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速效救星 > 第五百二十六章:这不像你
    琴酒(Gin)又叫金酒或者杜松子酒,通常以大麦芽和裸麦为原材料酿造,而杜松子只是用于调香的材料。Krystal对琴酒本身并不过敏,干果之类的食物也可以随便吃,可琴酒作为举世闻名的烈酒度数普遍在四十度以上,酒店、酒吧、夜店之类的地方很少会直接摆出来卖,都是调制成鸡尾酒再销售。

    不同款式的鸡尾酒里面当然会加入不同的材料,至于里面到底加了些什么,梁葆光就说不太准了,毕竟他又不是调配的那个人。而他之所以一眼就看到琴酒,是因为别的东西全都跟Krystal一起吃过喝过,确定不会引起过敏,唯独鸡尾酒这东西存在不确定性。

    琴酒是最扎眼的第一选项,然而却不一定就真的是问题所在,当时她们玩游戏时制作了惩罚饮料,连泡菜汤都加了一点进去,难说没有点其他稀奇古怪的东西。诊断的事情容不得任何差池,所以梁葆光除了让姜苿萦联系四季酒店要琴酒的配方外,只能先根据几个人的回忆慢慢排除错误选项。

    “Boss,紧急呼叫Code Blue!林医生已经过去了。”梁葆光坐在办公室里查看资料的时候,桌上的内线电话忽然响了,他刚拿起听筒就听到了刘智慧焦急的声音。疗养中的姜苿萦抛开不算,现在诊所里只有Krystal这一个病人,他哪里还顾得上别的,白大褂都没套飞快地跑向了病房。

    Code Blue是希望国各大型综合医院里常用的紧急出诊代码之一,代表着有成年病人出现紧急状况需要医生救治,院内广播响起后最近的医生无条件要去帮忙。梁葆光的诊所虽然规模很小,可他结束了麻省总院的住院医时期后立马进入了西奈山,受的一直都是大医院的影响,就把这套系统借鉴了过来。

    梁葆光走进病房后看到了拿着降温毯的林芝兰,就知道Krystal肯定是发烧了,正待询问具体情况,可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Jessica抓住了胳膊,“秀晶不行了,你快点想想办法,你倒是快点想个办法啊!”

    “瞎说什么。”梁葆光甩开大姨子的手,走到病床边上,此时的Krystal嘴里叽里咕噜地不停地念叨这一些难懂的话语,神情十分恍惚,她这副模样确实很吓人,也难怪陪护的Jessica会惊慌失措了。

    这姐妹俩虽然特别喜欢黏着彼此,可她们在一起的时候话却不多,有时能相对无言地坐上一整天。吃过晚饭后Jessica就察觉到不对劲了,因为妹妹今天的话实在太多,Krystal开始说胡话后她立马叫来了值班的薛恩淑,也幸亏她察觉得早才没让情况变得更糟糕。

    “秀晶身上出现了高热和谵妄的症状,我想应该是感染,而且还挺严重的。”林芝兰配合着薛恩淑用降温毯给Krystal降温,手脚非常麻利地裹好毯子后看向梁葆光,“发热症状排除了自体免疫性疾病的可能。”

    梁葆光点了下头,自体免疫性疾病不是都不能引发高热,比如成人Still病就是发热比率最高的自体免疫性疾病。发病者会出现肌肉疼、皮疹、肝脾和淋巴肿大的症状,白细胞与中性粒细胞指数升高,然而成人still综合征的患病率极低,全世界范围内也没多少病例,“只是概率低,还不能完全排除,你先给她重新做血检。”

    血检的结果很快就出来了,Krystal确实有内炎症,而且还有脓毒败血症,说明她的体内存在严重的感染。导致感染的原因有成千上万种,如果一个个去排查的话,等结果出来后可怜的Krystal怕是已经凉了,所以梁葆光只能先给她上广谱抗生素顶着。

    “如果不能尽快确认病因,使用敏感性更高的窄谱抗生素,即便想维持住秀晶的状况都很困难。”林芝兰也不想给梁葆光刺激,可此时的情况让她只能实话实说,“真菌可以通过显微镜观察,我会先排查真菌感染的可能性。”

    “会不会是李斯特菌感染?”梁葆光在小会议室里来回踱步,焦躁和不安赤果果地写在了脸上,如果此处有面镜子的话他大概都认不出这是他自己,“李斯特菌会引起脓毒败血症,同时也会引发心脏的病变……”

    林芝兰还是第一次见到梁葆光不自信的样子,以前他总是一副全天下都可能错,唯独他自己不会错的臭屁模样,对于其他医生的看法从来都是不屑一顾,可今天居然主动询问她的意见,“李斯特菌解释不了秀晶的腿脚麻木。”

    “可以解释的,如果李斯特菌引发了脑脊膜炎,脑脊膜炎则能解释她的脚麻。”梁葆光不是普通的医生,正常医生只会往常见病上套,而他却习惯性地把问题想得十分复杂,察觉到这一点之后他自己都忍不住摇了摇头,“不对……”

    “葆光,这不像你。”林芝兰抓住梁葆光的肩膀,用力了摇了一下,“我认识的那个人是不可一世的百分之一医生,是学会认证的最年轻传染病专家,是万千医者敬佩的同行,他是不会露出这副慌张表情的。”

    “躺在那儿的不是别人,那可是秀晶啊。”梁葆光掏出一支香烟叼在嘴上,试图让自己镇定下来,之前他能淡定地把病例交给林芝兰,是因为Krystal的状态还不错,他觉得不会有什么大事,可现在用了抗生素之后的Krystal从谵妄变成了昏迷,哪怕没有任何脏器衰竭更没有生命危险,他也不可避免地害怕了起来。

    林芝兰叹了口气,如果是平时的梁葆光,不管面对再急迫的病例都能冷静地思考问题,可现在他明显不在状态,“葆光,要从为数众多的可能性中找到答案确实很难,但平时的你一定能做到的。”

    林芝兰离开小会议室后梁葆光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还用力地拍了拍自己的脸蛋,靠别人肯定是不如靠自己的,“如果是正常情况下的我,会怎么做呢?”渐渐镇定下来的他咬着嘴唇陷入了沉思,随即掏出手机翻看起来。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