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贞观年少 > 第二十一章 拜师收徒
    今日的天气很好,秋后阳光很温暖,很恬静,如同母亲温暖的手掌轻轻地拂过面庞,中天的日头晒得人浑身懒洋洋的,不管做什么都会让人忍不住露出笑脸。

    在这个纯粹的年代里,喜欢一个人,不是因为他有房有车,有钱有权,只是因为那天的阳光正好,他穿着一件干净的长衫,背着两捆柴从我家门前路过。

    这或许就是当初晚娘看上独孤文的原因之一,而今天的阳光也很好,却是没了当初的笑容,晚娘没有,独孤家三人也没有。

    而且,没有笑脸的还有酒楼的厨子和杜如晦及其随从,只不过他们的时间比独孤家三人的时间要早上许多。

    从泾阳县出来的酒楼厨子与杜如晦早已打听好了消息,若非前两日一直下雨,早到了正阳村拜访。

    等到几人赶到支流与渭水交界处便没了笑容,因为按照他们的想法,正阳村的百姓出入,支流交界处是有船家的,而现在只有一艘竹筏飘荡在河流上。

    看样子就知道,这是别人家的竹筏,又不好意思私自借用,不告自取视为贼,杜如晦到底是读书人,有读书人历来尊崇的道理和讲究。

    好在他们的运气不错,在河岸边没等多久,一艘不大的木舟飘飘荡荡的从渭河北岸过来了,来人笑问道:“杜公,你们去哪儿?”

    “我等去正阳村,不知王大郎可否送我等一程?”杜如晦抱拳笑道。

    觉得杜如晦的样子才是读书人的样子,自己应该学一学,王智便拿着竹篙抱拳,结果没学到杜如晦的儒雅,反倒是自己的脑门上被竹篙敲了一下,讪笑道:“正好今日俺要去正阳村找二郎说喜事,你们上来吧。”

    话音未落,王智又有些为难道:“你们人太多,船坐不下。”

    杜如晦认同的点点头,正待吩咐随从回长安,又听王智笑道:“这里的竹筏便是二郎家的,肯定是大郎去泾阳县卖柴去了,傍晚时便会回来,你们等等。”

    这意思是让自己等人皆在此处等候独孤大郎?

    杜如晦觉着自己没猜测,因为他看见王智并没有靠岸的打算,准备撑船往里走。

    杜如晦连忙喊道:“王大郎,你且把我二人送到正阳村。”

    王智听到这句话,这才把木舟靠岸,让杜如晦与提着拜师礼的厨子上了木舟。

    还是原来的那条河,河水清澈能看见游鱼在河中肆无忌惮的游动,偶尔还有两条鱼跳出水面。

    杜如晦望着两岸青山,看着河中游鱼,有感而发地笑道:“正阳村是个好地方。”

    “不好咧。”撑船的王智觉得杜如晦有些傻,颇为忧伤的叹了口气,似乎在为杜如晦的智商感到担忧。

    以前在正阳村连饭都吃不饱,阿翁说正阳村穷的连皂隶都不来收税,正阳村的日子不好过,不是个好地方,杜公现在却说正阳村是个好地方,真傻······大家都说俺是二傻子,原来杜公比俺还傻。

    想到自己比读书人聪明,王智又笑了。

    “对了,你们去正阳村干啥?”路途无聊,以前一个人去正阳村就觉得无聊,现在有人同在一条船上,王智认为应该聊聊天。

    “俺去拜师,杜公去干啥,俺不知道。”厨子瓮声瓮气道。

    “拜师好咧。”王智还没忘记前些天独孤武教了厨子厨艺后,厨子说要拜师的事,笑道:“二郎是有本事的人,村里人都说二郎是那啥星下凡,反正你拜了师能学到好多东西咧。”

    听不明白王智口中的那啥星,但是知道独孤武是有本事的人便足够了,所以杜如晦笑问道:“独孤二郎有没有从毒盐里制出食盐的本事?”

    “毒盐,村里的毒盐可不敢吃,听阿翁说早些年村里人去挖毒盐吃死了好些人,去年九叔家小孙子不小心吃了毒盐,全身发紫,那样子可吓人咧,俺好几晚都没睡着。”

    想起九叔小孙子死去时的样子,王智打了哆嗦,手中的竹篙不稳,木舟晃动,差点没把木舟上三人给晃到河里去。

    杜如晦不敢问了,怕王智答非所问,又想起什么不好的事,导致自己可能落水。

    厨子又是话不多的人,王智许是因为被吓着了,也没了话,赶往正阳村的这一路上三人安安静静。

    到村口停好木舟,见着三叔在田地里忙活,王智很是热情的打了声招呼。

    正阳村几年都没外人来,三叔有些意外的看了看打扮不差的杜如晦和厨子,便顺嘴问了一句。

    王智也没多想,说是来拜二郎为师的,自动把杜如晦也加入到了拜师之列。

    杜如晦倒也没在意,打量起周围的环境,村子不大,与寻常的庄子相差无几,都是茅屋泥房,村里静悄悄的,只有偶尔的几声鸟鸣在村里回响,田地里还留有些稻草,是搬走的人家来不及收拾留下的。

    这是杜如晦对正阳村的初步印象。

    低头看了眼脚下的农田,杜如晦觉得农田似乎也不差,委实有些难以想象这里是皂隶口中那块贫瘠的土地。

    等到杜如晦回神,三叔已经走到了杜如晦身边,笑道:“走,俺带你们去狗蛋儿家。”

    一看穿着打扮就是读书人,读书人拜师还没见过咧,狗蛋儿不愧从小灵醒,还读了书,前几日去了一趟泾阳县,这都有人来拜师了。

    三叔笑的很开心,三叔口中的狗蛋儿也笑的很开心。

    爹娘和大哥去泾阳县,家里没人,自己挣了这么多钱,煮顿好的犒劳犒劳自己也是应该的,最多老爹回来看到留得饭食再骂一顿而已,反正已经吃过了,骂两句不会少块肉。

    所以三叔带着杜如晦等人到独孤家时,独孤武正在吃饭,没有肉也没有蔬菜,只有一碗白白的大米饭,饭碗比独孤武的脑袋都大。

    蹲坐在快要磨烂的门槛上,吃一口笑一下,看起来很傻很天真。

    “狗蛋儿,有人找你拜师咧。”

    三叔没进院子就在外面喊,独孤武抬头望去,有些发愣。

    传授几道菜的做法而已,这在独孤武眼里真算不得什么,更算不得什么手艺密诀。关键他还收了掌柜的钱,可以说传授厨子的几道菜是牛福用钱买的。

    拜师的事他真没放在心上,也认为厨子一时的感激,事后便忘了,可是瞧现在这态势,厨子还真来拜师了。

    只不过厨子拜师,你一个县丞跑来干啥,难道县丞都这么闲么?

    独孤武将疑惑憋在心里,起身招呼道:“三叔啊,我家正吃饭咧,进屋吃点。对了,我还得恭喜您昨日又添了一个小重孙。”

    走到小院的柴扉前,将几人迎进家,还没等独孤武开口,王智自顾自的说明了来意,说他阿翁用卖了羊的钱给他定了一门亲,他今天特地来告诉独孤武。

    王智很有作为小伙伴的觉悟,有了好消息不忘第一时间与好朋友分享。

    独孤武笑着点点头,想到爹娘和大哥今日一早出门干的事,脸上的笑容又少了两分。

    招呼四人落座,独孤武便去厨房端了四碗饭出来,见到白白的大米饭,三叔一个劲儿的说,狗蛋儿,你糟蹋粮食啊,但是吃的很开心,就是每次动筷子都显得有些拘谨,那是真怕糟蹋了碗里的饭。

    其他人也吃得很开心,杜如晦亦如此。

    吃过饭后,三叔没急着走,独孤武觉得三叔不地道,以为三叔还想在自己家里混一顿好饭。

    听见三叔望着杜如晦催促说拜师,独孤武有些羞愧。

    “三叔,您弄错了。”独孤武指着端坐的厨子笑道:“这才是来拜师的,那位可是我们泾阳县的县丞,当官儿的······”

    还没说完,听见是当官儿的,三叔便腾地一下站了起来,手足无措,完全一副乡下老农见到朝堂高官的样子。

    正阳村好多年连寻常人都没来了,更别说官了,堂堂县丞,好大的官儿咧。

    三叔面带惊恐,也不知该如何行礼,看着屋里熟悉的独孤武,急急忙忙地问道:“狗蛋儿,咋行礼,咋行礼?”

    杜如晦笑道:“老丈不必多礼。”

    独孤武也随口劝说了两句,说杜县丞不在意,就不必了,再说您老的年纪,也到了见官不拜的年纪,没那么多繁文缛节。

    不知道大唐律例中是否有这样的规矩,但是独孤武最近在一本杂书上看到过一点民与官之间的规矩,认为用到大唐官民之间大概也是没错的。

    人生七十古来稀,七十岁的年纪,在古代已是人瑞,享有种种特权,见官不拜便是其中的一个特权。

    三叔不怀疑独孤武的话,也不敢再留下来看热闹,朝杜如晦拱了拱手就撒丫子跑了,真的是用跑,比他那四岁大的重孙子都跑得快。

    听独孤武的介绍,厨子有些闹不懂杜公怎么就成了一个小小县丞,但是发现杜如晦不解释,厨子也没多那么一嘴,想着等拜了师,成了真正的师徒,在私下里给师父解释一下。

    “杜县丞今日前来所谓何事?在下可否有帮得上忙的地方?”独孤武行礼道。

    杜如晦笑了笑,道:“不急不急,二郎且先收徒。”

    听到这句话,厨子似乎把独孤家当成了自己的家,一个人忙前忙后,收拾了饭桌,还问独孤武家里有没有茶饼,受到独孤武的白眼之后,才提起桌上的水壶倒了一碗水。

    没错,是一碗水。

    毕竟看独孤家的样子,就知道不可能有茶杯了。

    两辈子没收过徒弟,但好歹拜师敬茶的道理独孤武还是了解。

    家里没有茶,也不能只敬一碗水啊,至少有个仪式嘛,比如······茶杯就不能少,哪怕茶杯里装着的是白开水。

    在厨子惊讶的目光中独孤武竟找出了几个茶杯,不用他吩咐,厨子便拿着茶杯去了厨房清洗。

    独孤武高坐堂前,厨子端着茶杯拜师叩头,然后送上了十条腊肉,便没了其他东西。

    独孤武觉得有些像文人拜师送束脩,但束脩六礼又不全,说是手艺人拜师吧,又不全是按照手艺人的规矩来。

    也不管那么多,厨子诚心诚意的磕了头,叫师父,独孤武打算认下这个徒弟。

    让徒弟起来,独孤武便没了其他动作,委实是他不知道做师父该干些啥,直到杜如晦提醒他要回赠礼品,才哦了一声,思考起自己该送徒弟些什么。

    徒弟送来十条腊肉,做师父的也不能太小气,但家里穷啊,拿不出好东西,独孤武认真想了想,觉得书应该不错,尽管自己不喜欢,但是其他人应该是喜欢的,算得上一份厚重的回礼。

    匆匆进屋找了本启蒙书籍《千字文》,递到厨子手中,看着厨子脸上的笑容,独孤武也笑了,“以后你就是我徒弟了,厨艺只是小道,记得以后多看书,读书才是正道。”

    教育了徒弟,独孤武笑得越发高兴,难怪老爹时常叫自己读书,叫人读书的感觉真好。

    厨子躬身答谢,很是兴奋,自己这辈子也就能当当厨子了,读书是不可能了······

    但是,家中的儿女可以读,儿子也有机会成为读书人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