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大国工匠 > 第一百五十一章修复老红木月洞门架子床
    “违法不违法还不是人定的?

    你的老红木月洞门架子床怎么来的?

    算不算古董?

    古董不允许私下买卖,你说算不算违法?

    所以,你嘴严一点,可千万别往外说你收了一件完美品级的汝窑青釉桃形笔洗。

    不然,你就等着故宫博物院那些老家伙天天缠着你,让你把这件汝窑青釉桃形笔洗捐给故宫博物院。”老太太笑着提醒道。

    “知道了,刘奶奶!我嘴肯定严,绝对不会往外说。”张俊平点头道。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傻子才会到处乱说,自己手里有一件国宝级汝窑青釉桃形笔洗。

    “最近在忙什么?你小子就是典型的有了媳妇忘了娘,躲在学校外面和你媳妇过小日子,连我这个师父想见你一面都难了。”

    “师父,我这不是最近太忙了,才没回了,以后我争取多抽时间回来陪你,多去您那蹭饭。”张俊平讨好的给老太太捏着肩膀。

    “前段时间接了个活,给《西游记》剧组设计剧中人物形象,这不刚忙完。

    然后从昨天开始,我要求家具厂所有工人加班两个小时,进行技能培训。”张俊平把自己最近的经历向老太太汇报了一遍。

    “还行,没有得意忘形!”老太太满意的点点头。

    央美教学很宽松,张俊平现在已经被破格允许提前毕业,又被破格提前录取为雕塑系研究生,就更加宽松了。

    老太太关心的不是张俊平有没有回学校上课,而是张俊平有没有在外面胡搞乱搞。

    张俊平又和老太太聊了一会,把老太太哄开心,才告辞离开。

    离开学校,张俊平去了一趟梦工厂,让黄娟给黄雪带句话,让她晚上去陪老太太吃饭。

    家具厂刚刚开始加班,他必须要盯着,再一个他还负责给大姐夫他们讲课,实在走不开,只能让黄雪替自己去尽孝了。

    接着,又跑了一上午,总算是把弹簧圈和海绵都买齐了,足够家具厂接下来一个月的用量。

    ……

    又是一个忙碌的下午,张俊平一下午都在研究老红木月洞门架子床,草图就画了十几张。

    如果想要修复到和照片上的样子差不多,老红木月洞门架子床的围栏全都不能用了,要全部换新的。

    研究的过程中,张俊平心疼的直摇头。

    老红木月洞门架子床的围栏板上做的是嵌银图案。

    就是围栏板上面镶嵌的银线,让整个老红木月洞门架子床造了无妄之灾。

    那些破坏架子床的人,为了扣下那些银线,把围栏板破坏的不成样子,根本无法重新镶嵌银线。

    只能重新更换围栏板。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其实,围栏板上的银线真不值多少钱,全部加起来也没多重,也就二两左右的样子。

    可是破坏的人不知道,只知道银子值钱,所以为了一点银线,把整个围栏板都给扣的不成样子。

    研究明白,张俊平又开始作难了。

    透视图,结构图都画出来了,并且从图纸上完美复原了老红木月洞门架子床的原貌。

    只是,想要把实物修复,还有点困难。

    最大的困难就是缺少材料。

    老红木月洞门架子床的围栏板用的可都是整块的大料。

    他手里没有这样的大料,总不能为了修复老红木月洞门架子床,去破坏其他家具吧?

    拜托孙科长帮忙收老木料也有一段时间,也不知道咋样了。

    一直也没个消息。

    实在不行,明天去北京木器厂看看,看看木器厂有没有老红木的存货。

    PS:老红木是北方的叫法,在南方叫大红酸枝。

    吃完晚饭,所有工人继续加班,张俊平则继续给大姐夫他们讲解榫卯结构的应用与变形应用。

    张俊平估计再有三天就能全部讲完,接下来就是他们自己实际操作了。

    学会,和会用是两个概念。

    总共就一百四十八个榫卯结构,学会用不了一天时间,可是如何用,哪一个榫卯结构应用到什么家具的什么部位。

    这个就不简单了,每一种榫卯结构都可以应用到几个甚至十几个家具部件上。

    反过来,一个家具部件的连接,又有几个甚至十几个榫卯结构可以选择。

    如何选择,这就是一门比较考验功夫的学问了。

    要考虑南北气候差异对家具的影响,要考虑家具材质的影响,要考虑家具部件尺寸的影响,还要考虑不同家具部件的应力。

    想要研究明白,真要下一番苦功夫才行。

    张俊平现在要做的就是先给他们塞到脑子里,管他们能不能理解,先记住,然后再去慢慢理解。

    ……

    第二天一早,张俊平就直接来到北京木器厂。

    “张厂长,欢迎,欢迎!”李厂长很热情的把张俊平迎进办公室。

    张俊平先可是他的大客户,不仅三十万打包了木器厂那些明清古家具,还下了一个巨额订单。

    “李厂长,这次来,是想看看咱们厂里有没有老红木。”张俊平入座之后,就直接说道。

    “张厂长要老红木?”李厂长有些意外的问道。

    之前张俊平只说要海南黄花梨和金丝楠木,没说要老红木的事。

    “对,不知道咱们木器厂还有没有存货,匀给我们一点。”

    “张厂长您算是来着了,老红木我们木器厂还真有不少存货,都是一百多年前的老料子,您需要多少?”李厂长心头一喜。

    清中晚期皇室摒弃了海南黄花梨,开始追捧小叶紫檀和老红木制作的家具。

    在封建王朝,皇室的喜爱就是一个行业风向标,一时间,老红木成了仅次于小叶紫檀第二珍贵的木料。

    众所周知,小叶紫檀很难出大料。

    于是,老红木就成了制作家具,尤其是大件家具的首选木料。

    受此影响,北京各大木器厂自然而然的就会大批量的采购老红木,甚至囤积老红木。

    前文说过,北京木器厂是由三十多家木器厂合并而成的。

    也许一家木器厂存货不多,但是三十多家木器厂合在一起,这存货可就多了。

    “您有多少?”张俊平差点说出你有多少我要多少,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改成,“如果可以的话,分我一半吧。

    如果其他木料有多,也分我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