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他的小祖宗甜又野 > 第1046章 默契(一更)
    沈璃动作一顿:

    “是吗?”

    “是啊。”

    俞平川给她倒了杯茶,

    “周围也有一些对赛马挺感兴趣的朋友,但没听他们提起过时炀。”

    这种圈子私下都是共通的,谁最近又买了匹好马,谁的马在马赛上拿了冠军等等,类似消息都会传得很开。

    俞平川说没听过,那估计时炀从前真的没涉及过这些。

    “不过这也说不准。”俞平川想了想,“我有几个朋友就是,本来对这些不感兴趣的,但到了某个阶段,突然就喜欢上了,其中有个后来还自己开了一家马术俱乐部。”

    沈璃摩挲着茶杯:

    “嗯,他今天买下了一匹白马。”

    “这么快?”

    俞平川有些惊讶,不过转念一想,这也很正常,

    “那应该是真喜欢了,而且他也不差这个钱。”

    沈璃抿了口茶,没说话。

    俞平川又问道:

    “对了,说到时炀,我听说上次他还参与竞拍了你的那幅《雾》?”

    沈璃颔首:“他举了一次牌。”

    “看来他是真的喜欢你的画啊。我可听说当天顾家的那几位都在,竞拍激烈的很。”

    俞平川说着,又瞥了眼旁边的陆淮与。

    谁能想到,最后那幅画还是落在这小子手里了?

    陆淮与微微一笑:

    “还要多谢顾家几位长辈相让。”

    俞平川噎了一下,很快又将视线转移到沈璃身上。

    “就算只举了一次牌,也挺让人意外的了。先前他说欣赏你的画,我还没怎么在意。”

    这几年,树的影在国内画坛崛起迅速,虽然出道时间不长,但拥有大批粉丝。

    而在沈璃就是树的影这件事曝光之后,这个名字与梅堰清有了关联,风头更胜。

    俞平川平时在外,真没少听这种恭维话,早就已经免疫了。

    所以在听说时炀居然还曾经试图拍下沈璃画作的时候,他确实挺惊讶的。

    沈璃对这件事不甚在意,看俞平川手边还放着这次赛马的资料合集,便问道:

    “这份您也看过了?有看中的吗?”

    提到这个,俞平川顿时来了精神:

    “有啊!”

    他拿起资料,指给沈璃看:

    “你看这是明天要参赛的批次,我觉得五号和八号都不错!”

    沈璃顺着他的手看了过去,默了一瞬:

    “……您这次赌马的预算金额是多少?”

    俞平川嘿嘿一笑:

    “两幅画。本来是说一幅的,但这次赛马会是阿璃你来负责,作为师兄,当然得支持一下的,你说是吧?”

    沈璃:“……”

    俞平川在这种事情上的所有说辞,都不值得相信。

    去年他本来说的是半幅画,结果最后下注的金额远不止这个数。

    要不是最后跟着她押了一把,还不知道要赔进去多少。

    而这次他说两幅画……

    沈璃默默在心中计算了一下他画两幅画所需要的时间,难得生出几分心疼。

    斟酌片刻,她道:

    “那您今年还是跟我一起押吧。”

    老人家画个画挺辛苦的。

    俞平川一愣,意外又惊喜:

    “嗯?阿璃你也要玩儿?”

    这整个渡田马场都是她的了,没想到她还有这打算。

    陆淮与侧眸,看了她一眼。

    沈璃点头:“去年玩儿的挺有意思的,就说凑个热闹。”

    俞平川很高兴:“行啊!那到时候——诶,对了,淮与一起吗?”

    陆淮与唇角微弯:

    “好啊。”

    ……

    八月一号,下午一点,港城赛马会正式开始。

    看台之上人山人海,一片暄腾。

    顾家众人陆续到来。

    沈璃先陪着顾老爷子和顾老夫人去到了二号包厢,而后才去了曾经独属于顾听茵的一号包厢。

    周围不少人朝着这边看来,看到这一幕,又是纷纷议论感慨。

    “一号包厢是专门留给顾四小姐的,这么多年从没开过,现在沈璃回来了,这独一份的偏宠,自然也就给她了。”

    “毕竟是顾四小姐唯一的血脉,又流落在外那么多年,顾家人可不得加倍宠着吗?”

    “去年沈璃来的时候,就有人说她和顾四小姐长得像,谁能想到居然是亲母女?”

    “可惜顾四小姐去的早……”

    时炀往贵宾包厢走去,听到周围的议论声,便抬头超前看去。

    沈璃已经进入包厢,走廊之上看不到人了。

    可惜。

    他扶了下金丝边框眼镜,淡淡笑了笑,温和儒雅,而后转身进入了自己的包厢。

    ……

    沈璃刚进入一号包厢,看到里面的模样,就微微愣住。

    这个包厢明显和其他包厢不同,显然是经过专门布置的,沙发上放着白色小马玩偶,桌上放着一个白色望远镜。

    她拿起来看了眼,就看到那望远镜边缘刻着浅浅的字迹——谨。

    这是……沈知谨专门送给顾听茵用来看比赛用的。

    这些东西放在这,崭新依旧,仿佛跳过了中间这漫长的时光,一切都随之静止,永远停留在了那个时候。

    笃笃。

    有人敲门。

    沈璃抬眸看去。

    其实这包厢的门是开着的,她一抬头,就看到顾听澜正站在门外。

    “阿璃。”

    “小舅舅。”

    顾听澜走了进来。

    原本他是在六号包厢的,但为了方便和沈璃解说马场和马赛的情况,就专门过来了。

    毕竟渡田马场之前都是他负责,对这些也最为了解。

    没有人比他更适合。

    他刚在沈璃旁边坐下,俞平川便紧随其后。

    “阿璃?”

    看到顾听澜也在,俞平川愣了下。

    顾听澜起身,笑着与他打招呼:

    “俞老师。”

    俞平川大概能猜到顾听澜为何在此,不过——

    “淮与呢?他没跟你一起?”

    话音刚落,门外便传来一道低沉含笑的声音:

    “看来我来晚了。”

    沈璃抬眸:“二哥。”

    陆淮与其实本来是和她一起来的,刚才遇到几个朋友,这才耽搁了。

    毕竟他难得来一次港城。

    陆淮与走进来,在沈璃旁侧落座。

    此时,赛马场上,巨大的电子屏上,陆续显出第一场预赛的参赛马匹资料。

    一号和二号的位置,依旧分别属于皎月和青风。

    不过这一场青风并不上场。

    顾听澜抬了抬下巴:

    “这一场,怎么押?”

    话音落下,包厢内同时响起两道声音。

    “七号独赢。”

    “七号独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