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速效救星 > 第四百八十一章:一样会死
    任何疫苗在投入使用之前,都要经过长期的临床试验,着急慌忙搞出来一款新药后立马就成了救世主,那只是电影里的情节罢了。现实世界里的药片尤其是疫苗,都要经过漫长的论证并得到广泛认可才能投入市场。

    这次天花病毒爆发确实不同于一般传染疾病流行,每一秒钟过去都有可能添加受害者的人数,但该有的步骤还是一个都不能缺的。现在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给梁葆光继续按部就班,他只能选择直接在人身上开始试验疫苗的可靠性,而这个试验的对象只能是他自己。

    疫苗对已经感染了天花病毒的病人无效,也就是说这玩意儿必须得用在没事儿的人身上,梁葆光扎针之前给他自己做过全面检查,确定了自己没受感染才动手。如果不小心感染了病毒还使用疫苗,后面的检测就都没意义了,所以他绝对不会随便找个人来做实验,更何况他此时也找不到别人了。

    “梁葆光,你疯了?”李侑晶反应过来的时候梁葆光已经把针头扎进胳膊了,想上前拦阻都来不及。病毒疫苗的原理超级简单,就是让人先患上该种疾病,身体跟病毒的对抗中产生了抗体自然就能终生免疫。

    那支疫苗,说白了就是一款削弱版的天花病毒而已。

    传统天花疫苗的致死概率光看数字好像是相当低的,低到百万人里头也未必有一两个的程度,可这个概率真的很低吗?大乐透头奖的概率只有两千万分之一,说夸张点已经接近于零了,可为什么还有人去买,就是因为它再低也终究有着被撞上的可能性。

    “这是疫苗又不是毒药,你们干嘛一副死了爹的表情。”拔出针头后用手指按住针孔,梁葆光表情轻松地跟在场的几个人逗起了闷子,若论没事儿占人便宜当人爹的本事,他跟相声演员都有得一拼了,“该干嘛就继续干嘛去,别偷懒了。”

    李侑晶被这人气疯了,虽然她从小到大都被灌输人人平等的思想,可人跟人有怎么可能真的一样,就算那些成天把这句话挂在嘴边的政客自己也不信啊。在她看来梁葆光就是比这世界上的其他人都重要,“就算着急在人体上进行临床验证,也不用往自己胳膊上扎针,去监狱里提几个重刑犯不就好了。”

    程学农无语地摇了摇头,果然梁葆光这个平时放浪形骸又冷漠之极的人,才是真正尊重生命,对所有人平等视之的。以前他听别人把这家伙称作圣人,心里颇有些不以为然,可今天他却服气了,异地处之他绝对做不到这一步。

    “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这疫苗虽然是你弄出来的,可它甚至都还没在动物身上进行过试验,一旦病毒攻破了你的免疫系统,就算你真是炽天使拉斐尔下凡,使徒圣保罗再世,药师王佛转生,杰诺瓦的思念体……也一样会死!”因为情绪太过激动,李侑晶喊着喊着都破音了。

    “怎么感觉混进了奇怪的东西,杰诺瓦的思念体是什么鬼东西?”梁葆光挠了挠头,如果长发齐臀萨菲罗斯的话他还能接受,可卡丹裘单纯就是个弟弟啊,笑得跟个歪粒子似的也就算了,还见人就叫哥。

    “别贫嘴,我这就打电话告诉秀晶。”眼前这家伙打是打不得,骂也骂不得,李侑晶最后就跟受气的小学生一样,除了告状真想不出整治他的办法来了,“不,还是打电话给伯母好了,只有她能管得住你。”

    梁葆光笑着摇摇头,这时候再说这些已经太迟了,疫苗已经被注射进了他的身体,即便反悔也没什么用,“这时候告诉她们,除了惹她们平白担心还能怎么样,这疫苗又出不来的,要不然你用嘴来吸一下试试看,电影电视剧了女主被蛇咬了都是这么干的。”

    “我现在就让你被蛇咬。”兴许是Krystal不在,李侑晶终于还是压不下心中的情绪,抓着梁葆光的胳膊就咬了下去,一口下去人家还没反应她却先哭了,泪水混着口水在某人的胳膊上打湿了一片。

    梁葆光知道李侑晶是担心自己才会情绪崩溃,也不做任何反抗,任凭她咬着自己的胳膊发泄情绪,“一个厨子要是连自己做的菜都不敢吃,还有什么连说自己是厨子?咱们卖药的就更是如此了。”

    “你才是卖药的。”李侑晶抹抹眼泪收拾了一下心情,在梁葆光的胳膊上捶了一拳就进入工作状态了,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还不如做好化验工作和分析工作,不然某人“遇事不决莽一波”的操作可就白瞎了。

    梁葆光躺在病床上玩起了手机,他倒不是感染了天花病毒爆发出了病症,只是单纯地觉得累。从天花病毒爆发以来,他每天顶多睡两三个小时,并且这还是在李侑晶、林芝兰强逼的情况下,此时疫苗样品出炉他终于稍稍地放松了一下,于是便躺在病床上睡着了。

    “哧!”风淋室里的喷口风声大作,一个坐在轮椅上的人形轮廓从入口出显现出来,正是刚才一直在外面看着的崔雪莉。她按动方向杆操控着轮椅,一下子怼在梁葆光病床的钢铁床框上,发出“嘎噹!”一声巨响。

    “教授,你这又发什么疯?”梁葆光刚睡着就没来了这么一下,感觉心脏都快从胸口飞出去了,眯着眼睛一看是崔雪莉,立马摇头怕怕,他最后悔的就是当初没把这女人送回家,现在天天隔着玻璃盯着他,跟恐怖监工一样。

    崔雪莉已经习惯了被梁葆光叫“X教授”了,此时没有一点计较的意思,反而抬手脱下了自己身上的黑色毛衣,“OPPA快,正面上我!”

    “哈?”梁葆光还以为自己幻听了,他因为长得过于帅气,三十几年里没少听到类似的要求,可这他么是在实验室里啊,不仅外面站着总参三部的人围观,还架设了好几台摄像机全程录制实验及检测过程,“你起床摔跤,脑袋撞桌角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