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明末江山如画 > 第三百八十一章 毛承禄
    人们不知道的是,当无为从热气球下方悬挂的绳子上下来时,双腿都是软的。

    刚刚空中看似潇洒,但滋味可绝不感受。大冷天的被绳子吊在半空中,那种酸爽的滋味他可不想再次尝试。

    尤其时刻还要做出世外高人的模样,身上的衣袖更是要有飘然若仙的感觉,无为可是拼了老命了。

    刚从热气球上下来,连干了三大碗姜汤才算回过魂来。

    擦了把脸上的鼻涕,无为揉着冻僵的脸开口道:“少爷!小道都已经死活一次了,下次能不能……”

    他说到一半,就把后面的话咽回了肚子里。

    李达仁似笑非笑的看着无为,把无为道人看的心中发毛。

    良久李达仁才开口道:“无为啊!热气球你做的不错,若非有这好东西,想要对付白莲教还真的不容易!”

    无为听到李达仁的夸奖,脸上顿时笑开了花。热气球正是他的得意之作,自从听过李达仁讲解的热气球原理,无为用鱼胶使得丝绸密不透风,再用提炼出来的混合油作为燃料,竟然把热气球给搞了出来。

    得知无为搞出来了可以飞行的热气球后,李达仁命人将热气球涂成黑色,对此无为虽有些微词,但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借助夜色的掩护,加上下方无为牢牢吸住了众人的眼球,发现上当飞行的热气球的人根本没有几个。

    就算有人看见混合油燃烧的火光,还以为这是无为头顶的祥云呢!

    这样的热气球比起白莲教弄根钢丝糊弄人要强上太多,只是无为一出场就秒杀了白莲教之人。

    无为嘴上说着不要不要,其实心中还是非常的受用。这与他当初骗点散碎银子根本就没法比,他渐渐的喜欢上了这种感觉,喜欢留在李家庄。

    ……

    漆黑的夜里,几匹快马奔行出老远才渐渐的停下。

    王森没有了往日淡然的模样,一张还算和善的脸上,已经变得狰狞可怖。

    “李家小儿!竟敢坏我圣教好事,本王与你势不两立!”

    他没想到本来计划周详的布局,居然被人硬生生的破坏了。不但辛苦培养的圣女落到了李达仁的手中,就连李家庄的据点都被人一窝端了。

    若不是王森生性谨慎,根本没有待在据点之中,恐怕这一次就要大难临头了。

    白莲教这一次在李家庄的损失不可畏是不大,护法都被抓了一个,剩下教中的骨干也没逃出来几个。

    可以说王森多年来培养出来的人被李家庄干掉了一半,在这些人的身上,王森投入了大量的心血。

    如此深仇大恨,他怎么能咽得下去?

    “传令李九成!让他立刻进兵李家庄,本王要看到李达仁的首级,否则……哼哼……!”

    王森冷笑着下达了命令,他已经彻底放弃了招揽李达仁,决定要用李家庄震慑天下之人。

    他就是要告诉天下之人,这就是与白莲教作对的下场。

    ……

    李九成面无表情的看完书信,微微点头道:“谨遵教主法旨,三日后定会出兵踏平李家庄!”

    待送信之人远去,李九成的脸渐渐的冷了下来。

    口中自语道:“就凭一个丧家之犬,也敢命令我?真是不知死活!”

    “爹!白莲教来信了?”李应元从外面走进来问道。

    “嗯!应元你也看看吧!”

    李九成说着把书信递给了儿子,端起茶盏喝了一口。

    “应元!三日后你率领五百人,如此这般……”

    随着李九成的话语,李应元的眼睛瞪圆了。

    “爹!没了他们,咱们的神仙酒可就……”李应元有些着急的说道。

    李九成没好气的瞪了儿子一眼道:“笨蛋!抓住了王森,还愁没有神仙酒吗?”

    ……

    登州水师营寨,锣鼓手站立两排。他们的眼睛看向了海面,随时准备敲响手中的乐器。

    “来了!来了!快奏乐!”一个声音响起,锣鼓手们卖力的吹打起来。

    震耳欲聋的锣鼓声中,一支庞大的船队靠上了水师营寨的码头。

    李九成亲自现在码头上迎接,看到沙船上跳下来之人时,大踏步的迎了上去。

    “承禄兄一路辛苦了!快里面请!小弟已经准备好了酒宴,给承禄兄接风洗尘!”

    李九成的热情让毛承禄呆了一下,随后就反应过来抱拳说道:“都督能亲自来迎接,毛承禄感激不尽!

    日后但凡有任何差遣,小弟绝不推辞!”

    听到毛承禄的保证,李九成的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缝,大笑着拉着毛承禄走进了水寨。

    其他船上下来之人自然有其他人前去招呼,李九成与毛承禄二人携手走进了厅堂。

    酒过三巡后,毛承禄对于李九成说的联手攻打李家庄有些不以为然。

    在他看来对方不过就是一个大点的庄子罢了,随便派出个千八百人就够了,哪用得着弄这么大的阵仗。

    但碍于李九成的热情款待,毛承禄又不好说什么,只是在心里对李九成看低了几分。

    ……

    冬季的海风即是十分的微弱,却也像钢刀一样,能在人的脸上留下道道痕迹。

    身穿棉甲的毛承禄对此有些适应,他在脸上涂了厚厚的一层羊油。即是海风刮在脸上,也不至于将他冻伤。

    “都督!再向前六十里就是李家庄了,咱们要不要先派遣哨船前去查探?”

    一名军官来到毛承禄的身前躬身说道。

    毛承禄听完把嘴一撇道:“区区巴掌大个庄子,哪里用得着哨船!

    传令下去!满帆全速航行,本都督要在李家庄用膳!”

    这名军官略一迟疑,犹豫下还是小心的问道:“都督!咱们不等李都督的人马了?”

    毛承禄听完把眼睛一瞪道:“等他们做甚?区区一个庄子,还用得着我们兄弟同时出手吗?

    有水师的五千人足矣,速去传令!耽误了本都督在李家庄用膳,当心身上挨鞭子!”

    军官不敢耽搁,一道道军令传达下去,整支船队的速度提升了一节,毫不掩饰冲向了李家庄。

    还没有靠近李家庄,就有两条奇怪的海船迎了上来。他们并没有接近毛承禄的船队,而是在一里远的地方吊着,向天空发射了几枚火箭,就不见有其他的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