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贞观年少 > 第十八章 农家讲究
    自在枯叶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

    南方的秋雨总是要比北方的秋雨更绵长一些,难免让人有股惆怅之感。

    北方的秋雨似乎比南方的秋雨下得奇,下得有味,下得更象样。

    在灰沈沈的天底下,忽而来一阵凉风,便息列索落地下起雨来了。一层雨过,云渐渐地卷向了西去,天又青了,太阳又露出脸来了。

    独孤武觉得郁达夫口中的北方秋雨似乎也没那么奇,没那么有味,就像正阳村的秋雨,下了两日了,也没见着一层雨过,便有太阳露出脸来。

    灰蒙蒙的天空中依旧淅淅沥沥的下着绵绵细雨,独孤武坐在门前,呆呆的望着雨水顺着屋顶茅草一滴一滴的往下滑落,碎小的雨滴犹如玉珠落盘,发出极为微弱的啪嗒声。

    “啪~~”脑袋上挨了一巴掌。

    “怂娃,看啥看,进屋看书去。”

    老爹越来越不讲究,现在不是瓜怂就是怂娃,也就是自己亲爹,揍爹······这种事总归不太礼貌,否则独孤武真想赤胳膊上阵,表示下自己并不怂。

    “对了,爹,你的腿有没有好一点。”独孤武转身进屋,走到堂屋停下了脚步。

    “好多咧,你现在有本事了,所以······更要多读书。”独孤诚笑得很开心,就是三句不离读书二字,好像在他心目中儿子所有的本事都是读书读来的。

    至于独孤武问独孤诚的腿好点没,是因为两日前发生的事。

    当时,独孤诚和独孤文在院子里劈柴,独孤武抱着一本杂书蹲在门槛边发呆,独孤诚突然说要下雨了,喊独孤文把柴搬到厨房。

    但是那日天气很好,风轻云淡,有一种让独孤武吟诗一首的冲动。

    比如:

    风轻云高天真好,我家父兄在劈柴。

    不孝小儿蹲门槛,母亲厨房正在忙。

    独孤武觉得这样的诗句就很不错,写实也写景,关键它通俗易懂,只要是个人都能听懂。

    只不过想到吟诗之后有被老爹抽的风险,独孤武才算了,全当老爹他们不懂欣赏。

    结果傍晚时分,正阳村便迎来了深秋的一场秋雨,独孤武顿时惊为天人,觉得老爹像电视剧的袁守城一样能掐会算,想让老爹给自己算算前程,便见着老爹使劲敲打着自己的腿。

    这哪里是什么能掐会算,分明是因为有风湿病导致。

    好在,家里的蜂巢没有卖,便给独孤诚用上了。

    但是,独孤武觉得效果应该不怎样,穷苦人家嘛,没有酒这种奢侈品,只是蜂巢,效果便减少了大半,估摸着有大部分心理原因在其中,才让老爹说出这句话。

    不管是什么原因,总归结果还是不错的,独孤武笑了笑,至于说读书······呵呵。

    现在独孤诚提到读书的话越来越多,独孤武左耳进右耳出的本事也日进千里,父子俩都有一颗同样的上进心。

    回到屋里,独孤武坐到床上,目光透过窗户,望向了细雨中的蒙蒙青山,再一次无聊的发起了呆。

    细雨中的青山像似蒙着轻纱,美丽而慵懒的少女,窗外的雨声犹如少女的呢喃般的轻诉,看不真切,也听不真切,却诱人心弦,独孤武嘴角轻轻勾起,脸上渐渐绽开了笑容。

    生活,其实还是不错的。

    青山,清风,细雨,还有一个安稳的家,关爱自己的家人,中年时期想要的一切都在这个家里,安安稳稳,平平淡淡,很完美。

    当然,若是老爹能少在自己耳边念叨几次读书,能改变下家里每天只吃两顿饭的规矩,那便更完美了。

    肚子又饿的咕咕叫了。

    前几日买粮回来跟家里提过,是不是改改吃饭的规矩,说了一大堆的理由,理由也很充足,独孤武自己都被自己的理由给说心悦诚服了,结果老爹只来了一句——敢败家,老子抽死你。

    母亲张氏倒是脾气好,言语和和气气的,说家里如今有粮过冬饿不着,我儿还挣了十两银子,家里也有钱,不差这一顿饭。

    不过穷苦人家不能只看眼前,今年倒是吃好了,明年呢,后年呢,还有你们兄弟俩的婚事,成了亲,家里就得翻修房子,以后有了孙子,还得让孙子读书,亏待了儿子没有足够的书读,不能亏待了孙子······

    张氏的计划很长远,独孤武都有些佩服自己老娘的长远打算,但是关键是,是不是太长远了,连孙子都出来了。

    家里有粮又有钱,但独孤武觉得今年这个冬天不好过。

    将手中的杂书扔到床上,起身出门准备喝两碗热水垫垫肚子,就见着王根戴着斗笠急冲冲地进了院子,看起来有些焦急,又有些兴奋,估计是有急事,来得很急,身上被甩了满身的泥水。

    “根子有啥事?”独孤武站在堂屋里问道:“来这么急,也不怕摔着,你摔着不要紧,你家里可······”

    话还没说完,院子里的王根已经失去了踪影,然后独孤武就见着张氏急冲冲的进了屋,拿出了一个包袱,匆匆跟着王根走了,连斗笠没戴。

    “爹,啥事啊?”独孤武走到厨房,见到的是家里万年不变劈柴,也不知道劈这么干啥,家里的柴禾已经足够熬过整个冬天了。

    “根子家婆姨要生了。”独孤诚头也没回,放下手中的柴刀叹了口气,有些忧愁的盯着劈柴的大儿子。

    都是差不多的年纪,王根都第二个娃了,自家儿子连个成亲对象也没有。

    愁啊。

    想到村里的人家都搬走了,如今剩下的其他两家人中又没个适合出嫁的小娘子,独孤诚更愁了。

    家里有钱了,日子也过好了,反倒是找不到说亲的人家了。

    独孤诚愁上加愁。

    看着老爹望着大哥一副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的样子,独孤武笑道:“大哥的婚事您担心啥嘛,等我们家有钱了,知书达理的小媳妇等着您挑咧。”

    这句话有歧义,独孤武说出来后便察觉到了,好在独孤诚没觉着有问题,大笑道:“不敢想,不敢想咧。”

    确实不敢想,若是您老敢想这些,我娘还不得抽您。

    独孤诚笑呵呵的看着独孤文,转头望向独孤武,继续道:“能有好人家的小娘子能看上你大哥,我就心满意足了。”

    独孤文:“······”

    独孤武顿时就想到了官道路边家的小娘子,估摸着与大哥肯定有情,但是不好说啊,对自己有意见的小娘子怎能让大哥娶回家呢。

    独孤武的表情被独孤诚看在眼里,顿时疑惑道:“怎么,你大哥有人家看上了?”

    独孤武笑道:“没有,有没有人家看上大哥,我上哪儿知道去,您又不是不知道村里的事,若是有人家看上大哥诚恳可靠,您还能不知道?”

    正阳村很小,村里的大媳妇小姑娘又都是碎嘴儿的,村里就没个秘密,谁家的鸡下了一个蛋,不到半个时辰村里人都知道,更别说有村里的小娘子看上独孤家的傻大小子了。

    独孤诚想了想,道了声也是。

    哪知独孤文许是觉着家里有钱了,谈论得又是自己的婚事,估摸着自己应该给自己争取婚姻自由权,便长叹了一口气,道:“晚娘他爹同意,就是晚娘她娘要五百文的聘礼,我们家拿不出来。”

    独孤文的样子,说不出的惆怅与伤心。

    “晚娘是谁?”独孤诚问道。

    “晚娘想进我们家的门,别说连门都没有,就是连窗户也没有。”独孤武想都没想,便脱口而出。

    “老子抽死你个混帐东西,你大哥好不容易被人看上,你不帮忙就算了,竟敢···竟敢······老子抽死你。”

    独孤诚气急,作势要打,独孤武连忙道:“爹,你听我说啊,晚娘那人不咋样,大哥去泾阳县卖柴,我估摸着她还偷大哥的柴,这样的小娘子能娶回家么?”

    独孤武也不多想其他的,把自己猜测的给说了出来,现在保住屁股才是要紧事。

    独孤文愣愣的看了眼弟弟,坚定道:“弟弟撒谎,晚娘才没偷我们家的柴咧。”

    一时间,独孤诚不知道该相信小儿子还是大儿子。

    小儿子知道晚娘,肯定见过,对晚娘有几分了解,不会空口白牙的诬陷人;大儿子向来老实,从不说谎,或者说不知道怎么说谎,但是脑子不太灵光,估计被偷了也发现不了。

    “今日之事暂且记下,等你们娘回来了,找个时间我们去看看,若是没有这回事,老子回来抽死你。”

    独孤诚恶狠狠地瞪了眼独孤武,从内心来说,他还是更相信自己大儿子一些的,从不会说谎的人,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谎的人,很难去怀疑他话里的真实性。

    独孤武不担心,反正晚娘对自己有很大意见,估计老爹和娘去了也不会有好脸色。

    独孤武想起自己来厨房的目的,笑道:“爹,根子媳妇生娃,找娘过去干啥?”

    “还能干啥,当然是接生孩子了。”

    独孤武一愣,笑道:“没想到我娘还有这个本事。”

    “这村里大大小小的娃都是你娘和你阿婆接生的,庭云当年出生时也差不多是这个时候,该过生辰了······王根家都有两个娃了,我何时才能抱上孙子啊。”

    想到孙子,独孤诚叹了口气。

    提起小庭云该过生辰,独孤武才想到自己和哥哥的生辰,喃喃自语道:“大哥好像最近也要过生辰了,王智似乎与大哥差不的哦,好像村里家家户户的小辈儿都是秋天?!”

    “可不是,村里的人差不多都是秋天的时候过生辰,不过穷苦人家,哪有那么多讲究,自己记不记得还不知道咧。”

    独孤武摸着自己的下巴,觉得这事儿有些匪夷所思。

    许是认为儿子思考这种问题很无知,独孤诚冷哼一声,“农户家生娃是有讲究的。”

    “生娃还能有讲究?”独孤武语调高昂,话音中带着惊讶,他还是第一次听人说这么说。

    独孤诚叹了口气:“有大讲究咧,农户家贫,春、夏生娃养不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