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血税 > 第十五章 未来的王后
    公爵小姐挽住索尼娅的胳膊,两人一起去二楼的露台上透透气。格里菲斯想了想,拿了两杯甜酒跟了上去。

    两个可人的女孩手挽着手,就像是说悄悄话的小女生一样。格里菲斯跟在后面,婀娜柔软的纤腰和裙摆,润滑的香肩和淡淡金发在他眼前轻轻摇摆,还是双份的……

    这可是未来的王后啊,我在胡思乱想什么!准骑士猛地晃了晃头。

    公爵小姐转过头来,浅笑嫣然地看了他一眼,对索尼娅轻声说道:

    “真好啊,康茂德就不会陪我。”

    “……”

    这话说的索尼娅都接不下去,她卡了一会说道:

    “殿下是一位虔诚的圣光信徒。”

    “虔诚呐~”公爵小姐轻声抱怨道,“这些天来,我知道的圣女就有六个。牧羊女、农民的女儿,旅行商人的女儿,小士官的女儿,一群十五六岁的少女,什么也不明白,却一个个都宣传受到了神的感召。

    “而且你知道么?不只是圣光的少女,黑夜、星空和风暴的代言者也有好几位,几乎每一位神祗都有。

    “康茂德来者不拒,和每一个都有联系。这会损害他在元老中间的名声的,已经有人在传说所有的少女都是他的后宫了!”

    米兰提斯小姐看起来意见很大。

    恩,是个未婚妻听到这样的流言都会头大。而且,教权和王权结合起来,元老院怎么可能允许,夏龙伯爵他们晚上肯定都睡不着觉了……

    格里菲斯跟在后面,顺着对话展开联想。思绪已经变得正常了。

    “你看,索尼娅,王子和王妃可不是那么好当的,哎~好累,”公爵小姐在没有外人的露台上挥舞着胳膊,“你想做王妃吗?我想退出了,真的,如果你愿意,我这就回去和公爵说。”

    “请容我拒绝,”索尼娅微笑着摇摇头,“这样艰巨的重任,只有米兰提斯小姐才能胜任。”

    公爵小姐苦笑了一下接着说道:

    “你们看,楼下的塞德利茨阁下急着想让王子出阵呢,敖德萨大公肯定也是这个意思~

    “他们两人并没有要嫁给王子的女儿。这场战争胜利以后,王权将会更加强大,拜耶兰与南境的关系会愈发稳固,再加上每一天都在被吞噬的维罗纳,荒凉的塞瓦斯托聊胜于无,等到康茂德登上王位的那一天……

    “敖德萨还有什么可以对抗王权的吗?拜耶兰的元老院、银行和报纸会带着一个接一个阴谋来分裂他们,然后派来军团,将他们纳入掌控之下。

    “这一切,都是必然发生的事。”

    格里菲斯点点头,这也是他觉得可疑的地方。敖德萨方面没有任何理由期望一个强大而统一的拜耶兰出现。真到了那一天,那便是北境诸侯的终结。

    “这是一个阴谋吗?”索尼娅轻声问。

    “肯定是阴谋,只是我还不知道是什么,”公爵小姐喝了一小口甜酒,“结合安茹少女的传说,敖德萨这里的大人物们想必是准备把圣女和王子组合在一起,形成足以对抗拜耶兰元老院的力量。

    “如果圣女是货真价实的。那么他们的确不用担心没有未来的王妃这个问题,代表敖德萨的圣女将成为王权最大的依仗之一,敖德萨大公会成为新国王的头号支持者。”

    这话听着隐隐有点耳熟。格里菲斯突然想起魔术师小姐对他说的忧思。

    这高贵而婉约的气质,细致入微的思考。年龄看起来也相差不多,莫非米兰提斯小姐也参加了隐者先生的聚会?

    公爵小姐和索尼娅聊了一会,显得有些疲惫:

    “索尼娅,我有些累了,先回去休息。能让你的骑士送我去楼下吗?”

    索尼娅迟疑了一下,疑惑地看看格里菲斯,然后飞快的转回目光微笑着说道,“当然,晚安,米兰提斯小姐。”

    索尼娅估计在误会公爵小姐为什么要接近我……格里菲斯护送着公爵小姐往楼下走,一边走,一边思考。

    狄安娜·德·米兰提斯小姐拎起华丽的裙摆,脚步轻盈地走下楼梯。她像位王后一样风姿卓越,举手投足间尽显高贵和恰到好处的温柔婉约。

    她歪歪头,给了格里菲斯一个可爱的微笑:

    “我明天就会启程返回拜耶兰,这里的战斗和王子就麻烦你了,骑士先生。说起来,你还是我在霍蒙沃茨的学弟呢~”

    “不敢当,但是我会尽全力战斗。”

    “嗯,那么,不要忘记我拜托你的事了,死亡骑士先生。”

    她的声音很轻,却如同惊雷一般在格里菲斯的耳边回响。

    公爵小姐望望惊讶的准骑士,笑吟吟地低声说道:“没什么好惊讶的,推测出死亡骑士先生的身份是很容易的事情。

    “血勇士和暗影祭司小姐的具体任务虽然是保密的,但是他们兽人和巨魔的身份我早就知道了。血勇士提到合作的时候说过大致的集合方位好让我们判断是否方便抵达,由此可以推测出刚刚加入聚会的死亡骑士先生8月下旬的大概位置在氏族联盟的边境,靠近腐化森林的地方。

    “那里和最近发生悲剧的迦南有一部分接壤的边境。

    “然后呢,格里菲斯你的社会关系不难查明。夏季议会时我就因为索尼娅和王子的交谈留意你了,伯爵小姐看你的眼神可不一般呢……”

    可不一般是怎么不一般~格里菲斯放慢脚步,脸上一阵阵尴尬。

    米兰提斯小姐看到他的表情,忍不住捂着嘴轻笑起来:

    “一开始,我想到的是——

    “哇,拉莫尔家代代伯爵小姐也终于养成了对自己的骑士出手的习惯了吗?哈哈哈!”

    公爵小姐说到这里,实在是忍不住的笑了起来。她笑的停不下来,楼梯上往来的贵族们悄悄投来目光,想看看未来的王妃在和谁聊得欢呢。

    米兰提斯小姐急忙收住笑,用扇子遮住压不下去的嘴角:

    “然后然后,我就调查了一下你们的关系,纯属好奇。

    “结果,我发现你和迦南的嘉拉迪雅·维兰诺伊小姐关系那个,嘿嘿!我可爱的霍蒙沃茨学弟,不愧是你!然后,很凑巧的,迦南事件发生的时间与血勇士先生的任务时间非常接近。把格里菲斯和死亡骑士先生联系在一起并不困难。

    “我的推测对吗?”

    嗯,的确如此。格里菲斯认可地点了点头:“公爵小姐的猜测没错,但是和臣子开这种玩笑可不好。”

    “哼,我是未来的王妃,也许吧,也是你的学姐,开个玩笑很合适啊!”公爵小姐跳下最后几级台阶,在一楼的前厅转过身来,“而且形势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康茂德将会成为阴谋的焦点,正神与邪神在这里对弈,我们皆是棋子。

    “作为一枚棋子,如果不想落得悲惨的下场,时刻警惕、寻找盟友是理所应当的事。”

    公爵小姐来到门口,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广场上的游人走来走去,他们一边享受秋夜的美好,一边好奇地看看灯火辉煌的夏宫和夏宫前披挂精甲的骑士们。

    天空中的乌云时不时挡住月光。沁人的秋夜中似乎多了某种熟悉的味道。

    格里菲斯望望光影转换的天幕,又看看身边的公爵小姐,隐约觉得刚才的对话里他疏漏了什么,但是又找不到头绪。

    米兰提斯小姐在护卫们的陪伴下坐上马车,望了一眼还在思索中的准骑士:“愿胜利和好运与你相伴,骑士先生。回头见。”

    她的近卫们看了一眼告别的格里菲斯,策动骏马护着马车离开。

    与此同时,在不远处待命的诺娜也带着吉尔和德赛策马过来,还牵来了格里菲斯的战马。

    诺娜疑惑地问道:“大家这么早就要回去休息了吗?”

    “不,还早呢,只是公爵小姐先走一步而已。”格里菲斯回答道,转身准备返回舞会中去。

    空中刮起了一阵大风。屋顶上的旗帜猎猎作响,路边的梧桐树枝噼啪作响,窗扇在大风中发出呯呯声。狂风劲吹,像极了鬼魅的号叫、嘶吼与哀嚎。

    天空的云朵变幻出奇怪的形状,从屋顶上飞驰而过。

    转眼之间,狂风突然止息,但是寂静并未降临。人们听到了奇怪的声音,仿佛数百只夜枭在啼叫、拍打翅膀。

    “真不吉利,”德赛嘀咕了一声,“夜枭会聚集在将死之人的屋顶,唱起悲伤的丧歌。”

    夜枭的啼鸣高亢而响亮,仿佛整个世界都将死去。

    随着乌云被狂风吹散,被云层掩去的一抹月光洒下大地。

    格里菲斯仿佛听到了无尽的尖嚎声在回荡,夹杂着阵阵破裂和水液喷溅声,某种活物刚刚从羊水中降生。

    这声音,是我的幻觉吗?格里菲斯立刻握住了含光,举目四顾。月光下的街道依然平静,公爵小姐的华丽车驾正要从广场边的道路驶离。许多路人从广场边的街巷中走出来,聚集附近,似乎在欣赏大贵族的车驾,公爵家的近卫正在劝离他们。

    他想起了刚才的对话。

    敖德萨这里的大人物们想必是准备把圣女和王子组合在一起……

    不用担心没有未来的王妃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