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大医凌然 > 第412章 赞许
    “周医生,咱们开始缝合?”凌然放下了手术刀。

    周医生同样是浑身发凉,脑海中依旧残留着凌然割蛋削棍的英姿,此时生怕回应慢了,惹凌然同志不开心,努力的露出一个笑脸:“你说怎么缝,咱们就怎么来。”

    凌然并不擅长分析他人的想法,略有些误会的道:“你如果忙的话,可以抓一只住院医来做。”

    周医生忙道:“不用不用,我有什么忙的,我就是有些想的多了……”

    凌然“哦”的点点头,道:“这部分的皮肤确实很少有机会缝,我学会间断垂直褥式缝合以后,都很少有机会遇到。”

    “那个老年科用的比较多,老年人的皮肤比较松弛……”话说了两句,周医生忽然醒悟过来,道:“泌尿科用的也是比较频繁的……”

    “急诊科有阵子没有袋裂的患者了。”

    “有时候也有,只是你经常在手术室里……”周医生的声音沉重。

    “我只是觉得学会的技术不用有点浪费。”

    凌然和周医生一边说,一边缝合,周围的医生都不敢发出丝毫的声音,就好像一群小鹿在围观狮群吃东西似的。

    只是在凌然的脑海中,不断的得到提醒:

    成就:同行的赞许。

    成就:同行的赞许。

    成就:同行的赞许。

    直到凌然和周医生离开了手术室,一群围观的小医生们的热情,才瞬间爆发:

    “切蛋也就两分多钟吧。”

    “缝合看起来也用不了多长时间。”

    “绝活啊。”

    “喂,你们知道凌医生家里开的那家诊所吗?叫什么来着?”

    “下沟诊所。”

    “对,对对对,下沟诊所,你们说,下沟诊所做的,究竟是什么业务?”

    一群医生互相看看,都有些无法确定:

    “没去过。”

    “诊所嘛……诊所能做什么厉害的业务?人流?”

    “你家人流切蛋啊。确定是给人看病的诊所吗?”

    “确定啊。”

    “嘿,你们说,他们会不会兼营什么违法的生意?”

    一群医生越说,越觉得心里发虚。

    在云医,已经有很多关于凌然的故事,在流传了。

    但是,两分钟割蛋这种技术,依然大大超出了普通人的想象。

    ……

    凌然没有再着急去楼下的处置室和抢救室,而是先转去了办公室。

    走廊里,隔着门,就能听到办公室里传来的“呼呼”,“赫赫”,“呼呼呼”,“加油”,“用力”的声音。

    打开门,就见吕文斌赤着两只肌肉膀子,正在一具模型上,死命的上上下下。

    他多年锻炼出来的腱子肉,此时发挥出了极大的作用。

    那具曾被万人摸千人压的心肺复苏模型,仿佛也要扛不住了似的,发出“呼呼呼呼”的声音,但是,正如徐志摩的诗中所言:“你叫破嗓子也没人听得到”,那心肺复苏模型的脖子脑袋不停的抬起落下,像是拼命的想叫出来似的,可依旧……

    呼喊的是吕文斌:

    “001,002,003……”

    “再一组。”

    “001,002,003……”

    凌然走近了,才能听到吕文斌低低的声音。

    “练的怎么样了?”凌然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吓的吕文斌险些从模型身上栽下来。

    “凌……凌医生,你的手术做完了?”吕文斌吁了一口气,洗手服基本都要湿透了,就像是做了一套高强度的运动似的。

    凌然点点头:“成功割掉了。”

    “呃……您是说?”吕文斌有些反应迟钝。

    “吕医生,凌医生把受损严重的部位给割掉了。”左慈典在自己的裆部比划了两下,转瞬就不寒而栗的抖了抖。

    吕文斌热透了的身体,也瞬间变凉。

    “凌医生,你要不要看我们刚才的训练成果。”余媛就没有太大的感觉了,此时倒是精力充沛起来。

    事实上,就算没有发生建筑物倒塌的工地事件,现在也是正常工作时间了。

    凌然自然点头。

    余媛立即跳了起来:“准备一下,准备一下。”

    吕文斌迟疑了一下,从地上爬了起来,和左慈典依次站在了余媛身后。

    最初练习的吕文斌和余媛,但在手术开始以后,没有蹭到手术的左慈典同志,也就加入到了凌治疗组的心肺复苏的练习中去了。

    身为一名42岁的老年住院医,左慈典同志最不希望得到的就是与众不同了。

    “发现病人倒地。”余媛完全按照规培的要求,模拟心肺复苏的场景,并且拍了模型的肩膀:“先生,你怎么样?先生,能听到我说话吗?”

    接着,余媛又做了颈部和胸廓的检查,解开了模型的衣服,再跪在模型的一侧,开始了胸部按压。

    吕文斌则在正前方,听着余媛数到30次,就做人工呼吸两次。

    余媛做了5组,再模拟开放气道,又做两组,才让给吕文斌。

    吕文斌同样是5组起步,让给左慈典。

    凌然就看着他们操作,并不说话。

    三人都是住院医了,余媛还是住院总医师了,作为小医生里面的大医生,他们只需要凌然指导一轮,就能够充分的掌握技巧了。

    当然,技巧还是略有些生疏,但那需要更持久的训练。

    “按压深度要继续保持。另外,换人时间越短越好。”凌然等他们表演了一套以后,才做了个评价。

    三人齐齐点头。

    “我们去楼下吧。”凌然看看时间,距离上一批患者送来,也有阵子时间了,指不定什么时候,下一批病人又要送来了。

    左慈典连忙上前开门,表情略显激动。别看他从医至今有20年了,可要说确定的能救命的医术,他可能刚刚才掌握。

    “凌医生,接下来再有需要心肺复苏的病人,是不是就由我们上了?”左慈典跟着凌然的脚步,小声问。

    “霍主任没有类似的命令。”凌然停顿了一下,又道:“但你们如果愿意承担这项任务,我想霍主任应该是不会反对的。”

    三人了然,心肺复苏又不是什么高深的技术,说到底,它更像是一份苦活累活。

    医院的苦活累活够多了,没人想争抢多一份。

    但对凌治疗组的年轻医生来说,任何一份工作,都可以看做是历练的成果。

    就是刚刚成为住院总医师,累的要死的余媛,也不由心中一动,道:“云医现在有抢救小组,但没有专门的心肺复苏小组,我觉得咱们可以在这方面做文章,国际心肺复苏的指南里,也支持组建专门的心肺复苏小组,尽可能的缩短心肺复苏的时间……”

    凌然对此倒是同意的,只道:“心肺复苏小组比团队心肺复苏要复杂的多,我们可以抽空训练……唔,用比较空闲的时间的话……”

    “下午,下午时间挺好的。”余媛连忙抢答。

    吕文斌和左慈典醒悟过来,亦是连连点头:“下午好,下午时间好。”

    “好吧,那就暂定下午。”凌然倒是没什么意见。

    “咱们暂时也不要提心肺复苏小组好了。”余媛又是提醒兼建议了一句。

    左慈典瞬间明白,忙道:“确实如此,如果咱们拿到了心肺复苏小组的名头之类的,别的不说,肯定要消耗不少的低值耗材,还有相应的药品,经销商那边都要乱成一团了。”

    左慈典的这个思路,就是其他三名年轻所不及的了。

    凌然从善如流的再次同意下来。

    左慈典不由的松了一口气,脸上带出了笑容:“现在就看谁心脏骤停了。”

    余媛轻轻的咳嗽了一声。

    左慈典愣了一下,马上改口:“我们现在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应对任何心脏骤停的患者了。”

    叮。

    电梯门开。

    左慈典下意识的低头让开了位置,由凌然率先出门。

    吕文斌、余媛和左慈典,再挺胸抬头的跟在凌然身后,就像是头狼身后,跟着一只犬,一只狐,一只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