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大国工匠 > 第一百四十九章清代老红木月洞门架子床
    “不瞒张爷您说,这张架子床,是我家的,我小时候睡的就是这张床。

    只是后来……

    唉,一言难尽啊!不说这个了。

    原本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了,没想到在张爷您这儿遇到了。”金爷颇有些动情的说道。

    “那还真是巧她妈给巧开门,巧到家了。

    这居然是金爷儿时睡过的床,那没说的,金爷您拉走,虽然上面的饰品都没有了,可总是个念想。”

    “这……这怎么好意思?”

    “金爷,咱俩还客气什么?以后有好物件想着我点就是了。

    咱们就这么说定了,我让人先把这张架子床清理出来,做一下保养,回头您拉走。”张俊平不容置疑的说道。

    “这……好吧!谢谢张爷成全,我就却之不恭了!”金爷有心推辞,可是看到架子床就想到自己儿时的幸福生活。

    那时候日子也不太好过,不如大清还在的时候,可怎么也比现在要强很多。

    一想到那点家业被卖的差不多了,金爷就越发的想要把这张儿时的床拉回家。

    睡在上面,做梦都是香的。

    “那个,张爷,我还有一个不情之请。

    刚才我不是说修复家具我能帮上忙吗?

    我手里有这张架子床的照片,您希望张爷能根据照片把这张架子床修复还原。”金爷脸上露出些许尴尬的神色。

    说完怕张俊平拒绝,又赶忙说道:“那个,我绝对不然张爷白忙活!”

    “金爷您客气了,如果能有架子床的照片,那可是太好了,您放心,我保证给金爷还原成原来的模样。”张俊平大喜道。

    至于金爷说的不白忙活,张俊平并没有在意。

    他的心思都在修复架子床上,有照片作为参考,再修复起来,可就简单多了。

    又说了一会话,金爷就告辞离去,约定明天把照片送过来。

    送走金爷,张俊平返回客厅,把粉彩过枝福寿双全盌收起来,放到工作室的书柜上。

    随着手里的东西越来越多,张俊平越发的想要拥有一间属于自己的收藏室。

    把粉彩过枝福寿双全盌放好,张俊平又回到仓库。

    距离下班还有一段时间,张俊平把昨天那张架子床给拆解开。

    这也是明清古家具的魅力之一,所有的家具都可以拆解,这样需要二次运输的时候,不会因为体积过大,发生碰撞,损坏家具。

    现在张俊平买回来的这些明清古家具,因为许多都要进行修复,那些没有破损的也需要进行保养,加上之前运输的人不懂传统家具工艺,所有没有拆解。

    等修复好,进行一次保养之后,这些家具,除了留下一部分作为日常摆放使用,其他的都会拆解开,封存起来,这样也能少占很多空间。

    很快,海南黄花梨架子床就被张俊平给拆成了零部件。

    破损的部件放一边,完好的部件,张俊平叫来两个学徒,亲自指导着他们对完好的家具部件进行清理抛光打磨。

    “先用湿抹布把上面的灰尘清理干净,注意麻布稍微湿润一点就行,就是把沾水的麻布拧到不滴水的状态。另外,一定要用温水。”张俊平亲自动手给他们演示了一遍,然后让他们动手开始清理家具部件上的尘土。

    两个学徒拿着湿抹布清理家具部件上的浮尘,张俊平也没闲着,拿出砂纸轻轻打磨清理着家具上的污垢。

    用温水擦拭,只能擦掉家具上面的浮尘,十几年的风水日晒雨淋,家具上面早就积满了一层厚厚的包浆。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这层包浆,其实就是凝结的污垢,要用砂纸一点一点打磨掉。

    有人说,你用砂纸打磨不就把包浆都给打磨掉了,不会,真正的包浆早就渗透到木质内部。

    被打磨掉的只是外面凝结的污垢。

    打磨之后,再烫一遍蜡,家具才会真正展现出它本身的魅力,那种历史沉淀的厚重,并不会因为打磨抛光烫蜡消失。

    当然了,打磨的时候,也需要注意,不能太用力,否则就会伤到家具木质,进而破坏家具上沉淀的历史厚重感。

    一直忙到下班,张俊平才叫停。

    从今天开始,吃过晚饭之后,所有人都要加班两个小时。

    工人分成两个大组,一组是大姐夫等已经出师的木匠,他们要在榫卯陈列室里学习榫卯结构应用,主讲人是张俊平。

    张俊平亲自给他们讲解榫卯结构的应用和变形应用。

    对于这一点,没有人敢质疑张俊平有没有资格讲课。

    他制作的榫卯结构在那摆着,就连四位老师傅看了,都叹服,他们干了一辈子木匠,和榫卯结构打了一辈子交代,居然才知道,原来榫卯结构还有这么多变化。

    张俊平早就说过,只要学会所以榫卯结构的应用,就给他们涨工资。

    所以大家的积极性都非常高。

    另外一组则是学徒,他们要做的就是学习传统木匠工具的使用。

    这一组有分成了四个小组,分别由杜师傅、赵家柱四个老师傅领着。

    要做的也很简单,就是拿下脚料来练手。

    今天学习的是斧子的使用,每个人手里都有一把斧子,然后还有十几块碎木头块。

    他们要做的就是,把碎木头块劈开,可不是简单的一劈两半,而是用斧子劈出规定的形状和规定的尺寸。

    做到这一步才算是合格,然后开始学习下一件木匠工具的使用。

    ……

    第二天,张俊平早早来到家具厂。

    本来今天张俊平是打算去采购弹簧圈的,结果昨天和金爷约好,今天一早金爷来送照片。

    所以,张俊平只能先到家具厂等金爷。

    金爷来的挺早,张俊平刚抽查完昨天加工好家具部件,金爷就到了。

    把金爷让到客厅。

    “张爷,这是照片,您看一下,能不能修复到原来的样子。”金爷拿出照片双手递给张俊平。

    张俊平接过照片,一看,激动的站了起来。

    照片上的老红木的月洞门架子床太美了,美的张俊平有些窒息。

    令张俊平感到窒息的是这张架子床是一件红木嵌银漆器。

    如此大件的红木嵌银漆器,张俊平还是第一次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