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速效救星 > 第四百七十七章:年度最蠢
    梁葆光其实并没有对总参三部的人寄予太大的期望,青瓦台手里掌握着那么强大的力量都没抓到人,这几个情报人员再厉害,也不可能抵得过人家本土势力的能量。意料之中的,那个嫌疑人并没有被他们找到,而意料之外的,他们还是发现了一些有用的信息。

    “我们找到了您排查出的那个嫌疑人的住处,那里已经被人搜索过了,不过按照您所说的找了一下附近的洗衣房,还真拿到了他跟人交接的视频。”原本程学农等人还觉得梁葆光是一个外行,不喜欢他对这次行动指手画脚,可最后的结果却让他们不的不感叹,脑子好的人真是做什么都出色。

    被梁葆光找出来的男人叫大谷隆平,是个高校人力资源掮客,专门做一些诱骗学生去球场报球、去赌档当托的不法勾当,然后两头截留费用以自肥。留学生中一些家境不好的,花钱大手大脚的,明知道那些事情违法却还是会找他做“兼职”。因为平时经手的都是钱庄里的黑钱,所以在换钱所那边的路子很广,就是他把几百万涂抹了天花病毒的韩币纸钞,换成了美元。

    青瓦台下的国家情报大院,其实早就找到了这个人,但找到他的时候已经是一具尸体了,搜索了这家伙的几处藏身处又一无所获,便认为线索已断。这种人每天要跟几百个人联系,逐一进行排查太费时间了。

    梁葆光在获得了这个人的信息后,大胆地认为跟他交接的人应该是个学生身份,如果那头也是专业人士的话,肯定不会找他这个级别的家伙合作。别看大谷隆平在普通人面前横得一塌糊涂,可在十一区专门搞赌档钱庄的指定暴力团中,顶天就是个舍弟头(不知道的请自行百度)级别的杂鱼。

    “果然是洗衣房吗,还真是没惊喜啊。”一个不相干的学生跑去混混的公寓,不管怎么看都很可疑,所以梁葆光将目光投向了24小时自助洗衣房,在居住区附近能避开人耳目又不显得奇怪的接头地点,只有这个地方。

    无论是谁,拎着一大包被天花病毒污染的钞票,都不可能一点儿紧张情绪都没有,步行移动实在太容易被无处不在的监视摄像头捕捉到了,所以坐车移动到某一方的住处附近是比然的选择。因为病毒扩散的源头是一万韩元面额的纸钞,所以病毒制造场所必然在首尔,至少这批被污染的钞票必然是在首尔制造的,按照一般人的心理,不会愿意让人接近自己的老巢,所以交接的地方一定在大谷隆平家附近。

    大谷隆平住在广藏市场后面的现代公寓,小区确实老了一点,但配套设施还是不错的,楼底下的24小时自助洗衣房很多。因为这些洗衣房一般的监控设备就在内部一个上锁的隔间里,所以程学农等人轻松地拆了一堆硬盘回来,而且还真让信息情报处理科的同事找到了交接的画面。

    现代公寓对面的老街道上,一间刚开的24小时自助洗衣房的监控显示,十一天的凌晨一点半钟,大谷隆平拎着一个大包的脏衣服过去洗,然后走的时候他的背上却多了一个包。把监控往前拨,一个穿着连帽卫衣罩着棒球夹克的男子背着背包领着旅行包出现在了镜头中,他把衣服洗完后放回旅行包,背包却丢在椅子上没动,完全忘记了的样子。

    首尔的治安跟绝大部分城市的比起来确实不错,但和路不拾遗还差得远,背包甚至更显眼的财务放在洗衣房里却很少有人动。并不是大家的素质多高,而是都知道有监控摄像头,所以两人才能完成交接。

    “那个家伙很蠢,虽然他把带着棒球帽还拉起了连帽衫的兜帽,可他忘记了自己外面套着的是校服。”程学农一脸无奈地摊开了手,如果不是这家伙造成的灾难太恐怖,现在的情势也不容开玩笑,他都想帮对方预定一个年度最蠢罪犯奖。

    接过照片时梁葆光也被惊呆了,南半岛的各个高校的学生,无一例外都会定制棒球服样式的校服,而这些校服会精确地暴露一个人的信息,“说好了的高功能反社会呢,这他么的就是个蠢货吧?”

    举个例子,某人有一件红底白袖的高丽大学校服,背后是商学院的KUBS徽记和英文院名,左边肩膀处是赤血之虎四个汉字个一个金线虎头校徽,另一边的肩膀上则是标靶中套个眼睛的虎眼标记。这些东西表明他的身份是商学院的大学院生,性别为男,校内社团是气步枪射击社。

    再举个例子,这人的姘头也有一件黑底黑袖的高丽大学校服,背后是法学院的KULS徽记和英文院名,左边肩膀处是莫强两个汉字和一个银线虎头校徽,另一边的肩膀上则是自由、真理、正义的三词校训圈住“恶七”两个汉字的审判标记。这些东西表明她的身份是法学院本部学生,性别为女,没有参加社团但是参加了学院的预备法官研修项目。

    这些东西只是暴露了部分信息而已,而大部分的校服袖口上都会绣上主人的名字,或汉字或韩语,视频中出现的那个男人的首尔大学校服袖口上就有“曹禺敏”三个汉字。能穿着这件衣服出来,就算不是本人也肯定有写联系,一下子把找人的难度降到极低。

    “你们没有抓到人,不会这家伙也死了吧?”根据情报反馈,大谷隆平已经死于天花病毒感染,显然他并不知道自己过手的这批钱多么危险,可按理说制造病毒的人不应该那么容易死才对,玩天花之前肯定做了防护措施。

    “那倒不是,这个曹禺敏是首尔大学医学院的博士生,现在正在莲建那边参与病毒的分析工作,我们总不好直接冲到医院里去抓人,邱老大和青瓦台谈着呢,相信很快就能有消息传回来了。”程学农叹了一口气,人在客场就是不爽,明明找到了重大嫌疑人却不能动手,让急于给同事们报仇的他憋屈至极。

    “是个人才啊。”梁葆光摇了摇头,如果这是这家伙制造并扩散的病毒,就算**院不判死刑,愤怒的受害者也会生撕了这个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