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大国工匠 > 第一百五十章汝窑青釉桃形笔洗(求月票!)
    是的,照片上的老红木月洞门架子床是一件大型的红木嵌银漆器。

    架子床四周护栏上都是精美的嵌银花卉图案,而不是张俊平以为的金丝银线,或者镶嵌的其他珠宝玉石。

    在月洞门架子床的眉板上镶嵌了三块云纹大理石。

    “金爷,有张照片,你就请好吧,不敢说把架子床给您修的和原来一模一样,但是相差也不会很大。”

    “谢谢张爷,让您费心了。

    您帮我找到了以前睡的床,还帮我修复他,我实在是不知道怎么感谢。

    再一个修理费、架子床的转让费,我最近手头比较紧,一时也拿不出来。

    这是家里传下来的一个小玩意,我就用它来偿还张爷的恩情吧!”金爷一边说着一边从兜里掏出一个报纸包着的物件。

    看形状是一个小碗。

    金爷慢慢的打开,非常小心的放到茶几上。

    只看了一眼,张俊平就感觉有些喘不过气来,呼吸变得急促。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炊烟袅袅升起,隔江千万里,在瓶底书汉隶仿前朝的飘逸。

    周杰伦的一首歌在张俊平的脑海里回荡。

    这是一件北宋汝窑青釉桃形笔洗。

    张俊平只恨自己文化程度不高,此时不知道用什么语言去形容这件瓷器。

    脑子只剩下一句,卧槽,太特么漂亮了。

    汝窑,五大名窑之一,是中国传统制瓷著名工艺之一,中国北宋时期主要代表瓷器,因产于汝州而得名,在中国陶瓷史上素有“汝窑为魁”之称。

    汝瓷造型古朴大方,以名贵玛瑙为釉,色泽独特,有“玛瑙为釉古相传”的赞誉。

    自古就有家有万贯不抵汝瓷一片的说法,可见汝瓷的珍贵。

    天青色汝瓷因为窑变产生的一种颜色,其实窑变产生的颜色有也很多种,但是,最美的还是天青色汝瓷。

    “金爷,这个我可不敢要,这太珍贵了!”张俊平没有上手去鉴定,仅凭外观就已经**不离十的可以确定这就是北宋汝窑青釉桃形笔洗。

    后世,92年美国佳士得拍卖行一件器型差不多的笔洗以一百五十万美元成交。

    2012年香江苏富比拍卖行,一件北宋汝窑青釉葵花洗,器型比这个小一点,最后以两亿多港币的价格成交。

    2017年苏富比秋拍,一件和这件大小差不多的北宋汝窑青釉圆形笔洗,最后以接近三亿港币的价格成交。

    而现在,一件器型比那些更漂亮的北宋汝窑青釉桃形笔洗就摆在张俊平面前。

    而且,物主明确表示,要把这件天青色汝窑送给他。

    不,那些汝窑一百件也不抵眼前这一件。

    因为张俊平眼前这一件才是真正完美的青釉汝窑。

    明代的曹昭在《格古要论》里曾经对汝窑器进行过描述:汝窑器,出北地,宋时烧者。淡青色,有蟹爪纹者真,无纹者尤好,土脉滋媚,薄甚亦难得。

    说的就是,汝窑开片,有蟹爪纹的是真的,但是最好的还是没有开片的汝窑器。

    想到这里,张俊平一阵口干舌燥。

    这可是一件国宝级的汝窑瓷。

    一直想着从金爷手里淘换一件国宝级的物件,没想到这个愿望居然这么简单就实现了。

    “干嘛?张爷瞧不起我?

    要是这样,那架子床我也不要了,这件汝窑器干脆粹cei了。”金爷说着抓起汝窑青釉桃形笔洗作势就要摔了。

    “别!”吓得张俊平赶紧拦住,“得,金爷,这件汝窑青釉桃形笔洗,我收下了!我收了!

    您快放下,小心手滑!”

    我靠,这可是国宝级的汝窑器,要是一不小心很给摔了,张俊平得哭出来。

    见张俊平同意收下,金爷才小心翼翼的把汝窑器放到茶几上,“这才对嘛,张爷,一张老红木月洞门架子床,你说送就送了,还亲自负责给修好,我都没推辞。

    我这送一件汝窑器,你要是不收,那岂不是看不起我?”

    ……

    送走金爷之后,张俊平看着茶几上的汝窑器发呆。

    这放到哪里?

    继续放到工作室里,张俊平总感觉有些不放心。

    其实工作室里的东西加起来,价值要比这件北宋汝窑青釉桃形笔洗高很多。

    可人就是这样,当你感觉一件东西珍贵的时候,你往往就会不自觉的夸大它的价值,进而患得患失。

    在客厅里转了几圈,张俊平干脆找来一块薄海绵小心翼翼的把汝窑青釉桃形笔洗包好,外面有用报纸包了一层,才放进挎包里。

    骑上自行车,回到学校。

    “刘奶奶,几天不见,您又年轻了好几岁。”

    “说吧,又有什么事,别拿好话哄我,我不吃这一套。”老太太嘴上说着不吃这一套,脸上的笑容却是一点不减。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刘奶奶,真是诸葛在世,这您都猜出来了,我找您确实有点事。”张俊平嬉笑着上前帮老太太捏着肩膀。

    “哼,你小子,屁股一翘,我就知道你拉什么屎,没事你能想起我这个老太太?”老太太哼了一声道。

    “嘿嘿,刘奶奶,我今天收到一个好玩意,放我那不放心。

    所以就给您送来了,您帮我收起来。”张俊平一边说着,一边把汝窑青釉桃形笔洗从夸包里掏出来,小心打开,放到老太太的办公桌上。

    “嘶!”老太太深吸了一口气。

    忙起身找了一副手套带上,才小心翼翼的拿起笔洗。

    “这完美品级的北宋汝窑青釉桃形笔洗,你从哪淘换来的?”

    “是这样,我最近从一个外号叫贝勒爷的人手里收了几件精品古玩,昨天……”张俊平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你小子这运气真是逆天了,这种国宝都有人上赶着送给你。”老太太对这个徒弟的运气实在是有些羡慕。

    更让他欣慰的事,明知道这是一件国宝,在找不到地方存放的时候,居然第一时间想到自己,让自己帮忙存放。

    这份信任,更让老太太开心,没白疼这小子。

    “行,东西放我这儿吧,不过你小子嘴可要严一点。

    这件东西到你手里,没有外人知道吧?”

    “没有!咋了?我这是朋友之间的馈赠,不算违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