了独孤武的旁边,气呼呼地道:“可不是么,俺也这么说,谁知道那狗日的王二狗给俺们校尉说,村里没好人,保不齐会被人给凿漏了。”

    “泾阳县守城的王二狗?”

    “小兄弟认识?”士卒疑惑道。

    “可不认识么,还有仇呢!不过,他一个城门伍长咋进你们禁卫了,你们禁卫不挑人啊?”

    士卒打量四周,见到有人背着盐矿过来,便没再继续说下去,直接站了起来,但是独孤武懂了,这是走后门进的禁卫。

    事实上也是如此,独孤武只是理解错了一个小问题。

    根据闲聊从士卒口中打听到的情况,他们不是禁卫是左监门军卒,被李世民派到村里挖盐矿,正好遇见了守城的王二狗,王二狗便借着王元敬的关系进了左监门军中担任队正。

    “左监门中郎将不是杜将军么,你们杜将军也来村里了?”

    “现在村里就只有陈校尉在······”士卒顿了顿,叹道:“杜将军那么大的官儿。”

    士卒的话没有说完,独孤武脑补完了,杜将军那么大的官儿,怎么可能来正阳村喝西北风。

    来来往往运盐矿的人越来越多,独孤武便回了家,回到家便听张氏和独孤诚在商议明日去王根家吃喜宴带多少礼去合适。

    以前,家里没这种烦恼,现在村里其他两家人都知道独孤家有钱,烦恼也就来了,送少了不合适,送多了又给人一种显摆的感觉。

    “给个几十文就差不多了,您用布给包起来,王远叔一家也瞧不见,三叔家又不是那种人,想这么多干啥。”

    张氏眉开眼笑说我儿聪慧,独孤诚冷哼一声说老子也是这般考虑的,然后就没独孤武啥事了。

    翌日。

    独孤武一家四口到了三叔家帮忙,却不想王远叔一家早到了。

    “王虎,你们今日起这么早?”

    独孤武提着一块腊肉,很是热情的打着招呼。

    “没办法,那些士卒来的早,睡不着啊。”王虎叹了口气,有些不太高兴的望着独孤武道:“狗蛋儿,你不实在,弄出制盐的法子,也没说想想俺们。”

    正阳村里有卤盐矿,村里人都知道吃卤盐矿要死人,对盐的认知比对粮食的认知强,村外的人家都是醋布,而正阳村里的人宁愿少吃一口饭,都会去县里买盐吃。

    虽说盐差了些,但也挺贵的,王虎对独孤武私藏制盐秘方的行为不高兴很正常。

    独孤武也能理解,但语气却不太好,“我说我能从毒盐里制出食盐,你们能信?再说了,我爹不是送了你们好些盐,我家剩下的都没你们多。”

    王虎点点头,感叹道:“还是诚叔人好。”

    这就说我人不好呗。

    独孤武翻了翻白眼,问道:“听说你们还要上山,带上我咋样,长这么大还没打过猎咧。”

    “只要诚叔和婶子答应就行,等到士卒们走了,俺们就上山。”

    絮絮叨叨聊了大半天,都是在听王虎说打猎的事,独孤武心里越发急切,恨不得士卒马上就走,跟着王远一家上山瞧瞧。

    中午三家人上桌,王家的小子们看着满大桌子的菜直擦口水,这样的饭菜就是过年也没瞧见过,小孩子吃的高兴,大人也高兴。

    欢声笑语就没断过,一直持续到了一位将军打扮的人带着一群人赶到王家。三叔腾地一下就站了起来,望着一位中年汉子喊道:“七郎,是七郎回来了。”

    在场的人愣住了,独孤诚和王远转头望了一眼,独孤诚没说话,王远却大笑道:“是小七,是小七,啥时候回来的?”

    独孤武在独孤诚耳边低语:“爹,三叔和王远叔说的是不是王根他爹?”

    独孤诚点头,却没说话。

    “真是王根他爹啊,您以前是不是见过,然后才给王根改了名字?”

    独孤诚依旧点头。

    接下来的一幕,便让独孤武完全明白老爹为什么要给王根改名字了。

    三叔和王远叔看着那人兴匆匆的走上前,老泪纵横地说家里的喜事,感慨人还活着,但那人却理都没理,很冷淡的说了一句,“本都尉不认识你等。”

    很狗血的一场认亲仪式,独孤武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会被自己给碰上。

    冷漠的话语让三叔嘎的就晕了过去,原本欢喜的三家人顿时慌了,七十的老人了,一下受到刺激晕过去了,能不能再醒过来可就不知道了。

    为首的将军愣了一下,转头看着身边人,那人却摇头说,不认识,将军便没理会,问道:“谁是独孤武?”

    “我是。”独孤武随口喊了一嘴。

    “杜尚书让本将给你带句话,卤盐矿给你留下一些,只可自己使用,不得贩卖。”

    独孤武点点头,看着离去的背影,怒道:“数典忘祖的狗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