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九星毒奶 > 577 故事里的酒
    为取名字什么的不存在的盟主加更,一会儿八点还有一章,求月票支援。

    ...

    2017年6月23日,上午9时,邱域市体育场。

    随着现场观众的欢呼声响起,双方参赛选手从球员通道中走了出来。

    20分钟热身,两人在各自的替补席各练各的,倒是双方替补席上的工作人员沟通很多。

    现场也出现了一个比较奇怪的状况,本应该在各自团队替补席坐着的随队人员们,此时已经聚在了一起,似乎是在分析着可能出现的比赛局势。

    主持人马柯:“哦?我们看到随队人员们都穿着华夏国家队服,聚在了中线的位置,这不得不让我们认为这是一场国家队内选拔赛。”

    叶寻央感叹道:“双方的教练团队真是一片其乐融融的景象,真的好希望这样的画面出现在总决赛的赛场上。”

    马柯笑道:“这本来就是同一支教练组,不是么?”

    叶寻央稍显无奈的说道:“希望双方学员能够打好比赛,赛出水平吧,不过我已经能够想象到,这是一场怎样的比赛了。”

    “嗯......”马柯顿了顿,随即立刻跟上了叶寻央的思路,道,“的确如此,谢焱这一路走来,有好几轮的对手,在身体没有受到足够伤害之前,精神上就已经崩溃了,这是极为特殊的现象。而江小皮同学......”

    叶寻央接话道:“江小皮同学的泪雨一系星技也不是吃素的,那只会对谢焱同学‘伤上加伤’。”

    “哎......”马柯深深的叹了口气,“这场比赛,是对双方选手精神状态、内心承受能力的巨大考验,希望我国的两位选手不要出什么意外才好!

    无论是谁胜出,希望下一轮比赛都不要受到影响。毕竟当初国家队对内选拔赛的时候,江小皮就是在与谢焱战斗过后,放弃了4进2的比赛,排名也定格在了第四。”

    “嘟嘟!”裁判的哨声响起,江晓拎着巨刃,和谢焱走进了铁笼之中。

    紧张刺激的垃圾话环节显得异常沉闷,谢焱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低着头,整理着自己黑色的拳带。

    而对面的江晓,手中的巨刃深深的插入地底,手肘拄着刃身与刀柄的连接部位,遥遥望着谢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谢焱想要一场酣畅淋漓的比赛,江晓当然会如他所愿,表现出真正强大的实力,将谢焱淘汰,才是对他最大的尊重。

    观众席上的声音越来越大,随着裁判的哨声响起,观众们的热情终于爆发了出来。

    “冲鸭!江小皮!”

    “烧烧烧!等什么呐,烧呀!”

    ......

    裁判哨声响起的一刹那,谢焱的身子猛地向右前方一弹,手中燃烧着黑色的火焰,一拳轰向了空中。

    然而那刚刚燃烧起来的黑炎拳头,却是被一发沉默制裁。

    谢焱拳头上的火焰瞬间湮灭,同一时间,江晓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唰!

    谢焱钢牙紧咬,身子一侧,带着全场的惊呼声,巨刃擦着他的胸膛劈砍而下。

    惊而又惊,险而又险!

    沉默领域之中,谁都无法使用星技,江晓闪的进来,却是闪不出去。

    谢焱竟然一脚踏在那宽厚的巨刃上,猛地向下踩去!

    仅从力量属性上来说,谢焱无疑是要比江晓更强的,没有了特殊星技的支撑,当一切回归最纯粹的格斗,似乎变成了谢焱的主场。

    只见谢焱一脚踏在劈进土地的巨刃上,脚下借力,左脚直接飞踹了出去。

    江晓急忙侧身闪躲,空中的谢焱反应奇快、速度奇快,与江晓擦肩而过的一刹那,突然一个半转身,右脚又扫了回来。

    江晓急忙蹲下身子,谢焱的脚几乎是擦着江晓的头顶扫了过去。

    但谢焱惯性依旧在,这一击不成,他也不得不继续向后飞去。

    江晓手中一直紧握着巨刃柄部,电光火石之间,他抽出了地底的巨刃,直接甩了出去!

    这柄巨刃是极速旋转的,并非直直的刺出去,这给谢焱增加了很大的难度。

    毕竟谢焱无法使用星技、也在半空中无处借力。

    “啊!!!”

    “我的天,哇!”

    观众席上一片惊呼!

    只见那顺时针旋转的巨刃,突然被谢焱一脚踢在了柄部!

    刀柄朝上,刀刃朝下,竟然被无处借力的谢焱,用那神一般的反应给拦截了下来!

    谢焱身子稳稳落地,却是已经跨出了沉默范围。

    江晓感觉事情不妙,但是他却在沉默领域之中,根本无法使用星技。

    巨刃垂直坠落,在重力的影响下,不深不浅的刺进了草皮中,插在了沉默领域的范围边缘。

    终于脱身的谢焱,身上再次燃烧起了漆黑的火焰,随着他铁拳连挥,漆黑的火焰迅速在这铁笼之中蔓延开来。也将那巨刃埋进了诡异的黑色火焰中。

    谢焱的“黑炎”一系星技,是比较罕见的、完全无法净化的类型,他要先伤自己,再伤他人。

    此时,身处于黑炎之中的谢焱,已经感受到了那无边无际的痛苦,犹如千万根针扎一半,刺进了他的大脑,传递给四肢百骸。

    江晓迅速后退,直接退出了沉默领域的范围,他对着谢焱,抬手就是一发沉默。

    而谢焱的身影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国家队这一级别,星技的种类会走向两个极端,一方面是极为稀有的,如信爱安的特殊类型星技;另一方面就是重合的,真正有效的、好用的星技,会同时出现在很多星武者的身上。

    谢焱与赵文龙,在影子一系的星技上,是完全重合的。

    江晓微微皱眉,眼眶迅速泛红,而后,天空中乌云汇聚,从四面八方赶来的乌云闷雷炸响。

    而江晓的四面八方,还在传来谢焱那猎猎作响的拳音。他没有直接进攻江晓,他在布置自己的主场!

    浓郁的黑色火焰层层渲染、铺荡开来。

    伤泪+域泪的大雨同样覆盖全场,让江晓迅速找到了深藏于黑炎之中的谢焱,也就是在这雨点落在谢焱的身上时,江晓完完全全接受了来自谢焱的痛苦,感同身受。

    “铃~”江晓一手将钟铃按在了自己的身上。

    “草!”哪怕是刚刚开场,还没打上头呢,江晓就已经爆出了一句粗口。

    这是一句来自心灵深处的咒骂。

    江晓并不是一个爱说脏话的人,但是江晓相信,任何人突然感受到了这极端的痛苦,嘴里肯定说不出什么好话来。

    伤泪的载体是雨水,本该对火焰有着一定的扑灭效果,但似乎对这黑炎一系的星技没什么办法,那铺天盖地的火焰越烧越旺,迅速充斥在绿茵场上。

    谢焱已然火力全开,他那面无表情的脸上,青筋暴突、面目扭曲,极为慑人。

    而江晓一手死死的抓着脑袋,这种钻心蚀骨的滋味简直太他吗爽了,江晓也终于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了。

    漆黑的火焰之中,无数道淡淡的影子隐匿其中,铺散开来。

    在极度的痛苦与域泪的全场感知中,江晓发现了谢焱的身影,抬手就是一发沉默,砸进了那层层铺荡的黑炎之中。

    而谢焱的动作却是快了江晓一分,谢焱有着超强的感知与...与主场优势。

    这对江晓有着大幅度影响的痛苦状态,谢焱却是常年浸淫其中,他显然更加适应一些。

    黑炎灼烧的剧烈痛苦下,江晓隐约感受到了谢焱的身影极速穿梭,铺开的黑色火焰中,已经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影子。

    而江晓,强忍着疼痛,迅速闪烁到之前战斗的区域,一把拎起了巨刃。

    而这巨刃仿佛成为了诱饵,在江晓出现的一刹那,一条黑炎龙也扑了过来。

    江晓急忙闪烁开来......

    “呵...呵...呵......”谢焱的胸口剧烈的起伏着,身上的痛苦他能忍,他很能忍,这是伴随着他星武者生涯的滋味,他完全能够承受的住。

    但是,精神上的进攻,让谢焱的大脑有些混乱。

    伤泪淋在他的身上,伴随着自身产出的肉身之痛,谢焱的脑海里浮现出了一个又一个模糊的画面。

    ......

    白雪皑皑、银装素裹的村落中。

    6岁的孩童趴在窗前,在玻璃上吐着哈气,稚嫩的小手画出一个个笑脸,直到院子小门敞开,一对中年夫妇走了进来。

    “妈妈!妈妈!”孩童飞快的跑了出去,开心的呼喊着。

    ......

    村口处,8岁的孩子拽着妇人的手,哭泣的声音让人听着心酸:“别走,妈妈爸爸不要走,你们好久好久才回来一次......”

    夫妇的脸上尽是愧疚与自责,男子鼻子微酸,忍不住转过头去。

    ......

    又是一年白雪皑皑,又是一年张灯结彩。

    9岁的少年,在同样的位置,画着同样的笑脸,对准的院落门口处,小门敞开,走进来一道身影。

    “爸爸!”少年飞快的跑了出去,脸上带着说不尽的喜悦,“爸爸回来了!妈妈呢?”

    男子的眼神微微一黯,却是强颜欢笑,蹲下身子,抱住了孩子。

    “妈妈呢?妈妈去哪了,怎么没回来?”

    一声声的追问,从欣喜到疑惑,从疑惑到哭闹......

    ......

    14岁的男孩,跟着父亲跪倒在一个山包前,看着墓碑上的照片与姓名,寒风阵阵,呼啸而过。

    ......

    稍显破烂的木桌上,几个凉菜,塑料瓶内装着白酒。

    男子那饱经沧桑的脸上,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美美的拿着桌上的小酒盅,滋溜一口:“谢家后继有人,后继有人啊!感谢老祖宗关照,老谢家出了个觉醒者......”

    “小焱出息了,要有大出息了,一定是你在天上保佑小焱啊......”

    白酒一杯一杯的下,喜极而泣、老泪纵横,那粗糙的大手一次次的抹过通红的眼眶。

    而在破烂的木桌对面,16岁的男孩不言不语,脸上带着一丝不耐烦,颇为无聊的看着眼前又哭又笑的父亲。

    ......

    呯!

    病房大门被推开,22岁的青年闯了进来,脸上带着恼怒,仿佛情绪在一瞬间爆发出来:“你又怎么了!?”

    男子对着周围床铺的病人,尴尬的笑了笑,艰难的支起身子,对着青年招了招手:“小焱来了,我没事,你在学校很忙吧,不用特意来看我。”

    “我找同学给你治!”青年怒声说道。

    男子:“小焱......”

    “跟你说了多少次了!年纪大了!腿还瘸过!就不要干重活!你要让我担心到什么时候?”说着,青年转身摔门而去。

    巨大的门响,伴随着男子尴尬的面庞,以及那僵在空中的手掌,画面就此定格。

    ......

    23岁的青年跪倒在地,身上落着点点雪花,一手拿着塑料瓶,其中装满了白酒,颤抖的倒在酒盅上。

    青年的面前,是两个并排而立的墓碑。

    他仰头一口,辛辣的酒水像是火焰,顺着口舌蔓延到他的胸腔,他的身子微微颤抖,早已泣不成声。

    对不起,

    那竟是我对你说的最后一句话。

    ......

    “啊!!!”一声怒吼,响彻云霄。

    来自那永远安静的谢焱、来自一名愧疚的星武者。

    他一拳轰向天际,黑炎爆炸开来。

    脑海中的画面,定格在13岁那年,木桌对面,是父亲那手拿酒盅、老泪纵横的面庞。

    “小焱出息了,要有大出息了,一定是你在天上保佑小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