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十方乾坤 > 第九百二十六章 归墟
    三人登时浑身一颤,这一刹那,竟有一种坠入深渊的感觉,只听得身后一个恐怖的声音响起:“死!”

    话音未落,一股恐怖的神魔之力已从下面朝三人笼罩而来,任谁也无法逃脱,就在这一刹之际,只见萧梦儿一掌打向紫鸢,借着反震之力,瞬间升高十余丈,一下祭起无垢莲台,瞬化一道疾芒,往那天上冲了去。

    这一下来得太过突然,纵然是萧尘也未能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的时候,紫鸢已往那下面坠落了去,眼见便要被神魔之力吞噬。

    “紫鸢!”

    萧尘大自在手瞬间施展而出,但终究却未能够抓住她,只得又一瞬间展开凌仙步,朝她冲了下去。

    而此时萧梦儿已乘着莲花台飞到高空之中,有了萧尘和紫鸢两人替她吸引视线,那渊谷下的神魔并没有向她追来,不过此时在那天上,却有层层黑云密布,显然是一道非同小可的神魔禁制,除非她与萧尘合力,方有可能强行破开。

    生死一线之际,已是不容她再继续考虑,只见她忽然双手结印,这一刹那全身华光笼罩,竟是将毕生仙元之力尽数祭出,瞬间化作一道白光,“轰”的一声,强行冲破那神魔禁制,往天际飞了去,眨眼间,便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而此时在下面,萧尘虽已伸手抓住紫鸢,但却也来不及带她逃离了,就在刚想要施展瞬步乾坤的一刹那,已被那神魔之力笼罩进去,终究还是慢了一步。

    不知过了多久,眼前的景象才终于慢慢清晰起来,紫鸢刚才有萧尘护着,并未受什么伤,也幸好未遭那神魔之气侵染。

    “尊,尊上……”

    此时,紫鸢慢慢回过了神来,回想刚才那一幕,是萧尘最后将她抓住,可是现在,两人却又到了什么地方,眼前的景象,似乎有些熟悉,是那渊谷底下!

    当看见这熟悉之景时,紫鸢不禁一愣,前边不远处,果然是那恐怖的神魔,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

    “不,不是之前的渊谷。”萧尘凝视着远处不动的神魔,说道:“应该是在这神魔的……身体里面。”

    这一刻,他蓦然想起了上次在神魔冢,那次闯入十二指心魔的禁地,在里面被困一个甲子,当时在十二指心魔的禁地里面,确实是过去了一个甲子,并非一觉睡着那么简单。

    而眼下困入这神魔的身体里,又该如何出去,他早该想到,以萧梦儿这个女子的心机,生死之际,必会不择手段,但当反应过来时,也已经迟了……

    只见那山谷下面一动不动的神魔,与他们在外面看见的时候一模一样,胸膛被人打穿一个血洞,五脏六腑皆被震碎了,头部还被一把飞剑贯穿,但即使是这样,也都死不了……

    不过此时他们所看见的这个神魔,应是神魔的意识,而非本体,他们现在,就在这个神魔的身体里面。

    这个神魔之体,便犹如一方世界。

    “神?魔?归墟……”

    此时的神魔,仿佛又陷入了某种迷惘,闭着双眼,靠着那山谷坐下,一动不动。

    “尊上,他到底在说什么……”

    紫鸢自然也听不懂这神魔的上古语言,但萧尘却不知为何能够听懂,就像是当初在神魔冢的白骨城里,那万骨大阵残存的古神意识,他能够与其进行某种简单的意识交流。

    (本章未完,请翻页)

    “当心一些。”

    萧尘小心翼翼靠近那神魔的意识,不过对方,似乎依然陷入迷惘之中,接下来过去三天时间,不知外面,是否也过了三天时间。

    而这三天时间,神魔的意识时而清晰,时而模糊,但更多的时候,都陷入迷惘之中。

    到今天的时候,神魔似乎终于暂时清醒了过来,声音低沉地道:“凡人……为何来此。”

    “尊,尊上……”

    听见神魔开口说话,紫鸢脸上微微一惊,她依然听不懂神魔在说什么,不过萧尘却是能够听懂,此时往那山谷走了去,看着眼前的神魔。

    他虽然能够听懂神魔之语,但却无法讲诉神魔之语,此时只能以意识与对方交流:“无意闯入阁下的领地,实属抱歉……”

    “汝能听懂吾之语言?”

    神魔的声音,依然低沉,萧尘以意识道:“纵然已经过去千万年,世间早已沧海桑田,但总有古籍,记录曾经的一切,包括语言……”

    “已经过去千万年,沧海桑田,不……啊!”

    神魔似乎又陷入了某种迷惘,而紫鸢站在后面,心惊胆颤地看着眼前一切,她只能听见神魔开口说话,而听不见萧尘说话,想来尊上正在以意识与这个神魔进行交流……

    过了好一会儿,神魔的意识,才又逐渐清晰,而此时在他的双眼里,竟露出一种莫名的沧桑之色,令人看了,竟有一种凄伤之情涌上心头,只听他喃喃道:“失败了,上一次,同样失败了……”

    “失败了?”

    萧尘开始有些听不明白,眼前这个神魔在说什么了,又过了许久,神魔才慢慢回过神来,看着他道:“汝可知……归墟?”

    “归墟……”

    萧尘眼神一凝,如今对于“归墟”二字,他其实已经不陌生了,犹记得当初在神魔冢白骨城,他的意识进入古神的万骨阵里。

    那一刹那,他仿佛与古神的意识融合在了一起,古神即他,他即古神。

    他看见了邈邈宇宙,洪荒万物,还有一座锁天地日月的大阵,那是一座气势磅礴到……能够锁住天地万物,日月星辰的古阵!令人只感到阵阵窒息。

    只是那一座古阵,却像是失去了最重要的一部分,如同人没有了心脏,没有了生命,黯然无光。

    随后,他像是陷入了迷惘,仿佛自身,便是那座古阵……

    最后,他又听见一个断断续续的声音,是古神残存的意识。

    “失败……失败了……阵心已失……放逐……归墟……阵心已失……离开……”

    此时,过了好一会儿,萧尘才逐渐回过神来,虽然他对归墟二字已不感到陌生,但也不清楚那究竟是怎样一个地方,只从古籍里看见过只言片字,说道:“归墟不知几亿万里,其下无底,是故名曰归墟。”

    “不错……”

    神魔的意识逐渐清醒,说道:“归墟,乃是神魔放逐之地,历来有进无出,一旦进入归墟,无论仙魔神佛,任其有通天本事,也休想再从里面出来了,没有人能够从归墟里面出来……”

    “神魔放逐之地……”

    这一次,萧尘脸上神色逐渐变得凝重了起来,世间竟当真有如此可怕之地?连万古仙魔神佛进去了,也休想再出得来……

    蓦然间,他想到了什么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上一个时代,神魔消失了,人间的无数强者,都消失了,莫非竟是……

    可是又有谁那么大的本事,将万古仙魔神佛,尽皆放逐归墟……

    过了许久,神魔才又缓缓开口道:“唯有十方古阵,方能打开归墟,可是当年,阵心已失,阵心已失,唯有找到……找打阵心……呃!找到阵心转生之人……”

    话到此处,神魔的意识又逐渐迷惘起来,引得这附近也震荡了起来,紫鸢站在一座石头后面,已是有些心惊胆颤,生怕这神魔陷入癫狂后突然出手攻击萧尘。

    “阵心已失……”

    萧尘眉心越锁越深,与当初在神魔冢,十二指心魔所说的一样,阵心已失,到底是指什么,阵心转生之人,又是什么意思……

    这一次,神魔很快恢复了清醒,一动不动地看着萧尘:“在汝之身上,吾闻到了相似的味道……”

    “什么?”

    萧尘一时还未明白神魔这句话的意思,不等他反应过来,神魔的一缕意识,忽然朝他眉心射来,紫鸢站在后面,脸上一惊,但等反应过来之时,神魔的那一缕意识,已经刺入萧尘的眉心。

    “哈哈哈哈……”

    紧接着,只见神魔忽然大笑了起来:“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汝之体内,竟被人种下了三尸魔……”

    “三尸魔……”

    后面紫鸢微微一惊,这次她听懂了三尸魔三个字,而萧尘脸上神情依然不变,这一刻,他似乎已经知晓眼前这个神魔是谁了,过了许久,才听他缓缓道:“阁下便是当年,从黄泉谷消失的那位天界上神。”

    “汝辈将此地唤作黄泉谷?吾当年不慎,使冥界气息渗透至人间……如今,还有人记得吾,只是……”

    他说到此处,眼神里透出一种迷惘之色:“吾之神识,很快就会与此魔魔识彻底融合,吾已时常陷入迷惘,已不知自己究竟是……神?魔?”

    这一刻,萧尘终于明白了,原来眼前这个重伤的神魔之体,并非上神,而是当年与上神战斗的那个古魔,他是被上神所伤,可最终上神也被其魔识所困,神识逐渐遭到其吞噬。

    眼前的这个神魔,已不知究竟是那位上神,还是古魔。

    忽然,神魔抬起了头来,看着他道:“吾不知还能保持多久的清醒,但在吾彻底陷入迷惘之前,后辈,汝须离开这里……”

    “你……让我离开?”

    萧尘眼神微微一凝,脸上露出疑色,神魔道:“不错,吾不但让汝离去,方才吾那一缕神魔之识,也赠予汝了,将来汝若是找到那个在汝体内种下三尸魔之人,或可助汝一臂之力……”

    “神魔之识……”

    萧尘摸了摸眉心处,立时感到一股冰凉如深渊的气息传来,这时,神魔又道:“吾让汝离开此处,但是她……不能离开。”话到此处,两道冰冷的目光向紫鸢射了去,登时令后者感到呼吸一窒。

    “为何?”

    萧尘立即回过神来,他明白,神魔是不想此地的秘密被人带出去,说道:“她听不懂阁下所言,况且也绝不会将此地见闻说出去。”

    “吾……说一不二,汝可以离去,但是她……必须死!”

    这一刹那,神魔的双眼里,忽然绽放出两道血光,显然是那古魔的魔识,又再一次占据了主宰地位。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