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成为仙兽师的小民警 > 第三百零五章 老民警的春天
    卢李辉第一次被鹅搭档狠揍的后遗症比较强烈,狠狠昏睡了很长时间,还在网络上闹出被全国人民围观。

    而且随着大白鹅们接二连三的完美完成任务,在网络上大红大紫,卢李辉当初视频,更是别人一遍遍转载观看。

    好在卢李辉这人最大的优点,就是心大。

    碰上熟人询问,还能乐呵呵地自我调侃几句,

    刚从医院出来第二天,卢李辉继续完成答应秦旭的承诺。

    好在,第二次,第三次被揍,只有全身酸疼,但并不影响正常工作生活。

    而且卢李辉学乖了。

    每次与鹅搭档天歌对练,他都特意找一个别人看不到的室内空间,尽管这样一来,练习难度大增,被揍得更惨,但好歹不会在网络上出现“警察小哥斗白鹅续集”。

    按照辈分来算的话,张长江应该算是卢李辉师公的师父辈分的人物。

    卢李辉的师父,还要喊他师公呢!

    张长江对电脑的使用不熟练,手指都不太灵光,移动鼠标时看起来有点僵硬,更不用说敲击键盘。

    张长江一辈子办案,都是手写记录,等到普及电子办公的时候,他也差不多退二线了。

    普通的录取文书,都是警局里的徒子徒孙帮忙完成。

    关于长阳分局鹅队的账号维护,戈一华原本想分配给一直负责警局公共账号宣传的卢李辉。

    在分局日常工作会议上,戈一华提出这项工作时,张长江出人意料地主动揽过来,愿意想年轻人学习,负责这项工作。

    到了张长江这个年龄,没过几年就要退休了,按他在一线基层工作了那么长时间的资历,平日里日子闲着,也没有人敢说三道四。

    更况且,一老如一宝,就算是现在,遇到某些案子上的疑难细节,警局里的民警都要向张长江讨教询问。

    所以,张长江愿意承担这项工作,倒是出乎警局所有人的预料。

    不过,他愿意做这件事,确实让所有人松了一口气。

    特别是卢李辉,原本就是长阳分局的主要劳动力,每周的工作量完全是超负荷了,再被加担子,真要恢复单身狗身份,跟秦旭作伴了。

    所以,当戈一华要卢李辉负责教导张长江,让他学会这些账号的日常维护和更新,卢李辉是一点意见也没有。

    张长江又不是傻子,只要认真肯学,速度慢一点,多说几次,总能学会,到时候这事情就不用栽在他头上,占用卢李辉宝贵的假日约会事件了。

    张长江前两天从那位土工小哥那儿了解到现今新媒体的赚钱方式,晚上睡觉前都在琢磨着这件事情。

    他会对此感兴趣,主要还是因为退二线之后,这日子过得实在是太无聊了。

    虽然不用加班,不用夜班出警,生活规律,准时打卡下班,工资也不低,足够生活安逸。

    但是,让他现在这样每天守在办事大厅,时不时喷几句插队的家伙,给办事的群众发表格,解答问题,张长江觉得自己无聊得身上都要长霉了。

    别的分局负责接待的是年轻的小女生,而他们长阳分局的门面担当,居然是一个粗胳膊啤酒肚的老民警。

    张长江别看日常喷起人来,眼皮子都不眨一下,但其实早就想另找些事情做了。

    “师爷,戈局说,这个账号日常发布的内容,主要是以照片和视频为主,让普通网友了解我们分局鹅队的日常工作和生活,你平常就多积累一些照片和视频的素材,这样也不愁没东西发布。”

    张长江拿着黑色签字笔,用刚劲有力的字,将卢李辉刚才讲述的每一个步骤,都详细记录下来,免得自己忘记。

    听到卢李辉的话,张长江很自信地说道:“这一点问题都没有,当年我们警局最好的相机,都是交给我负责拍照。咱工作几十年,案情报告叠起来比你人还高了。”

    卢李辉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吐槽。

    啊哟,我说张大爷,你以前拍的是取证照,是伤口是证物甚至是尸体,你用这种风格拍咱们鹅队,那风格该多奇怪啊!

    不过,尽管想象一下这种风格的宣传更新估计会非常诡异,但卢李辉强忍着没说出来。

    张长江这人脾气暴躁,不容易控制火气,当他徒弟哪一个没被狗血淋头的骂过。

    斟酌一下,卢李辉到底是没有把这点事情提出来。

    风格不同嘛,有啥关系,反正有照片有文字,完全符合领导要求。

    张长江把卢李辉所讲的内容,完全用文字记下步骤之后,也不占用年轻人的时间,挥挥手,让他自己忙去,剩下的他自己琢磨。

    作为一个学生来说,真是令人省心。

    卢李辉完成教学任务离开后,并不知道,张长江在他离开之后,马上又给自己找了一个学习的小师父。

    土工小哥孙晓林。

    应该说,他本来就是先向孙晓林学习。

    张长江是一个不擅长使用计算机和网络的即将退休老民警不假,但他还是有基本的判断力。

    他翻看了长阳分局公众号和微博宣传平台,里面全是转载上级文件的内容偶尔一点新鲜的东西,也是从别人那里转载过来,纯粹是为了完成上级领导交代下来的任务,并没有花时间经营和维护内容。

    这也能够理解,卢李辉作为警局青壮年龄层的民警,基本上是被当牲口使唤的,哪有闲心进行维护管理。

    所以,向卢李辉学一学基本操作还行,但在内容管理这方面,他还真看不上这家伙的水平。

    张长江主动接过这个任务,可没打算用这种方式应付。

    他的时间比年轻人宽裕多了,平日里也没什么兴趣爱好,当然要把这件事情好好琢磨琢磨。

    摩拳擦掌,老民警重新找到了工作目标,和工作热情。

    向卢李辉学完基本操作以后,张长江孙晓林问了一批流量大,创意足的新媒体账号,平日里有事没事,就抱着手机在研究内容。

    张长江以往在一线工作时,习惯带着一个厚厚的笔记本,里面记着辖区内的注意事项。

    从需要定期拜访的孤寡老人,到突击抽查的消防重点单位,再到片区内每一个新增的监控探头,他都详细记在本子里。

    这天之后,张长江的老妻发现,自己家的老头子,居然又弄了一本新本子,抱着手机,时不时地往里面记些什么。

    张长江的老伴很好奇,看他正儿八经把孩子刚淘汰的笔记本电脑弄回来,不知在电脑上捣鼓着啥。

    趁着张长江不注意,他老伴探着脑袋,瞅了瞅他这几天在研究的内容。

    “西南大熊猫繁育基地,发布视频频率两到三天一张,视频主题包括:1.卖萌抢食物。2.打滚打架。3……”

    “国家博物馆账号,携手明星推荐国宝,一周一件,出售各类周边……”

    张长江的老伴眨了眨眼睛,没明白老头子记这些东西干什么。她伸手推了推张长江宽厚的肩膀,忍不住问道:“诶,长江,你弄这些干啥呢?”

    张长江研究正在兴头上,正憋着一肚子的话没人说,听到老伴起了一个头,立刻滔滔不绝地巴拉巴拉起来。

    “你看,现在的宣传可有意思了,人家大熊猫,随便手机拍个视频,流量都能跟博物馆费尽心思请明星宣传差不多。”

    “你知道啥叫流量吗?我和你说……”

    “真是世道都变了,你看博物馆出个透明胶,居然都能买火爆了……”

    “我觉得我们领队的大白鹅们,不比这些圆滚滚的国宝差,它们可不是光吃靠卖萌过日子,一只鹅,能打好几个人呢!你知道什么叫卖萌吗?我跟你解释解释……”

    老伴张长江太能说了,反正也闲着无聊,前两年刚退休的老太太,干脆从柜子里搬出一罐葵花籽,一边听老伴眉飞色舞,滔滔不绝,一边津津有味地啃瓜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