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速效救星 > 第四十章:收刀入鞘
    大海上狂风呼啸波涛汹涌,一个浪头打来梁葆光差立足不住点摔了个跟头,手忙脚乱地去找无线电求救,却奇怪地发觉原本就在手边的东西现在怎么找都找不到。这艘法国产的蓝高(Lagoon)77双体帆船是他三十岁生日时梁德健送给他的礼物,平时一直停泊在长岛的码头上,他不知道自己怎么莫名其妙就上船了。

    又一个大浪打在船头,梁葆光感觉自己的身子都被抛飞了起来,头磕在了床框上疼得他龇牙咧嘴,“这鬼天气我怎么会出海的……等一下,我不是正在上层的驾驶室里么,哪里来的床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感觉到自己所处的世界越来越奇怪,梁葆光一用力……醒了。睁开眼睛后他终于找到了罪魁祸首,崔雪莉正小脸潮红地坐在他腰上呢,刚才他的头撞到床框上,就是因为她的动作太猛了。

    “早上好。”崔雪莉见梁葆光醒了,俯下身子啄了他一下。

    “你说早上好的方式真特别。”梁葆光坐了起来,人还有点儿迷糊。

    崔雪莉咯咯直笑,“怎么,不喜欢么?”

    虽然十分享受这美妙的一刻,但逆来顺受从来不是梁葆光的风格,逆境之中中爆发强大的力量,使出了温瑞安《说英雄,谁是英雄》中所向无敌的招式“朝天一棍”,他今天必须得给这娘们长点教训,不然她就不知道什么叫玩火**,“收刀入鞘吧,凡动刀的,必死在刀下!”

    梁葆光的话出自《旧约·马太福音》第26章,讲的是耶稣训诫自己冲动下拔刀伤人的随从,炫耀武力的侵略者永远没有好下场。崔雪莉不屑一顾,“我正在收刀入鞘啊,可是这刀不怎么老实。”

    “明明是刀鞘不老实……”梁葆光自认是天下第一等的老实男人,不老实的都是别人。

    闹了一阵做完早操洗了个澡,裹着浴巾出来后梁葆光忽然听到有人敲门,他一个大男人也不怕被人看光了上半身,索性就没去换衣服,径直走到门口打开了门,“有什么事,看不到房门上挂着请勿打扰的牌子吗?”

    来的是酒店的服务生,推着一辆餐车,“梁先生您好,这是您夫人叫的早餐,请慢用。”

    酒店里的早餐一般都不是免费的,而且需要客人自己去餐厅就餐,形式以自助居多收费很不合理,像这样点了东西送到房间里来的,价格就更高了。梁葆光实在拿崔雪莉没辙,昨天晚上她在酒店一楼商店买了真丝睡衣,后来又吃了一堆房间里的零食,还有这顿早餐……统统都要算在他账上。

    正常情况下梁葆光为女人花钱连眼睛都不眨一下,但他现在经济状况实在窘迫,信用卡都被亲爹给冻结了,现金卡里的钱是用一点少一点,过几天都还不知道要住哪儿去呢,怎么敢随意消费。

    “谢谢了,我自己来就行,你去忙吧。”梁葆光见这服务生要推着餐车进房间赶紧挡住过道,崔雪莉也是刚洗过澡出来,衣服都不知道有没有穿好,待会儿被人看到了难说不会出问题,她不怕传绯闻他还怕呢。

    “OPPA,早餐送来了吗?”事与愿违,梁葆光挡住了前面的服务生,却挡不住后面的女人,崔雪莉也不知道是从那个犄角旮旯里钻出来的,从后面环抱住他的腰,然后从他右边探出个脑袋。

    “啊!”由于近期总传素颜照片到Instagram上,崔雪莉素颜的样子许多人都见过,这服务生很明显是认出了她,大脑当机了能有好几秒钟。察觉到自己的失态后,这服务生赶紧鞠躬道歉,“梁先生梁太太请用餐,不打扰您二位了,祝您有愉快的一天。”

    “等等。”崔雪莉叫住了想要离开的服务生,在身后的桌子上找到了钱包,抽出一张世宗大王递了过去,“小费。”

    等服务生离开关上门,梁葆光才转过身瞪了一眼崔雪莉,“你挺会来事儿的嘛。”

    “见得事情多了自然就会来事儿啊,这些人最喜欢在背后乱嚼舌头了,不给他们小费还不知道要说出什么难听的话来。”一万韩元的小费在韩国已经非常大方了,因为韩国的餐饮业也好其酒店业也罢,服务费都是另外收的。

    “谁跟你说那个了,我的夫人是怎么回事儿?”梁葆光对崔雪莉左顾而言他的行为很是不满。

    “在你房间里叫客房服务当然得说是你夫人啦,不然我说自己是谁,一个关系寻常的普通朋友么,早上八点出现在你酒店房间里的普通朋友?”崔雪莉一直都把类似的话当笑话听,娱乐圈里有太多死不认账的男男女女了,明明被人拍出了石锤却还要百般抵赖,而她就洒脱得多了,该认就认,“白给你做老婆你还不乐意了。”

    “估计我妈挺乐意的。”谢嗣音想孙子已经想疯魔了,她老人家这半辈子最爱的就是跟人攀比,别家的儿媳妇生了一对双胞胎孙子,她就在家里又哭又闹要儿子给她弄三个,和七八岁的小女孩没两样。至于死过人的二手房,那根本就不叫事儿,当初梁葆光在纽约的时候曾跟一个带着一岁半孩子的单身母亲来往过一段时间,谢嗣音连那位都能接受,崔雪莉当然也不成问题。

    “估计我妈挺乐意的”,言下之意就是自己挺不乐意的,崔雪莉好歹也是做艺人的,从小就跟不同的人打交道,梁葆光话里的意思她如何听不出来,“切,谁稀罕你乐意,待会儿吃过早饭就走。”

    梁葆光用力挠了挠头,心说这时候不是应该满面怒容摔门而去么,你怎么还惦记着要把早餐吃完再走?

    “喂。”崔雪莉正在往嘴里塞蛋糕,电话忽然响了,她一看是经纪人打过来的也顾不上咽东西,含含糊糊地接起了电话,“对……是的……嗯,我现在人在格兰德洲际酒店,不用不用,待会儿我打的回公司。”

    “怎么,有事儿?”梁葆光说的是疑问句脸上却是肯定的表情,这时候他只想静静,巴不得崔雪莉赶紧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