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速效救星 > 第六百零八章:公平游戏
    “下面就是好莱坞大片里经常能看到的经典桥段了。”路易斯·里昂从腰间摸出了一把左轮手枪,抓着枪管将握柄对着梁葆光示意他来拿,十足一副倒持太阿授人以柄的样子,“咱们来玩俄罗斯轮盘赌,无论最终结果如何,那个人至少都会死一个儿子。”

    梁葆光并不知道,广播室里的广播系统此时还开着,他们的对话在爱宝乐园里被实时进行播放,而且路易斯·里昂还在头上提前设置了摄像头,并且在油管上进行直播,只不过像直播游戏比赛一样设置了五分钟滞后。

    听到两个儿子至少死一个时,梁德健的表情格外精彩,若不是被安保人员死死拉住,他都要亲身冲进去了。其他人的表现至少看上去还算冷静,而梁德娴却是两眼一翻,直接昏厥了过去。

    “俄罗斯轮盘赌,还真是个公平的游戏。”梁葆光嘴上这么说,用的却是嘲讽的语气,“你身上的防弹衣比我这件可厉害得太多了,如果你不幸中弹,岂不是整个爱宝乐园的人都要给你陪葬?”

    “你以为这些管子里装的是什么奇怪的东西?不不不,只是一些染色剂罢了。不过管子里装有压敏开关,一旦这些脆弱的玻璃管破裂失压,对应的炸弹就会被引爆,Bo!”路易斯·里昂根本不担心被包围,只要他穿着这件防弹衣,就没人敢对他动手。

    最近的几天时间里,路易斯·里昂分别在光华门广场、明洞主街十字路口、江南区林荫道、经理团路等几个人流最大的地方放置了毒气炸弹,而遥控引爆装置就是被他放进了玻璃管的压敏开关。随便碰碎他身上的一支玻璃管,就会有数万人丧命,即便警方出动神枪手一枪打爆他的头而没击中这些管子,倒下时也能压坏几个。

    梁葆光神色一凛,他还想着聊天的时候让李侑晶趁机用胶布封住广播室的门,这么一来即便路易斯·里昂拿毒气做护身符,也没法威胁到外面的人,而他大不了就跟自己的亲弟弟同归于尽而已。可路易斯·里昂比想象得还要难缠,根本就不让自己有陷入险境的可能,“这么说的话,让你赢似乎比较好一点。”

    “那就让我赢好了。”路易斯·里昂耸耸肩,摊开了双手,“说起来我做这些也是为了哥哥你的声望着想,之前你发现问题后居然安排有权有势的人先走,”这种行为可是很掉粉的,所以我才给你一个重新收获好感度的机会。

    全世界所有的国家乃至所有组织,发生大事后永远都是有权有势的人先走,比如总统、总理、大统领、主那什么……遇上危险立马就会进行转移,美其名曰需要他们换地方进行指挥工作,其实是怎么回事儿大家都清楚得很。

    既然别人能让领导们先走,梁葆光当然也要让大佬们先离开,没什么好纠结的,只不过换种说话确实很容易遭人记恨。当民众的愤怒需要一个宣泄口时,一丁点小时前都会被放大无数倍,这一点路易斯·里昂并没有说错。

    “我曾无数次尝试,想通过换位思考理解你的行为模式,可最终却还是没法确定你怕死还是不怕死。”梁葆光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艰难的将左轮手枪握在手中,这是一把金色的雷明顿转轮手枪,0.45英寸口径的版本,近距离挨上一枪必死无疑,“就当你不怕死吧,只是可惜了不灭钻石,即将和我一起永眠了。”

    “这么说你已经有了决定?”路易斯·里昂很惊讶,他看过太多在死亡面前惊慌失措,以至于抛弃尊严抛弃所有的可怜人,原以为他的哥哥也不会有任何不同,没成想某人比他想象得要从容很多。

    “咔,咔,咔,嘭!”梁葆光对着自己的脑袋接连扣动扳机,不过他只扣动了四下,因为第四下就响了,红的白的洒了一地。

    因为是视频直播,观众还特别多,出现这一幕后油管的投诉电话都被打爆了,全球各地到处都有要起诉油管声音。那些人还在抱怨自家小孩被吓坏了,爱宝乐园里却是哀鸿遍野,无论梁葆光嘴巴多毒,私生活多混乱,都不能掩盖他是个出色医生的事实,承他恩情的人非常多,更何况这里还尽是他的亲戚朋友。

    “还愣着干什么,冲进去抓住那个混蛋。”虽然一开始只是利用的关系,可如今的李富真对梁葆光已经感情很深了,真是当作自家亲弟弟一样来看待的,亲弟弟死在眼前她无论如何都不能再保持冷静。

    Krystal嘴唇都咬破了,她忽然有些羡慕梁德娴,如果刚才她也昏过去的话就不用亲眼目睹这凄惨的一幕了。生命确实脆弱,可刚才还跟她手牵着手宣誓的男人,眨眼之间就这么没了。想到伤心之处她也晕了过去。

    “目标不在广播室内,这里没有任何血迹也没有任何被使用过的迹象。”机动警察部队的小分队攻入广播室后,发现里面不仅空空如也,而且还干净得很,如果梁葆光是在这里开枪打爆了自己的脑袋,如论如何都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被人清理掉全部痕迹,“这里只有信号中继装置,目标应该是在别的地方进行了直播。”

    两公里外的一处民宅里,主卧室被布置得跟爱宝乐园的广播室一模一样,刚才梁葆光到地方后就被路易斯·里昂用无线电指引,避开所有人视线从游客中心右侧的通道离开,并一路到了这里。应该已经是个死人的他摇了摇昏昏沉沉的脑袋,强撑着爬了起来,“这么玩很有趣吗,混蛋?”

    转轮手枪的弹仓里确实装了一发子弹,只不过使用的并非金属弹头,而是一枚特制的彩弹。即便只是彩弹,可高速的颜料加橡胶碎片打在头上仍然让梁葆光当场倒地不起,出现了脑震荡的症状。

    “伟大的计划总是从不起眼的一步开始的,下面就是第二步了。”路易斯·里昂这一刻宛如雷泽诺夫附体。